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妞非在下第064章悲催的拜见是

2019-01-12 16:19: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妞非在下 第064章 悲催的拜见

吴喆等人随着福执事引见,进入了宗门内门区域。

内门建筑的装潢较之外门明显好了很多,与娟秀的元疗殿领域相比也更具巍峨之气。

大长老处理公事的地方,就是内殿。

身边走过的弟子、侍从,对吴喆等人并没有过多打量,显然内门纪律严明了许多。

一种肃然的气氛在内门地域隐然存在。身为齐国二公子的宗智联还好,扈云伤一个痴人也不把权势太放在心上。

二丫头和穆清雅则紧张得小脸涨红,走路都有点不稳当了。

实际是玄气高手大量聚集,百十年来的气势凝结于此,令位阶较低的一众人有了压迫感。

吴喆倒是例外之中的例外,优哉游哉犹如郊游一般,也没有半点的局促和乡下人进大园子的感觉。

妞非在下第064章悲催的拜见是

福执事暗自看在眼里,倒是对这位姑娘更有信心了。不愧是白长老宁可豁出面子,也要紧急下谕令改变潜星榜的女弟子。

实际上,吴喆和超级进化机体合体后,就好像缺少一种生物天生的危机感,只是完全依仗机体的警报了。

到了内殿门口,福执事请扈云伤等四人先在偏厅饮茶等候。

穆清雅、二丫头连坐也不敢坐,紧张兮兮地束手站在那里。

“别担心啦,宗门长老们其实挺好说话的。”吴喆耸耸肩膀调节气氛:“你们知道吗,不久前我还欺负了一位长老呢,甚至还敲了一笔竹杠。”

“那是你啊……”二丫头说话声音都有点发颤。

穆清雅也点头,她比二丫头镇定一点。但碰上宗门长老这种大场面,可是紧张的不得了。

宗门的一名管事就可以与外门一位掌门门主并坐了是否还保留着一份珍贵的情感借以回味逝去的时光,执事则要高上几分。长老地位更为尊崇,何况是大长老。

管事、执事、护法、长老、宗主,这是宗门从低到高的常见等级。

看两个丫头还是有紧张感,吴喆便打趣道:“你们这样想吧,宗门就是一个大饭店。”

饭店?一旁福执事听得一愣。能有把宗门比作大饭店的想象力,绝对两只手数的过来。

“外门弟子就是后厨的帮佣,内门弟子就是大堂的跑堂,管事是盛盘的,执事就是大厨,掌柜的是前台算账的,大长老最多算是掌柜的,只有宗主才是饭店的大老板。”吴喆煞有其事地说道。

二丫头等人都听傻了。

我们现在被请到这里,大约就是因为受到了客官的好评,掌柜的唤我们几个伙计过来鼓励一番,最多打赏几个铜板。你说说,有什么好紧张的?最多我们几句话得罪了老板,继续回后厨帮佣也就是了。”

“……”二丫头和穆清雅愣了片刻,仔细想想,突然很想笑。

也的确如此,何必将这事看得如此重?

两女顿时觉得心理上轻松了很多。

福执事听得额头黑线直蹦,敢将宗门的身份做出如此比方的人,全宗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不过扈云伤突然呆呆地问了一句:“如果掌柜的开除讨厌的店小二,怎么办?”

一听这话,两女瞬间犹如雷劈一般。

“你个白痴!”吴喆过去在扈云伤头上敲了一记,怒道:“下岗了你不会再就业?死脑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福执事简直听不进去了。

这话啥意思?虽然不完全懂,但听得出,你还敢背弃宗门不成?

这种话,全宗门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来的,也就这萧妞一个!

两女听了后吓得脸色刷白,穆清雅连忙伸手掩住吴喆的嘴。

柔嫩的小手带着一丝少女香气捂在嘴上,令吴喆一点都不介意。

“萧姑娘,快随我进来吧。”福执事连忙带着吴喆入内等候传见。

刚入内堂隔间,里面有喜执事迎出来,拱手道:“大长老传萧若瑶入内堂。”

入了内堂,只见曾在入试时见到过的大长老正手执一本内务书柬看着。

堂内仅他一人,再无别人。

福执事、喜执事束手谨立,伺候在内堂门口。

吴喆心下怀疑,还有白长老什么的许多人隐在某处,偷偷注视着自己。

“进来了?”大长老将书柬一放。

“萧若瑶,见过大长老。”吴喆一拱手。

“老夫曾见你忆术惊人,相比脑筋是极好的。”大长老眼皮也不抬,又拿起一部书柬,看了几眼,直接问道:“这里有个内务琐事要决断。有一名弟子,出言不逊,口口声声说要宗门给他上好的待遇助其炼气成长,否则就另投别处。”

吴喆视线微微垂着,略恭敬地盯着大长老说话。

大长老问:“萧若瑶,你帮老夫想想看,此事当如何断处?”

“宗门师恩,怎容二心!”吴喆严肃道:“我觉得,常见情况下,这名弟子当责之以重,不可让此类话语有任何滋生之土壤。”

“嗯,那么如何罚才妥当?”大长老漠然问:“是打五十板子,还是掌嘴三十?”

吴喆连忙道:“请恕我还没有说完。若这名弟子是说着玩,或者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安慰某些人不必紧张而如此说的话,可以不予责罚。令其心中明白,决不再犯,也就是了。”

“……”大长老放下手中的书柬,看着吴喆。

吴喆拱着手,也不再作声。

“萧若瑶,你说,这人会明白吗?”

“自然明白。估计只是安慰同伴口无遮拦而已,以后一定注意。”

“嗯,那就这样,你下去吧。望这人明白才好。”

“萧若瑶替这名弟子谢过大长老。”吴喆恭谨地向后退了两步,却又停住脚步,拱手道:“弟子有个不情之请。”

大长老犹豫了一下,才道:“不情之请?”

“非为自己,而是我同村二丫头,在元疗殿不慎打碎元疗奠基晶石,还请大长老多为照顾。”

大长老点头:“嗯,我会安排人给她更好的奠基晶石,你且宽心。”

“多谢大长老。”吴喆这才退去。

退出了内堂,福执事也不多话,直接引着吴喆来到隔间。

二丫头欢跳着迎上来:“妞儿,怎么样?大长老说什么?可给了你什么奖赏?”

“没挨板子就不错了。”吴喆哭丧着脸,将事情解说了一番,只是没有说二丫头奠基晶石问题如果说这是一种毒解决。

悲催的拜见啊,宅男习惯害死人,吴喆心中泪流满面。

福执事在旁心中了然,听到她隐瞒了为二丫头请愿的内容,顿时对吴喆评价又上了一个台阶:不卖好给同伴,这样的孩子已经很少见了。

澳牛鲜奶吧加盟费
移动手机流量卡价格
紫砂壶方壶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