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剑唤第三十九章五年

2018-12-01 09:25: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剑唤 第三十九章 五年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柳筝茜和吴志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便呆了。

这个消息太匪夷所思了,以至于他们都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却有人报告説出现了这种情况,让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甚至能够在对方的眼中看到深深地惊讶。

只迟疑了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他们便已经脱门而出,就连那士兵也赶紧闪到一边,生怕被他们撞倒。

在极快的速度之下,他们到达了李颛桥的房子面前。

原本两层楼高的xiǎo平房,现在二楼居然不见了。连一楼的楼dǐng也在不断地变成光diǎn,向上升去,然后逐渐不见。那些光diǎn,连接在一起,像一个圈一样,圈住了这房子的外墙。

这种情景有谁见过?

自然是没人见过的,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呆呆地站在那栋房子面前,眼睁睁的看着它的消失。眼看着那光线快要到达房子的门口了,所有人依旧呆站着,没有一diǎn动作。

柳筝茜看着那道光圈都要越过门了,她知道,只要那光圈越过门之后,就再也没办法进去了。正当她想冲上去的时候,吴志聪很明智的拉住了他,“你能做什么?你上去也没用。你还是青木帝国的公主,你还有任务要完成,你父王把你交代给我,我説的话就是指标。”

无法挣脱开吴志聪的手掌,柳筝茜只能看着那光圈慢慢的跨过门口。而那门,也正随之消失。

柳筝茜就趁这个时候,吴志聪的手握得没这么紧了。一把甩开,在众人的目光中,屈身跑进了那还没消失的门之中。

吴志聪的眼睛和嘴巴随着柳筝茜离门的距离越来越近而越睁越大,到最后,嘴巴都将近脱臼了。可是,他却赶紧的下命令,“赶紧,赶紧,给我追啊。”

士兵们看着那正消失的门,“城主大人,这没办法进去啊,这门都不见了。”

当光圈完完全全到达地面,而整栋房子真正消失不见了的时候。吴志聪一屁股坐在地上,仰天长啸,“先王啊,微臣对不住您啊,我没看好xiǎo公主导致她遗失,现在居然还把大公主落于不明之境。微臣对不住您啊,微臣对不住青木帝国那些牺牲了的兄弟们啊。”

説着説着,把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就要往自己抹子上抹。幸亏左右还有不少的士兵,看到此情景赶紧跑过来把吴志聪手中的佩剑抢了出来。而吴志聪这位忠心的臣子、曾经的皇家护卫队队长,青木城、石岩城城主由于过于悲怆,以至于哭死过去。被人送回了他的房子之中,好生安养。甚至因为怕他自寻短见,还安排了不少人手看着。

而此时,柳筝茜进入了李颛桥的房子之后,并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不适,也没有看到自己消失。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正常。

向前走了两步,便是房子的客厅了。

柳筝茜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于是,他从旁边的楼梯上去了。

刚没在楼梯上走出两步,柳筝茜便听到了楼上传来尖锐的兽吼声。

她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加快速度向楼上跑去。

“穷奇,你这家伙,为什么一定要参和进来?这xiǎo子现在就是转化的时候,我身上的浩然正气可以帮助他进一步进化这些天地灵气,你为什么要参和?”李颛桥的房间之中,一个显得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而相继的,有一个声音传出,“敖乾,这xiǎo子身上可是有杀气的味道,而且这味道还是杀气里面排第四的涅槃杀气。涅槃杀气可是当初我和朱雀大战的时候气息所化,説起来这xiǎo子和我还有这缘分呢,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你占据。”与之前那副声音相反的,接下来的这声音,倒显得阴险了。

柳筝茜蹑手蹑脚的走到李颛桥的房间面前,准备打开房门。可是没等她推开房门,那门就自动开了。

“你看,我就説有人吧!”开门的那一霎那,柳筝茜条件反射的朝门缝中看。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浑身缠绕着猩红色气息的男子,长着一双鹰眼,看上去甚是妖异。而柳筝茜看了他的眼睛一下,便觉得浑身哆嗦。因为她感觉那一双鹰眼如同能突破自己的双眼,直达大脑,挖掘出自己最深处的秘密一般。

“你……你们是谁?”柳筝茜仅仅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而从之前的对话之中,她知道这里面除李颛桥外还有两个人。

那妖异男子看着她,大开房门,“你先进来吧。”

柳筝茜还是不敢抬头,就这么低着头走进了房间。

“喂,敖乾,”当柳筝茜进入房间之后,那妖异男子就扭过头去,对另外一个靠在墙边的人説道,“你説我是告诉她还是不告诉她好?”

“随便你吧。”那低沉的声音出现,伴随着一副无所谓的语气。

而妖异男子耸了耸肩,然后就对柳筝茜説道,“我们是兽。”

“受?”柳筝茜眼睛之中流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抬起头来看着这两个‘受’。

妖异男子无奈的一扶额,“现在的人族思想里到底都充满了什么东西,这女孩也不过才十几岁吧?”

“我们是兽族的。”那男子不得已,又更正了自己的説法。

“兽族?”柳筝茜看着这两个家伙,明明长着双手双脚,却説自己是兽族的。

“嗯,”似乎是为了让柳筝茜知道她听清楚了,于是就在她喃喃了几遍之后‘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不过,”那妖异男子指了指靠在墙边的那人,“他是神兽,五爪金龙,叫敖乾。”然后,又指了指自己,道,“而我是凶兽,绝世凶兽,穷奇。”

“哦!”柳筝茜在听完穷奇的介绍之后,仅仅是‘哦’了一声作为回答,然后再接着説出一句,“没听説过。”

这一下倒是让穷奇和和敖乾都有些不爽,怎么説他们两个在上古时期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结果居然换来一句‘没听説过,’这种情况任谁都不会觉得开心的。

“好吧,”穷奇不想再多説什么,“你是来做什么的?”

这一句话,很明显的是问柳筝茜。可是柳筝茜却似是没听到一样,坐到床上,转过头去看着那光茧,自言自语,“他没事的吧?”

穷奇真的很想发火,可是旁边还有个敖乾在,也就只能压制住了。

“这xiǎo子现在被我们改造着,预计要差不多三五年才能好。”敖乾看着那光茧,把背一挺,就站直起来,朝那光茧走了过去。

“改造?”柳筝茜听到这个词来劲了,直接从床上下来,一把推开穷奇,就朝敖乾走去,“什么改造?”

“拓展筋脉,修筑血肉,淬炼骨骼,炼造丹田。”短短的十六个字,从敖乾的口中蹦出。

可是,没等柳筝茜继续问下一个问题,那敖乾就直接伸出手指,朝着柳筝茜的额头diǎn去。

柳筝茜就这么看着那手指的*近,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动弹。也是,她也就只能这么看着了。

“封。”敖乾的嘴里就説出了这么一个字。只是他説得特别用力,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説出来的。

“我现在将你的记忆封印五年,五年之后,这xiǎo子身体改造成功了,你这记忆就能恢复了。只不过,你要记得当你恢复的那天切忌不要和别人提起,因为这会给他带来麻烦。”

一段话説完,敖乾便看了一眼穷奇,“帮忙,把他送出去。”

穷奇diǎn了diǎn头,随即便伸出一只手,朝着柳筝茜一挥。而敖乾则用继续用他那手指指着柳筝茜,只是他的手指好像起了一丝丝的变化,就如同鹰爪一般。两人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浓,敖乾身上的金光、穷奇身上的红光同时将柳筝茜包裹起来。

两人同时朝屋外一指,那柳筝茜就被那光芒包裹着,自动认准路,朝屋外飞去。

当柳筝茜醒来的时候,身边密密麻麻的站着一堆人。而最明显的,就是那眼睛红肿的吴志聪。

“聪叔……我怎么在这?”柳筝茜摸了摸自己还疼着的头。

“你还好意思説,你足足消失了一个月,我天天在这儿守着,不过转了个身你就回来了。你没伤着吧?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李颛桥他怎么了?”吴志聪一开口便问了还几个问题。

随着大脑晕眩感的消失,柳筝茜也清醒回来了。

“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他会在五年之后回来。”柳筝茜摇了摇头,想要记起什么,可是却又无法记起来。

“好吧,”吴志聪摇了摇头,“既然知道他五年后能回来,那也就没事了,你先休养着,我先走了。”

説完,吴志聪转身就要带着大家伙走。

“聪叔,让您担心了,对不起。”柳筝茜能看到吴志聪突然增多的皱纹和白发,“谢谢您,聪叔。三天后我们继续学习管理吧,我应该懂事了。”

这两句话,让吴志聪身体一抖,“没事,你懂事了就好。”

今天可以説是自青木帝国灭国以来吴志聪最高兴的一天。他还记得当初青木帝国的国王,也就是柳筝茜的父亲柳天赐将一大一xiǎo两个工作托付给他的时候眼中的期待、他还记得自己这个xiǎoxiǎo的列兵之子和未继承王位一起扑蝴蝶的快乐……

“陛下,您在天上应该很欣慰吧。”走出柳筝茜的房子后,吴志聪看着天空,开心的笑了。

而此时,李颛桥的房间之中。

“这xiǎo家伙体内好像有什么啊!”

“是毒,梼杌那xiǎo子可没少用这些东西。只不过,这些毒算是xiǎo儿科了。”

“这毒貌似已经入骨了啊。”

“没事,我们把它压制,到时候再让他自己驱除。毕竟,这东西好像对他的实力会有帮助啊。”

“那就赶紧的吧,我感觉这片天地好像有些不稳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嗯。”

不过一次谈话,谈话之后,这房子之中便没有声音了,安静得,死寂。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而在远离大陆的另一块名为凌风的大陆上。

“司马寇,你是不是要这样赶尽杀绝?”一位老人,不,一位很健壮的老人手中拿刀,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

那名为司马寇的男子笑着説道,“丘帆老爷子,这可不是我们司马家想做的,而是七大家都想做的事。”

“滚犊子,老子的李族什么时候任由你们加入其中的?”这位老人,自然而然的就是李丘帆了。

而那司马寇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李家就是绝对铁板一块么?”説着,就和着旁边的其他人一起,冲向李丘帆。

“李族之中,居然也有叛徒。”李丘帆得到的这信息实在是有些让他意想不到。

其他的那些人之中,一个人开口,“既然你知道了,也就不用回去了。”

十数人直接冲到李颛桥的面前,各种武器都到达了李丘帆的身上。几乎全部武器都获功了,甚至还有洞穿伤。

李丘帆大力挥刀,将这些武器都劈开,朝旁边的xiǎo河冲了过去。可是,那司马寇从背后拿出一张弓,弯弓射箭,直接从李丘帆的胸口洞穿。而李丘帆勉勉强强走了几步之后,直接从河岸滚下去,掉落到河中。

司马寇甚至都没让人去搜索,就直接让人从旁边拿了一只鸽子,系上一张纸条,“人已死,你可以上位了。”

双手一振,将那鸽子抛向空中,任由它飞走了。

“可惜了,一代前辈啊,就这么死了。”司马寇嘴上这么説着,可是脸上却充满了讥讽。连头也没有回,带了那些人就走了。

日子,悄悄溜走,五年光阴,也不过一瞬……

而在西奥帝国和火琉帝国的边界上。

“筝倩,你记得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一个穿着黑袍,背后背着一把长枪的男人对着旁边的一个xiǎo姑娘説着话。

xiǎo姑娘diǎn了diǎn头,“云……老师,我记得。”脱口而出的称呼让那黑衣人瞪了她一眼,骇得她赶紧换了称呼。

“好,我们继续。”那黑衣人説着,然后又带着那女孩闯入了密林之中,不见踪影。

青木城内。

柳筝茜站在青木城城墙上,看着不远处的灰黑色的石岩城,“五年好像也差不多了吧?那家伙也大概要出来了吧?”

“轰隆”

一道光柱冲天而现。

柳筝茜嘴角带起一丝笑容,“总算是出来了。”

这道光柱,或许会带着这个世界,一起疯狂。

ps:求收藏,求打赏。中秋快乐。

最快更新,阅读请。

灭蟑螂
回收树脂
奶嘴链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