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云水剑第二百六十八章商定1

2018-11-08 17:15: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云水剑 第二百六十八章 商定

冷月无声,月波洒地,夜色催烟雨,风声摇曳,四周寒气漫溢。明月与婉儿二女消化着这惊天的消息,联想起那一连串的杀戮与牺牲,她们心中渐冷,饶是二人的武功都是已臻至化境,也不免在这夜色寂寥的庭院里感到了丝丝寒意。

半晌,婉儿蹙着柳眉,眼波流转,轻启朱唇道:“明月姐姐,你怕是想到了那贤王可能得身份了吧若是我刚刚把这一猜想直接了当地告之风哥哥,那你说他会如何想?”

明月幽幽一叹,明眸里闪出一丝愁绪,缓声道:“以夫君的性格,恐怕是不能忍受被利用,而且这幕后之人竟然还是至亲之人。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找出他们,当面质问,毕竟若是如此的话,那么当年叶家满门便是被自家人所害,以此来愚弄了整个江湖唉……希望我们的猜想是……是错误的吧……”话到这里,就是明月本身都是显得犹豫,显然这般解释极有可能是最终的答案,因为这样便可把所有的疑问解开了,且一切都是有理有据。

“呵呵……明月姐姐,怕是你已是相信了这般解释了吧。”婉儿轻笑,目光炯炯地望着犹豫不决的明月,沉声道,“明月姐姐,当务之急是如何对应,风哥哥因为此事已是心绪紊乱,能依靠的唯有你我。虽然那女子是你的师父,但妹妹相信明月姐姐懂得大义,毕竟你可是我们叶盟的第一高手,唯有你起到带头作用,我们叶盟还能有力挽狂澜的机会。”

“我……”明月感受到婉儿那穿透性的目光,似乎整个人都毫无保留地落入她的视线之中,不禁其目光有些躲闪,思绪一动,便是檀口翕动,欲言又止。佳人低眉凝视着洒满庭院的点点星光,凝眉思考着。现在的她依旧无法自然面对自己的师父,光是想象,便已是心中慌,更不用说来日与之对垒于阵前了。

婉儿见明月沉默不语,那艳丽的面庞升起了一丝疲惫,微微沉吟片刻,便是孤注一掷,厉声喝道:“明月,你口口声声说爱着你的夫君,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想帮他清除挡在他身前的一切障碍。我爱这本身就是个笑话,是也不是

“胡说我是爱着夫君的”明月高声驳斥道,柳眉紧紧蹙着,纤手紧握成拳,周身自然而然地散财些许凌厉的杀气。

明月微微颔,暗笑一声,继续喝道:“既然如此,一个与你二十余年未见的故人挡在我们的身前,而你却只是暗自神伤,犹豫不决,凭你这般表现,又怎么能说自己爱着你的夫君?若现在的你便是我们所认识的明月,那么还是请你自行离开,免得日后与那女子相对峙的时候,你的犹豫不决害死了风哥哥

“这……”明月星眼微瞪,抬起纤手扶着秀额,惊愣地喃喃自语,“是呢……到了关键时刻,我说不定就会害死了夫君了。夫君现在遇到了困惑,我又怎么能如此自暴自弃?就算师父的功力远在我只上又如何,我依然是明月啊”自语间,伊人的眼神已是格外坚定,隐隐有着杀气溢出,使这月夜更显凉意

婉儿心中一松,娇笑一声,颔道:“欢迎我们足智多谋的女诸葛归来,想来我们的夫君已是无忧了。”话罢,婉儿已是紧走几步,亲热地攀上了明月的香肩,轻轻抚弄。

明月面色稍缓,展颜轻笑道:“谢谢婉儿妹妹,你说得不错,夫君现在如此状况,能依靠的也唯有我们”

婉儿抚着明月的雪肤,娇声道:“明月姐,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么这之后的事还请明月姐姐谋划。”明月轻摇螓,抬起纤手点了点婉儿的额头,叹道:“你这个鬼精灵,恐怕早已是胸有成竹了吧我就不越俎代庖了,因为你本就是叶盟的军师,婉儿妹妹,你就吩咐吧。”

婉儿早已有着大家气度,倒也不矫情,稍一正色,便是轻声道:“既如此,妹妹就说了。想来明月姐姐已是有所定计,但妹妹还是说一番吧,看我们有何出入,再商讨如何互补。这件事已是刻不容缓,虽然风哥哥有所保留,但我们也必须趁着那女子还未出苏州城而提前出击。一来我们可以稍微试探,二来也可当面质问。再者,我们还需等待京城九重哥哥的消息传来,以他的智谋,和与公主的接触,想来已是得到些情报,两相结合之下,我们再得出最后的结论,再确定应对圣门的最后方针”

明月倚靠着栏杆,伸出纤手撩动着三千青丝,娇声道:“真不愧是婉儿妹妹,循序渐进,小心谨慎,但婉儿妹妹可知如何能找到我那师父?”明月柳眉一弯,丝丝笑意泛于其面,有所深意地望着婉儿。

婉儿娇笑一声,自然知晓其意,淡声道:“此人入苏州,若是无事,恐怕就是为见风哥哥,再一来就是为了那叶家老宅吧。若是她没有去到那里,那么我们之前的假设都不成立,若是她真的去了那里,那么我们的猜想便是正确。

明月娇媚一笑,愈满意,继而,其又叹道:“婉儿妹妹果然厉害,之前夫君跟我说你一人便是能把叶盟管理得井井有条,我那时还不信呢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小看了婉儿妹妹了。若我再问一句,我们何时动身,人手几人?”

“当然就是此时,想来对方要去那里也是在子时,我们就需提前等候呢。至于人手嘛,就你和我两个人,不知可行否?”婉儿侃侃而谈,偏头询问道。

明月颔而道:“正合我意”话罢,明月直起了娇躯,略微缓气,便是轻点赤足,一跃而起,穿过园中树木,飞上了墙头,随后,伊人转身对着婉儿轻笑一声,便是一闪身形,不见了踪影。

她们这般也是有着考究,二人不同行,若一人遇见对方,另一人也可作为后援,转瞬间,这两个当今天下最聪慧的女子便是心有灵犀地拟定了战术。婉儿跃上墙头,凝视着那皎月,眼神渐冷,自顾沉声道:“我还真的想问问你们为何会如此?我南宫家真的是可有可无的工具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