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解密竹林七贤的酒量每人大约可以喝两三瓶白酒

来源:  点击次数:6  时间:2019-06-30

七个文化人,因有“竹林之交”,所以被称为“竹林七贤”。   竹林在哪里?据《晋书》记载,在河内郡山阳县。

河内在哪里?据《史记》所记,是在太行以东、黄河以北,就是今天济源、焦作、新乡、鹤壁这片平原。安阳以北不是,那儿离黄河太远了,不符合“内”的含义;濮阳以东也不是,那儿离太行太远了,也不符合“内”的含义。“内”的含义就是“山河怀抱”。

山阳在哪里?就在今天焦作市郊。

竹林具体在哪里?山阳西边二十里的博爱县城郊,今有万亩竹园,是中国纬度最高的竹园。七贤在此相聚过吗?当地人十分肯定,并以《晋史》、《魏氏春秋》为证:山涛、向秀都是“河内怀人”,怀就是今天的沁阳、博爱,博爱县19

历史上最浪荡的七位女性武则天只能排末位

27年才从沁阳分出来;嵇康是安徽宿县人,但长期“寓居河内之山阳县”;王戎是山东临沂人,但与嵇康“居山阳二十年”。七贤中的四人为何久居焦作,因为当时的河内是全国的经济中心,早在东汉之初,河内就是刘秀的粮草基地。这里经济发达,

慈禧那么器重他为何却逼他吞服黄金鸦片

所以河南省尉氏县的阮籍、阮咸叔侄俩,安徽省濉溪县的刘伶,前来与四人聚会

一座陵墓至今未被挖掘考古学家险些打开

竹林七贤“放浪佯狂”。放浪是真,佯狂则因为酒,酒量有多大?史载山涛饮酒八斗,再多不饮。一斗是多少?肯定不是盛粮食的斗。已失传的东汉末年的字典《通俗文》说“木瓢为斗”。木瓢实为木勺,没有葫芦瓢大,到底多大?孔子说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那应该是颜回的饭量。古人和今人饭量应该是一样的。一箪食,应该相当于现在一碗干饭;一瓢饮,应该相当于现在一碗汤。碗有多大?不应该比现在的烩面碗大,再大,颜回吃不了。好了,一斗=一瓢=一碗,山涛能喝八碗酒,大致相当于现在八瓶酒。其他六人大概也是这个酒量。

晋代酿酒还没有蒸馏技术,酿的酒度数很低,只有十几度,那时的八碗酒大概相当于现在两三瓶五十多度的酒。就这也是海量。

酗酒伤身。向秀活了46岁,短寿,必与酗酒有关。阮籍活了54岁,这在古代算中寿,或与酗酒有关。可是,王戎活了72岁,山涛活了79岁,最能喝酒的刘伶活了80岁,这可能与基因有关。人的一个基因产生的乙醇脱氢酶把乙醇转化为乙醛,另一个基因产生的乙醛脱氢酶把乙醛转化为乙酸,乙酸就是醋。这两个基因很强,喝酒就像喝醋,醋很快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喝酒又像喝水。

阮咸生卒年不详,不说他了。

值得说的是嵇康。嵇康短命,只活了40岁,不是喝酒喝死的,而是被杀的。嵇康恃才傲物,大将军司马昭请他做官被他拒绝,司隶校尉钟会盛礼登门拜访遭他冷遇。大将军就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司隶校尉就是首都卫戍司令,怎敢得罪,他竟敢得罪。在“竹林之交”之外,嵇康与同样恃才傲物的吕安关系最铁。吕安妻貌美,吕安兄奸之,事发,吕安掩家丑,而吕安兄恶人先告状,告吕安不孝,不孝罪大,吕安被流放。应吕安之请,嵇康为吕安辩诬。这时,钟会进谗,司马昭将吕安、嵇康一并斩首弃市。

看,官场比酒场更凶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廖仲恺怎么死的?廖仲恺墓在哪里

1925年被刺杀而死的。

廖仲恺(1877—1925),汉族,原名恩煦,又名夷白,字仲恺。广东省归善县陈江镇鸭仔埗乡窑前村(现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办幸福村)人,1877年4月23日出生于美国旧金山。

中国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活动家、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国民党左派领袖、中国民主主义革命的先驱。国民党左派的光辉旗帜,中国共产党的挚友。擅长诗词、书法,著作编为《廖仲恺集》、《双清文集》上卷。

遇刺身亡

廖仲恺不屈不挠地奉行三大政策,密切地同中国共产党人合作,支持工农革命运动,推动了中国国民革命发展。但他所做的这一切无疑对国民党右派、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是极端要不得的。因此,中外反动势力都视廖仲恺为眼中钉,欲置之于死地。孙中山逝世不久,谢持、林森、邹鲁等人便结成所谓的“西山会议派”,背叛孙中山三大政策,破坏国民革命领导力量的团结。

从1925年7月开始,国民党右派分子邹鲁、孙科、伍朝枢等人就开始集中攻击廖仲恺,散布种种谣言,企图搞垮廖仲恺,否定三大政策。面对右派反对分子的汹汹来势,廖仲恺与他们进行了不妥协的斗争。尤其使廖仲恺感到深恶痛绝的是,一部分国民党右派老党员,为了达到反共的目的,甚至不惜与北方反动军阀相勾结。5月间,廖仲恺发表了一篇《革命派与反革命派》的文章,对国民党老右派做了辛辣的批判,他说:“现在吾党所有反革命者,皆自诩为老革命党,摆出革命的老招牌,以为做过一回革命党以后,无论如何勾结官僚军阀与帝国主义者,及极力压制我国最大多数之工界,也可以称为革命党,以为革命的老招牌,可以发生清血的效力。不知革命派不是一个虚名,那个人无论从前于何时何地立过何种功绩,苟一进不续革命,便不是革命派。反而言之,何时有反革命的行为,便立刻变成反革命派。”这篇文章给邹鲁、孙科、胡毅生、林直勉、朱卓文等老右派刺激很大。他们对廖仲恺恨之入骨,其中一部分人便蓄谋用卑鄙的暗杀手段除掉廖仲恺。

进入8月,满城风雨,流传着国民党右派要杀害廖仲恺的消息,一霎时间阴云四起,压力日增。当时在广州南堤有右派俱乐部“南堤小憩”,朱卓文等右派分子经常在此密划谋杀廖仲恺,他们熟知苏联顾问鲍罗廷、加伦和汪精卫、廖仲恺等,每日必集东山百子路鲍公馆会议。朱卓文等人起初欲以凶手用炸弹机枪狙

张无忌一个可悲英雄父亲是白莲教主被常遇春害死

击,把这些领导人员全部杀害,下手前,公安局长吴铁城获知此讯大惊,从中阻止了这次流血事件。廖仲恺面对这种情势,无所畏惧,继续孜孜不倦地工作。当他听说敌人要用机关枪杀他时,一笑置之,并对人戏言道:“暗杀用手枪炸弹是所见的,若是用机关枪,却新鲜的很。”何香凝劝他多加两个卫士防备一下,他不以为然地回答:“增加卫兵,只好捉拿刺客,并不能阻挡他们行凶。我是天天到工会、农会、学生会等团体去开会或演说的,而且一天到晚要跑几个地方,他们要想谋杀我,很可以假扮工人、农民或学生模样,混入群众中间下手的。我生平为人作事凭良心,自问没有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总之,生死由他去,革命我总是不能松懈一步的。”

在1925年8月18日国民政府的一次会议上,坐在廖仲恺身旁的汪精卫给他写了一张条子,告诉他有人将对他不利,他当即表示:“为党为国而牺牲,是革命家的夙愿,何事顾忌!”1925年8月19日,又有人以确切消息报告他,廖仲恺慨然道:“际此党国多难之秋,个人生死早置之度外,所终日不能忘怀者,为罢工运动及统一广东运动两问题尚未解决!”这一天,他又为给黄埔军校等筹集经费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

1925年8月20日上午,廖仲恺携夫人何香凝乘车前往党部开会,半路上遇见陈秋霖,随即同车前往,不想竟在戒备森严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惠州会馆,广州市越秀南路89号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立有纪念碑)门前惨遭杀害。

廖案发生后,国民政府迅即组成“廖案检查委员会”,追查暗杀的幕后策划者和凶手。经查明,暗杀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右派集团所为。主要成员便是邹鲁、胡毅生、林直勉、朱卓文、许崇智等人,出面收买凶手的便是胡汉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党朱卓文、梁鸿楷等人。凶手之一陈瑞在刺杀廖仲恺后,找到朱卓文告以其事,朱即给陈瑞二百元,打发他离开广州。案情查明后,国民政府派军队搜查了胡汉民兄弟的住宅,逮捕了胡汉民的哥哥胡清瑞和林直勉,撤掉了梁鸿楷第一军军长的职务,胡毅生、朱卓文事先潜逃,胡汉民也因涉嫌离开广州,国民党右派势力受到沉重的打击。

1925年9月1日,廖仲恺出殡时,广州黄埔军校师生、工人、农民、市民群众等二十多万人参加。他的遗体暂厝于广州驷马岗他的好友朱执信的墓侧。

1935年9月1日,迁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