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夜饭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05

日头将落的时候,队长走进六嫂家。六嫂正把晒了一天的衣裳往屋里摘,队长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喊:“六嫂”。

六嫂返回身,颀长的脸上挂着一层笑,“下晌了?队长。”

队长说:“六嫂,夜里加班,还在你家做饭吧。”

六嫂有些感激地看着队长,队长很年轻,中等个,方脸盘,看上去很精神。六嫂知道在她家做夜饭是照顾她。六嫂的男人前年进山修水库得急病死了,她带个年幼的孩子守寡。做夜饭不但挣工分,还可以提篮子到菜地摘菜,到队里的仓库领补助粮。

队长说:“六嫂,等会儿你到菜园弄菜,我去菜地给四叔打个招呼。”

队长说着就匆匆地往外走,六嫂追出去,“唉,看你今个丢了魂似的,也不说做几个人的饭。”

队长这才顿住脚,右手食指横在左手食指上,“十个人吧。”

六嫂去菜园时,天上已经闪出个月牙儿,六嫂像以往一样,先找看园的四叔打招呼。蟋蟀在菜叶上“知知”地叫。

“四叔,四叔。”六嫂的声音在秋初的早夜显得轻柔动听。菜园四周是黑黝黝的玉米地,风吹叶子哗啦哗啦地响。

没听见回话,棚子口射来两束明晃晃的光。

“四叔!”

“四叔回家吃饭了,我替四叔看会儿园子。”

是队长的声音,六嫂不知怎么浑身一个激凌。

“菜弄了吗?”

“没,没有……”六嫂的声音有些颤。“那我摘菜去了。”六嫂转身却走不动,篮子已被队长拽住了。“兄弟,你丢下,我摘菜去。”

队长不说话,丢下篮子的手已经揽住了她的腰,六嫂手一松,篮子落在脚下。

“嫂子,真看不出兄弟对你的心意?”

六嫂身上像有一股热流。蛐蛐在菜畦中欢欢地叫,她终于鼓起勇气说:“兄弟,嫂子不配,你年轻,找个黄花女吧……”

“不,我就要你,要你……”

一张热辣辣的脸往自己的脸上贴,两年了,在丈夫死后这是她第一次又闻到男人的气息。

六嫂轻轻地闭上眼,脑子里闪过几年来队长对自己一次次的照顾。六嫂在心里说:“给他一次吧,也算是对这个男人的一种回报。”尔后她就什么也不想了。

回了家的六嫂在锅台边拣菜,锅台边的灯焰几次燃着了她的额发。门又“吱”一声,她才猛地抬起头。

“嫂子。”又是那个低哑的嗓音。

六嫂看看队长又俯下头。

“六嫂,我告诉你,今夜不加班,菜就留着恁吃吧。”队长蹲下身,捉住一双拣菜的手,“嫂,嫂子,我来告诉你,你不要误会我,我心里真的有你,有你,你等着,兄弟决不说瞎话……”

六嫂的眼里蒙上一层泪水。

安庆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江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通化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