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第二百六十三章 迟到的设计师,看仙儿的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8-09-29

第二百六十三章 迟到的设计师,看仙儿的

我将老妪的话听在耳朵里,然后笑着朝着楼上走去,楼上每隔一段距离都守着一个佣人,看到我们上来,问到:“您找谁?”

方白说道:“赵磊先生,昨天说好,今天来找他的。”

佣人恍然,然后朝着左后的方位指了指:“书房在那里。”

“知道了。谢谢。”我说完拉着方白朝着那边走去,敲了敲门,赵磊说让我们进去。

进去之后,就看到一张巨大的女人画像,那画像上的女人穿着粉色的衣服,看起来仅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赵磊看到我们失神了一下。

“赵先生,您好,咱们越好的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我说完,看向跟在我身后的水媛,只见水媛痴迷的看着赵磊,璐姐咳嗽了一声,推搡了一下水媛,水媛缓过神来,又看到那女人的画像,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我皱着眉头,随后想了想,恍然:“赵先生,这画中的女人很漂亮,我想应该是您的夫人吧?”

赵磊明显一愣:“是我夫人,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们不是说要带来的设计师呢?”

方白结果话来说:“是这样的,这位客人比较特殊,我想一会她就该出现了。”

赵磊对于这样的说法是好奇的,我看着水媛,沉吟了一会,然后道:“赵磊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想和您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也真是不容易。”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赵磊问道,眉头皱的很紧。

“你知道水媛是吧?”我问,方白走到门前抱手站着,守住门防止赵磊叫人。

赵磊大惊:“水媛?你们是什么人,不是我朋友让你们来安装家电的吗?”

“赵先生,呵呵,让您失望了,这钱可是我自己掏腰的,为的只是单独见您,我们该好好谈谈了,我可是想好好利用现在的时间,我们来谈谈水媛,您能告诉我水媛到底是怎么死的吗?”我笑着。

赵磊听到我的目的,脸上带着释然,这是我不懂的,只见他坐在椅子上,看像画:“终于来了,水媛呢?”

“终于?”我好奇的问,“您对于我的到来不好奇吗?”

只见赵磊摇了摇头:“我爱水媛,这毋庸置疑,虽然我是富裕的商人,但是水媛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曾经发誓爱护她,尽管她觉得我们之间差距很悬殊,我依旧发誓好好照顾她,但是她的死让我无法释怀,但是很欣慰,水媛死后来找我了,一开始是如梦,到了后来,我竟然可以看到她,邻居都吓跑了,我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独处的机会重生日本高校生。”

我听着赵磊的话,心里无以复加的震惊,直觉上对于赵磊的话深信不疑,但是同时觉得好奇,我看向水媛,只见水媛已经站在了赵磊的身后,也就只有一米的距离,那样深情款款的表情让人心碎,倒是璐姐在耳边提醒我,鬼是没有感情的,因为鬼没有心。

我点头,但是从水媛的眼神中,足以看出对赵磊的神情,虽然只是靠着记忆,但是那已经足够了,我可以想象,当时生离死别的场景。

水媛就这样站着,赵磊突然回头,疑惑的看向身后,摇了摇头,又看向我:“但是人有不测风云,我妈妈催我结婚,结婚对象是一家门当户对的小姐,我当时是不愿意结婚的,可是自从我知道了那个消息之后水媛就没有出现过,一开始我只是盼着水媛出现,我以为她是为了我好,让我去结婚,希望我有个家,所以我就走了,但是结完婚之后,我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才知道,原来我的新婚妻子才是杀死水媛的主谋,我那时候才恍然,原来水媛不是希望我幸福,而是恨,我心中的百味杂陈,死死的逼问我的妻子,终于在她临死之前全都承认的。”

“承认了什么?你妻子是怎么死的?”我问。

赵磊站起来,望向窗外,声音低沉有力:“我妻子说是找人杀了水媛,其实是哪些人她也不知道,是通过别人找到的人,就是我特别好的一个朋友,刘文涛,当时他就因为公司的账破产了,四处躲债,我当时很愤怒,本来是想帮他的,但是我一心狠,就做了手脚,让他公司的债务越来越大,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刘文涛,呵呵,但是等到我妻子死后的第七天,我感觉渐渐不好了,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感觉身子冰冷,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别管是冬天还是夏天,身子都是冷的,我当时就说我可能是被鬼压身了,所以耗费了资产请了供仙儿的人,人称出马仙儿,我当时花了钱,就问他在怎么回事儿,然后就听这人问了仙儿,再来时才告诉我,是我妻子折磨我了,想送走,但是还送不走,毕竟这里是她的家,只能逢年过节,多给她上香烧纸钱,到那几日时就会好一些,但是过了几天,又变得不好了,后来问出马仙,才知道是我妻子怨念太大,我当时不以为然,可是后来我这身子越来越差,你们也看到了,我这身态老迈的程度和我的年龄相符合吗?”

我笑着摇头,听到赵磊说了这些,我也明白了个大概,症结还是在刘文涛身上,但是通过分析刘文涛,我怀疑这其中应该是有误会的最强神农。

方白抱着手走过来:“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而且似乎是知道我们要来?”

赵磊点头:“一开始我是不知道的,可是苦于被我妻子折磨,所以我又找了那个出马仙儿,出马仙儿很正经的告诉我,他背后的仙儿没有收鬼的能力,但是却能预知未来,在未来,会有人来化解,时间差不多就是最近,我也是听到你们问水媛,我才肯定的。”

我恍然:“那仙儿算的倒是准,但是你妻子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看你也不想再这么下去了,我会帮你化解,另外水媛的死也需要真相大白,有的时候你知道的并不是真相,人就是这样,总是相信自己看到的,或者听到的,也许你往前走近一步,就会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赵磊笑道:“我等了这么久,当然会好好配合,其实关于我夫人的死,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那端时间对她的确是不好,甚至能说是折磨。”

“折磨?怎么个折磨法?”我问。

只见赵磊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不愿意回忆,但是无奈我的逼问,才缓缓道来:“那段时间我强迫自己去找小姐,当然在外面的时候我不找,而是找到家里来,一开始我妻子还是忍耐,但是到最后就爆发了,说我变了,我用言语刺激她,让她有本事还去杀人,但是他总是默默无语,说不会了,那是最后悔的一次,但是她说她后悔,后悔水媛就可以回来吗?”

“这行为真的很渣。”璐姐评价道,水媛感动到落泪。

随后就听赵磊继续说:“后来我就更张狂,在家里不拿我妻子当人,让她做下人做的工作,当时只有老张向着她,老张是从小把我看大的,我不敢驳她的面子,所以开始收敛了,只是很晚回家,还是和她分房睡,又过了一个多月,在我认为都应该习惯的时候,没想到我妻子自杀了,是从屋子里抹脖子死的,但是说来也奇怪,我回想了一下她的忌日,没到七的日子,我就会越发的虚弱,今天似乎就是七的日子,我感觉我经受不了几个七日了马蹄下的断枪。”

我听着赵磊的说法,皱紧了眉头:“七……抹脖子,我知道了。”

方白走过来,看向我:“类似于跳楼,自杀,投湖,这一类自杀的死法,都是很痛苦的,这样的人必须每七天死一次,不得轮回,用来惩罚人不知道珍惜生命。”

我唏嘘,方白说的是真的,我从鬼册子中也是看到了这类的说法,出了这三种死法还有上吊之类的,总之七天一轮回,痛苦的很。

这样一说,赵磊惊恐:“那就是说,是因为我妻子每七天要重新自杀一次,所以戾气才会很大,伤我也最深?呵呵,可是我真的不明白,既然犯了错误,为什么不乖乖接受惩罚?”

我笑道:“赵先生,我承认,是您的妻子不对,我也知道不论出发点是什么,她都是错的,但是你可以将她交给警察,但是你是最不能惩罚她的,因为她是因为爱你才犯了错误,当然我不是说爱就能杀人,但是我相信,她的死却是因为你。”

“怎么可能是因为我?”赵磊问。

我说:“类似于这样的案例并不多,但是鬼怨念大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通过刚才说的,我才知道您的妻子是每七天伤您伤的最深,如果怨气一如既往的话,我相信您每天身体受损的程度是一样的,所以当您的妻子重新承受死的痛苦之后,怨念就会增大,怨念大了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赵磊恍然:“我懂了。”百镀一下“灵魂殡葬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第一财经周刊】可口可乐:“牛奶可乐”?
上饶室内装修设计
客厅装修设计突出注意事项 打造温馨客厅空间
沪研光固化系统将亮相
1987年属兔的人2016年运程
别墅住宅庭院风水有什么讲究
颈椎病治疗 颈椎病“六大食疗粥”
收藏!地铁3号线各站点最全公交换乘攻略发布
安防综合布线市场现状及前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