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二十一章琉璃仙的无照驾驶

2018-11-08 17:19: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二十一章:琉璃仙的无照驾驶

血肉之躯怎能抵挡战车?

当银色的飞舟带着半身血肉,回到王陆面前缓缓落地时,银亮的表面映出了几张惊愕的脸。

在困境之中,王陆翻出底牌一举翻盘,这并不值得惊讶――在场的琉璃仙更是被王陆当年用连续多张底牌夺走了首席之位。但是此时他翻出这样一张底牌,实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这不是……公务用车吗?”

因为进入战斗状态的缘故,琉璃仙的神智格外清醒,所以提出了一个非常清醒的问题。

这不是公务用车吗?

王陆对此却嗤之以鼻:“你这是把我和那群脑满肠肥的官僚混为一谈了。该享受的待遇不能推辞,否则会让手下难做。但同样是领导待遇,是单纯追求无谓的奢靡,还是享受生活的同时,做出有实效性的布置,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了。好了,赶快上去吧,心魔大誓约束下,这飞舟是不能由我本人来操控的

趁着方才小七以打狗棍横扫千军得来的空隙,王陆招呼几人进了飞舟。

而此时的飞舟内部,不再是原先宽敞而奢华的生活空间,而是遍布机关齿轮的机房,空间紧凑而密集,一排排由上等云银打造的传输管路整齐地排放在四周墙壁上,其中流动着令人炫目的光彩――那是被液化的仙灵之气,也是驱动飞舟最上等的能源。

王陆快步行走,为几人做着介绍和布置。

“这是凌云舟的战斗形态,时间不多,我就不详细介绍,现在七娘你去二层的能源核心处,以金丹修为持续输出法力,如果法力不够就从预备间直接取用灵石,不用给我节省。仙儿你和我去指挥室,通过剑心通明与飞舟共感,掌控全局。嗯我知道你没开过这玩意儿,不过只要将飞舟当作大号飞剑就可以了。只要认真听从我的指挥,这一战必胜无疑。”

“哦”

如果说琉璃仙有什么擅长的事,服从命令听指挥一定能位列其中。

不多时,几人分别就位,小七站在能源室正中,两手各自持着一组云银管线的端口,催动玉府金丹滴溜溜地转动,将精纯的法力自双手间输出,为飞舟提供能源。而琉璃仙则在王陆的指导下,双手按在一张银色的圆盘上,盘面一阵水波似的光华流动,琉璃仙只觉得心头一震,元神便和飞舟连接到了一起,整条飞舟就如身体的延伸,可以任其随意驱使。

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种操控方式,不过琉璃仙按照王陆所说,将这线条流畅,通体细长的飞舟当作飞剑的一种,玉府内的清澈剑心一晃,便完全适应了这艘飞舟。元神与飞舟的核心发出共鸣,银色的飞舟顿时焕发出更为夺目的光彩。

“好,开始行动”

王陆站在琉璃仙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作为鼓励。

银色的飞舟进入完美状态,开始行动了。

而半空之中的阿夏,也趁刚才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做出了自己的应对。他伸手拦住了跃跃欲试,迫不及待要出战的赤红魔狼,而后运转手中阵图,将山谷之中的兽潮位置做了一些调整。

那银色飞舟以本体撞碎玄龟的血腥一幕实在太震撼人心,阿夏知道对方刚刚翻出底牌时锋芒正盛,最好不要正面以蛮力抗衡……那么便试着拖延一下时间,这种战车似的法器,基本都存在一个持续作战的问题,只要拖得够久,胜利还是掌握在手中。

“赤三、青五、玄四……”依照阵图的算法,阿夏很快完成了调整,只见五岳断脉的山谷之中,群兽沸腾,从山林中,河水中,天空中,各式各样的灵兽如海潮一般涌了出来,看起来倒像是孤注一掷,倾巢而出。

不过实际上这只是假象,此时出场的灵兽品级很低,大多数连内丹都未凝结,也就是筑基甚至更低层次的杂鱼,他们的作用是掩护真正强大的灵兽,趁乱发动偷袭。那银色飞舟再怎么厉害,难道真能硬顶着五岳断脉和万兽之阵,杀个七进七出么?

忐忑中,第一波交锋开始了。

山谷之中,划过了一道银色的闪电,经由金丹级的小七供给能源,它的速度赫然更快了几分而有琉璃仙以剑心通明之法驱使,更是得到了极大的强化,一次突袭,转眼之间,飞舟便横穿跨越数千米。

若非阿夏及时调整阵图,这一次突袭便要贯穿山岩,重创五岳断脉大阵

不过,阿夏来得及调整地势,却来不及指挥兽潮,飞舟所过的这数千米,沿途不知多少灵兽被撞得粉身碎骨,随着山风吹过,山谷间竟似下起了血雨。

“妈的,这到底什么东西?”

作为上品宗派的修士,阿夏见过的飞舟也不算少了,但这般蛮不讲理,横冲直撞的家伙还真是少见

一边咬着牙计算方才的损失,阿夏一边下定决心,加大了对云台山地脉灵气的攫取,五岳断脉大阵和万兽阵同时得到强化,更多的灵兽涌了出来。

“这是想用绝对的数量碾压一切啊。”能源室中,小七感慨一声,“有你这艘飞舟,的确是方便了许多,但真的跟他耗下去……咱们不可能耗光人家的地脉灵气的。”

王陆使用指挥室中的一条铜质管道,对二层的小七说道:“没打算跟他耗,我的时间比他宝贵一万倍。方才只是试试车,现在开始,咱们准备正式破阵

“破阵?”

王陆说道:“虽然我在布阵方面造诣不高,但作为灵剑学霸,破阵的理论知识是有的,他的两个大阵都有法可破,不过五岳断脉破了也没好处,不如毁他的万兽大阵。这阵法能以灵气化形灵兽,虚实不分,但因为布阵和坐阵的人实力不足,阵中存有不少破绽。方才我以无相剑迎敌的时候,能感觉到在兽潮之中,有一些特别的存在,只要将其击杀,就能造成难以恢复的伤害。方才撞死的那头玄龟就是其中之一。”

小七说道:“简单来说,就是击杀特定的灵兽咯?会那么好杀么?”

王陆笑道:“当然好杀”

而后一顿,“发现敌人一点钟方向,前进”

“是”

少女一声清喝,虽然王陆所说一点钟云云她毫无概念,但两人的默契却让她准确理解了王陆的用意,调整飞舟方向,瞄准半空一头惊愕交集的雷豹直突而去。

那雷豹本以速度见长,见飞舟呼啸而至,连忙展开神通,试图化雷飞遁,却不料飞舟速度远比它以为的更快,视线中的银光其实只是残像,当它试图催运内丹时,却发现位于胸口的内丹已经联系不上了。

下一刻,它才看到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已经支离破碎,化作血与肉的雨

与此同时,兽潮之中,数十头雷豹默默消逝,如梦幻泡影。

“见鬼”

阿夏拳头一握,继而疯狂调整阵图,决心决不再让对方为所欲为

兽潮中,核心的灵兽纷纷开始掩藏行迹,决定暂避锋芒。

然而……

“三点钟方向,前进”

一头通体晶莹的水晶猛禽被银光掠过,撞得四分五裂。

“六点钟方向,前进”

刚刚将半个身子融进岩石的一头苍猿,上半身被直接碾压而过,只留下齐地的一个平整的切面,继而血泉狂涌。

“八点钟,前进”

银光冲入河流之中,将一只藏在河底的巨蟹从中穿透,蟹黄四溢。

“见鬼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阿夏终于维持不住那份从容,阵图被他握得死紧,全然无法理解对方为何能如此精准地找到要害。

之前他还嘲笑王陆等人只会使用蛮力,完全不懂破阵的技巧,然而现在对方却以最高的效率,逐步破解万兽之阵。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便要将阵法拖入崩溃的边缘

“……那家伙的飞舟上,好像有个同类。”

此时,那头赤红魔狼忽然口吐人言,提醒阿夏。阿夏顿时清醒过来,想起了那条杂毛狗。

“原来如此,是我考虑不周了……”阿夏恢复了冷静,立刻调整阵图,于是山林之中,一群长毛的异兽开始呼啸鼓噪个不停,浓烈呛人的体位从毛孔中散逸出来,山谷中很快弥散起浓浓的雾气。

“我靠这是什么玩意儿?遭雷劈啊汪”

飞舟中,笨狗一声粗口,继而从观察室狼狈逃窜出去。

王陆摇头失笑:“不得对晴川无礼……无所谓了,他们以为我只有犬走棋一个观察手,也太小看我了。”

说话间,他将手向前一探,放在了控制飞舟的银盘上,元神与飞舟相连,视线陡然变得立体起来。山谷之中,激荡乱流的天地灵气,在王陆看来也逐渐展现出各自的规律。

通过方才的几次击杀,以及对整个阵法的了解,王陆已经摸到了万兽大阵的脉络,之后,只要凭借他空灵根那出奇敏锐的灵气感知力,就足以准确地抓住要害,持续破阵。

“七点钟方向,那只蔓藤缠身的野猪。”王陆边说,便于琉璃仙元神交流,将锁定目标的位置传递过去。琉璃仙立刻领会,驱使飞舟直撞过去。

然而这一次,飞舟的行进轨迹却被从中打断。

一头通体赤红的魔狼挡在了飞舟前面,此时飞舟已经措手不及。

于是便是剧烈的碰撞,魔狼倒飞出十余米,身形翻滚狼狈,但目光中却带着残忍而得意的笑容。

因为银色的飞舟终归是被挡了下来,而且那尖锐的撞角上,已经出现了裂纹,而且通体发黑。

凌云舟表面那层精炼过的云银,坚固程度是出了名的,加上飞行时的超高速度,就算以防御出名的玄龟也抵挡不住。魔狼足有金丹境界,经历化形之劫,肉身之强悍远远胜过同级灵兽,被那飞舟一撞也感到五脏错位,玉府动荡,若是连撞个几次,少不得要筋断骨折……但是,它知道飞舟绝不可能再撞第二次了。

碰撞的瞬间,它将自己的血染到了飞舟表面,那是毒性极重的腐蚀毒血,精炼云银虽然坚固,但抗毒抗腐蚀的能力着实平平,此时那撞角徒具其形,内里早就腐坏,根本不堪使用。别说那种粗暴的撞击,就算是高速飞行,都可能使其脱落。

毕竟只是死物,对付同样欠缺灵变的兽潮倒也罢了,但是换了它来,那就

魔狼刚想到得意处,却见那飞舟果然是向后退去,不再以自身硬碰,但退后的过程中,只见飞舟正面,一座炮塔缓缓升起……

下一刻,在魔狼惊愕之间,炮塔喷吐火光,一颗巨大的雷火球呼啸而至,砸在了它的脸上。

惨叫声中,魔狼半边脸都被烧焦,气焰顿时受挫。

同时,银色飞舟中响起王陆的声音。

“我们给了敌人狠狠一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