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大时代之天选 正文 第十九章 血一寒

2018-11-09 18:14: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时代之天选 正文 第十九章 血一寒

“治病?”墨玄一愣,满心骇然。

源兽,天地间的一种异变体。源兽虽有兽形,但却非兽类,而是由源气所凝聚的一种能量体。源兽以天地能量为食,不喜人类打扰,其行踪不定,多年来也少有人见过其真身。

源兽究竟是如何形成,大陆上并无明确记载。唯一能够知晓的就是,源兽实力极强,破坏力极为恐怖,但凡有它出现的地方,无不是狼烟四起,血流成河。

那种东西,常人遇到恨不得多生两只腿,而现十妃竟然还主动寻找,这就让得墨玄不得不惊讶,这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十妃也是看出墨玄的想法,写道:“因为家族秘密,有些事情我没法对你明说,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请你定要帮我。”

墨玄看着十妃那略带哀求的眼神,顿了片刻后,写道:“帮你没问题,但有一点得说好,我只负责帮你寻找沙漠下面的东西,但是万一真有源兽,我可不负责对付。”

“这你不用担心,万一真有源兽,我自己会有办法对付。”十妃神色轻松。

“你有办法对付源兽?”墨玄深深看了十妃两眼。

十妃面露微笑,写道:“先不想那些没用的,我把八门封印和淬源丹都给你了,你需要多久才能学会?”

“尽快吧。”墨玄简单写了三字。

十妃一看,也没说什么,站起身来准备回房间。

墨玄想了想,又写道:“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我一定会帮你?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会封印?”

十妃神秘一笑,写道:“这是秘密,不过你要好好努力,我可不喜欢别人骗我,千万不要让我恨上你。另外这学院也很不正常,你自己多小心。”

写罢,十妃轻柔放下竹笔,返身回屋去了。

“真是个神秘的女人。”墨玄摇头,面露疑惑,起笔在白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十”,皱眉思索道:“十族,究竟这是哪一族呢?能把八门封印和淬源丹随便送人,那么这十族的底蕴肯定不弱,可是为何万族谱上没有记载呢?难道是遗漏了?不可能啊!”

久久思索,却想不出缘由。眼看夜色已深,墨玄便不再思考,直接宽衣上床。

“唉,奇怪的地方,神秘的女人。”

次日一早,墨玄在星朗三人的带领下,去万金阁将昨日采到的玄晶换为荒币,毕竟在这学院之内,只有荒币才能购买其他东西。

万金阁,位于学院东南区域,专门负责金属材料的收取。万金阁面南而坐,占地很大,阁分六层。一层负责普通常用金属的收取,比如铁、铜;二层负责高硬度金属,比如玄铁;三层负责名贵金属,如瑙金;四层负责稀有金属,如天心、陨金;五层负责特殊材料;六层暂不开放。

而玄晶被归于高硬度金属,于是墨玄四人进了万金阁后,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内,被修造出了一百多个房间,这些房间一排排整齐排列,极为规整,而每个房间的额顶上都有一块牌匾悬挂,上面写着所收取金属的名称。

逍散领路,直接向着前方走去,约莫有过了十几个房间,这种在一处通身淡蓝的房间前面停了下来。

“玄晶!”抬头看着房间匾额上的字,墨玄轻声一念。“看来这里应该就是换取玄晶的地方了。”

走进这处房间,内部布局似是客栈,十数方桌椅整齐摆放,桌上还有茶水供应,此时的这些桌椅旁,已有十数人等待其中。而旁边的柜台前,正有一少年在清点玄晶。

“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会,今天人不多,应该几分钟就能完事。”逍散一笑,旋即领着墨玄三人去空位落座仿真恐龙厂家

墨玄坐下后,打量着四周,突然发现玄晶的清点很有意思,因为掌柜并不参与其中,玄晶的数量全部由供应者自己报出,掌柜只负责记数和拨出如数的荒币。

看着墨玄好奇的目光,逍散瞬间明白过来,笑着解释道:“学院内的这套记数方式是非常高效的,由学员提前将数量点清,然后柜台只负责记数和换出荒币,如此一来,前前后后用不了一分钟时间就能搞定。”

“那万一有人谎报呢?”墨玄问。

“谁敢啊,学院早有规定,但若发现谎报者,将立即逐出学院,并且终生不得再入院学习。这种严格的规定,我想应该没有谁敢乱来吧。”逍散说。

“自律当用重典,学院如此做法,也是没错。”墨玄说。

“那是自然,如果没有这条严格的规定,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谎报一点的。”逍散说着。

简短的闲聊谈话之间,前方的学生都已换取完毕。

“走吧,到我们了。”见前方已没人,逍散对三人说了一声,随即一同走向柜台。

“吆,这不是冰美人吗?几日不见,还真是十分想念啊。”

正当墨玄几人起身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定目看去,只见门外有些五位少年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位十六岁左右的红发少年,他面色冰白,一手插兜,一手摇着一方折扇,看起来极为悠闲。

这少年没有穿学院的统一服饰,而是一身亮绿披风,他那左胸处极其显眼的绣着一只半睁着的眼睛,但那眼球却是深红之色,看上去很是诡异。

少年的这一套行装,瞬间引起了墨玄的注意,偏头低声问道:“这人是谁?”

“血族少族长,血一寒。”星朗低声说,语气中尽是愤怒。

血族,魔族附属。数千年前,因魔族背叛王室而受牵连,灵王一怒之下,对其全族施加禁源法印,并驱逐出帝域,永世不得返。血族现今居于肯特沙漠以北,族长名血湮,九星武师实力,无虑。

回想着族中万族谱上对于血族的记载,墨玄这才了解一二。不过在听到星朗的口气时,当下也是疑惑问道:“怎么?你们有过节?”

“上一次,就是他的人夺走了我们猎杀的黑伏蛇,而且还打伤了我和逍散。”星朗满目愤怒的说着。

“他这么强吗?你们两个联手都打不过?”墨玄追问。

“他倒不是很强,也就九脉的实力,那次是他手下人做的,他们人数实在太多,我们三人根本打不过。”星朗说。

“那黑伏蛇被抢,你们就这样算了?这事学院也不管?”

“正常交手学院从来不管,更何况他还是血族少族长。但是这事绝不能就此作罢,早晚有一天,我定要让他尝尝血的代价。”星朗脸色冰冷,双拳中尽握杀意。

在墨玄与星朗二人说话之间,血一寒已经从门外走到十妃对面。

“你来此作甚?”十妃柳眉微蹙,语气一片冰冷。

“十妃,不要对我如此冷漠可好?虽然你我身份有贵贱之别,可我从来没有轻视于你,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血一寒轻叹口气的说。

“有话快说。”

“其实我此次不为其他,我是专为你而来。”血一寒摇着折扇,微笑说。

十妃瞥了血一寒一眼,眉头微蹙,说道:“我没那时间,我们现在需要兑换玄晶,麻烦你让一让。”

“你别老对我皱眉头啊,总皱眉头会影响你的美貌的,你放心,我这次不是来惹你不开心,我是特意来道歉的。”血一寒微笑说。

“道歉?你这堂堂血族少族长也会道歉吗?”十妃冷视。

“我可是君子,有错自然得认。”血一寒认真点头,说道:“听说前两天我的手下从你们手中抢夺了一条黑伏蛇,我今天特地为此事而来向你道歉。虽然那事非我指使,但也是我管教无方,还请你不要怪罪。”

说着,血一寒探手入怀,取出了一根卷轴,说道:“作为补偿,这卷源诀就送给你,我知道你快凝出武元,有这源诀的帮助,你会更顺利。”

血一寒笑着,直接将那卷轴塞到十妃手中家具海运到澳洲
,旋即哈哈一笑,也不做停留,折扇轻摇,领着手下缓缓离开。

对于这突兀出现的一幕,墨玄四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平台踏步板

逍散靠近过来,看了看卷轴,说道:“十妃,这该不会是真的吧?竟然追风诀,这可是三品源诀啊,他血一寒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三品源诀?”星朗一惊,靠近细看,果然是三品源诀。“他是不是吃错药了?一卷三品源诀,这都能买一百条黑伏蛇了。”

“呵,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他血一寒可不傻。”十妃摇头冷笑,伸手直接将卷轴打开,细细看了一下后,也是发现了猫腻。

“果然是这样。”十妃合上卷轴。

“怎么了?源诀不对吗?”星朗问。

“源诀倒是没错,只是少了一样东西。”十妃说。

“什么东西?”

“源引!”

“源引?这个可恶的家伙,果然没安好心,我想他应该是想让你主动上门讨要吧。”星朗满脸不悦。

源引,源诀的引子,其作用如同密码。由于源诀的重要性,各大家族在绘制高品级源诀的时候,会把最关键的一部分故意遗漏出来,然后绘制在一片天蚕锦上,而这绘制了最重要内容的天蚕锦便是源引。正常情况下,源引和源诀是在一起的,因为没了源引,源诀等同于废品。

而现在,血一寒将源诀送给你十妃,却故意把源引扣留下来,看来前者的意图,并不是那么纯洁啊。

“哼,一卷三品源诀罢了,以为用这个就想束缚我吗?真是笑话。”十妃冷声说,走向桌边灯台,手持卷轴慢慢向火苗靠去。

“等等!”墨玄看见,连忙飞奔过去,将那卷轴拿了过来,说道:“就算无用也别烧啊,多浪费,好几万晶币呢!”

“怎么?你打算找血一寒要源引?”十妃皱眉问。

“我玄影可从来没有求人的习惯,更何况还是那位公子哥。”墨玄笑着,慢慢打开那卷轴细看着。

“那你想做什么?”十妃问。

“卖了换钱,我想学院内应该有拍卖场或许回收源诀的地方吧!”墨玄一笑。

“有是有,可是这卷源诀缺了源引,等同是废品一个,学院哪会收啊。”逍散凑了过来。

墨玄笑道:“没有源引可以弄一个源引啊。”

“怎么弄?你该不会是想造个假的吧?”逍散、星朗忙问,满目疑惑之色。十妃也是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造假多麻烦,还是让人送来比较省事。”墨玄微笑,看向十妃,问道:“你身上应该有空白卷轴吧?给我一个。”

十妃疑惑,却还是取出一跟空卷轴,疑问道:“你要做什么?”

墨玄端过来一方烛台,说道:“把卷轴烧了。”

“烧了?”三人皆疑惑。

“烧吧,这三品卷轴虽然好,可我们没有源引啊,留着也没用,烧了吧。”墨玄故意大声说。

星、逍二人不解,十妃则是瞬间明白过来,将那空白卷轴点上了火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