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a_故乡蛙鸣是否依旧李新

2018-11-08 12:35: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a_故乡蛙鸣是否依旧李新

a_故乡蛙鸣是否依旧李新

?  端午放假,随夫君及朋友一起去钓鱼,池塘边草丛中忽然传来几声蛙鸣,我欣喜万分,寻声望去,那受惊吓的蛙立刻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激起阵阵涟漪。久居闹市,渐陌蛙鸣。故乡那一声声蛙鸣的呢喃,一阵阵蛙鸣的噪声,对于我已是久远的记忆。?

我知道蛙鸣是属于田野乡村的,乡村里再也没有比蛙鸣更动听的音乐了,它是那么的真切,又是那样的自由自在,那样的无羁无绊。那样的自然,那样的本色,那样的随意而散淡。那蛙鸣分明是我儿时在乡村田野中听到的悠远的歌谣。?

儿时回到老家,故乡的小村庄里有两个池塘,村南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天是蓝蓝的,水是清清的,草是绿绿的。白天蝶飞莺舞,夜晚虫唱蛙鸣。清新纯净的空气,大自然美丽无比的景色,浸润着我幼小好奇的心灵。?

春天,当惊蛰的几阵雷声滚过,雨下来了,水涨到了池塘边上,苇芽憋足劲拱出地面,青青的柳枝上鼓满了柳苞,小秧还在大田里沉沉地做梦。爷爷奶奶在土炕上翻来覆去地不肯睡去,池塘和小河里白花花的水面上映照出一天茫然的星斗。天地同是那样的寂寥,寂寥的令人发虚。这时,你听蛙声起了,不知是那只最先开的口,只听到一个挑头,其他立刻跟着鸣唱起来,跃跃欲试,争先恐后。不一会工夫,潜藏了一冬的热情就灌满了池塘和小河沟渠。在蛙声中,清新的水汽和淡淡的苇叶香悄悄地浮起,许多美丽绝伦的愿望被催醒了。?

跟了爷爷去田里,顺着田埂或渠道走,一定会惊起一路青蛙。它们弹丸一样弹跳开去,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落入草层或沟渠里。有时定睛看,偶尔会在绿色的草丛中发现它们的踪影,凸着两只大眼睛,与你屏气凝神对视许久,当我走近它时便会迅速跳开。?

田野蛙声越响,说明蛙越多,大田里害虫便会越少。故乡的亲人们是没有什么清闲日子的,他们整日在地里劳作,承受着重重的生活压力,体验着出汗时的酣畅淋漓,那农事劳作的艰辛远不如文人诗歌里那样诗意,抢收抢种,太阳晒,水汽蒸,加之蚊子咬,故乡人每个日子都脚不沾地。?

傍晚,在夕阳织就的漫天红锦下,远处绿树掩映着的村舍屋顶会飘出缕缕炊烟,田间草叶上会有星星点点露水聚首。乡亲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开始归耕,他们三三两两地走在两旁长满了鲜嫩溢绿的野草小路上,那些并不漂亮的小精灵——蛙,便开始为归耕的农人伴奏。没有指挥,但那旋律却是那样整齐和谐,夹着傍晚田野特有的清香混合成了一曲摄人心魄的交响曲,好似牵了衣角,拽了脚步,使人陶然忘归。蛙鸣声越来越大,直到附近所有的蛙都响应了这样的齐奏,那万蛙齐鸣的阵势便在这傍晚的天地间为“乡野归耕”谱写雄壮的乐曲,更给广袤的田野增添无限的生机和情趣。?

晚饭后,窗外散发出晕黄的光。一团火猛地一亮的当儿,我看见爷爷蹲在地上吸烟。奶奶也收拾好放在院内桌上的碗筷,从水缸里抱出了已冰了两天的西瓜。这是夏日夜晚最美好的时光。白天里我不时地用手去摩挲那漂在缸里的西瓜,摁下,浮起,浮起,再摁下。西瓜真调皮,想等到晚上,就要剖瓜喽。西瓜在蛙鸣中打开,我的吃相夸张且贪婪,奶奶用手指点我沾有瓜汁的额头,笑着说:“你从青州吃到通州喽。”她是在笑我,吃到青皮又把瓜皮啃通了,啃出个洞来。奶奶留给爷爷的那瓣瓜还在桌角放着,他没吃,站起,抬脚在鞋底磕去烟袋里的灰烬,拿出家里的那把算盘,在桌上一边敲,一边嘀咕:这蛙叫得多欢,今年是个丰年呀。一乐,用左手一划拉,每一个算盘珠子都跟着激动起来,爷爷动情的样子,像是伏在钢琴上的乐手,极陶醉。?

夜幕降临,星星当空,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提着板凳,带着铺垫,摇着蒲扇来到门前乘凉,于是三三两两的便凑到了一起。?

四周农田里的庄稼淡淡地泛绿,蛰伏于田埂水草深处的蛐蛐和那不知名的昆虫们,在青蛙的带领下“叽叽咕咕、呜哩哇啦”地此起彼伏地鸣叫着,汇成了一曲曲动听的田园交响乐章。只有这时,大家才能静下心来享受这一天最惬意的清闲。?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漫无边际地说着闲话,大多是生产农事与柴米油盐之类的琐事,也有残缺不全的传奇故事或道听途说的新鲜事。从小我就喜欢这种和大人们围坐一起的乘凉,喜欢听他们大声大气地讲话;喜欢听他们毫无顾忌和防备的议论;喜欢听他们讲述一些原汁原味的百姓家事,更喜欢听一些离奇古怪的神鬼狐妖成精变仙的故事。我开始总是竖着耳朵使劲儿听,悠扬的蛙声中用自己那不成熟的思维去编织和加工故事中的情节,一幕幕……?

〖JP2〗有时奶奶会停下摇着的蒲扇让我认真地听,然后说:“青蛙在和你说话呢。”仔细听听,竟然像真的一样。它们的鸣叫竟然可以模仿出各种不同的意思:听〖JP〗话、听话,穿鞋、穿袜。或者是:乖孩子,乖孩子。然后奶奶就摇着蒲扇驱赶着蚊子借此发挥,故事也就开始了:从前有一个小孩子,因为贪玩,喜欢穿好的吃好的,不喜欢干活。让一个妖怪知道了,就想把这个小孩子吃掉。一天这个小孩子在河边玩,妖怪就说:听话、听话、脱鞋脱袜。小孩子脱了鞋袜下河里玩,妖怪就趁机把小孩子的鞋袜偷走了。孩子不敢回家,在河里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就变成了青蛙,天天在河边提醒大家:听话听话,穿鞋穿袜。?

这个故事在大人的嘴里重复了若干次,而我们每次听得都很认真,担心自己不听话,被妖怪注意上,自己会变成青蛙。夜里忐忑着,在青蛙的鸣叫声中进入梦乡,做着自己没有被妖怪变成青蛙的梦……?

秋风起天气凉了,故乡的亲人在蛙鸣中收割了大田里的庄稼,眼看着好收成换回了新衣新房,蛙声不知那一天消失了,以后的夜就留给了秋虫,不管谁来接班,故乡的田野总是不寂寞的。?

掐指算来,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听到过乡野田间的阵阵蛙鸣了,而今又重新听到了儿时熟悉的旋律,启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拣拾了些许儿时的野趣,在追怀乡野田园的恬静时,也算给自己的心灵放了一次假。我想,故乡那池塘和小河里也一定是蛙鸣依旧吧……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