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超凡贵族 第377章 判决

2018-11-09 18:34: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凡贵族 第377章 判决

两天之后,兰德尔领第一军团长纳尔森勋爵、监察官琳达、治安官芒克、村长乔治、以及家族总管莉莉娅全部出现在银月庄园的书房,接受维克多、妮可和西尔维娅的询问。

“亲爱的,我只当听众。”

西尔维娅的目光扫过众人,冲维克多温婉一笑,素白的纤手捏着银勺,轻缓地搅拌着妮可呈上的咖啡。

众人心头凛然,大气都不敢喘,书房内的气氛几乎凝固。

西尔维娅坐镇蔷薇庄园,平日里深居简出,就连约克家族的高层轻易都见不到她,何况兰德尔家族的成员。只有纳尔森和莉莉娅才知道西尔维娅乃冈比斯的三大黄金骑士之一,其他人只知道这位绝色佳人的身份极其尊贵,可能是当代的约克公爵夫人。

这就足够了!

约克家族是兰德尔家族最大的靠山,双方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往来十分密切。兰德尔家族的中高层对此有最直观的认识。当年,他们都是混迹于黑堡镇底层的流民,后来,蚁潮席卷兰德尔领,他们又受到了约克家族的庇护。

兰德尔家族的高层在妮可面前都要小心翼翼,何况约克公爵夫人?只不过,他们不明白,发生在乔治村的一件小事,为什么会同时惊动三位大人物?

涉及到教宗和第一圣武士的事情都不是小事!

纳尔森知道也不会说出来。有维克多做主,不用他来操心。

此时,维克多正盯着书桌上的两样物品,愣愣地出神。

一张黄绿色的纸,方方正正,质地粗糙,上面还能看到被压扁的麦秆碎片。它的品质虽然粗劣,但它确实是一张草纸。

维克多再次见到纸张,不禁唏嘘。这几乎是他作为穿越者的唯一物证,并将对异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超凡力量割裂了异世界的人类族群,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依附于超凡者,而少数超凡者主导人类文明的进程。然而,无论是神选者、骑士还是教会的神职者,他们掌握着人类国度的统治权,却只想获得更强大的超凡力量,没有多少动力去推动凡人社会的发展。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兽皮纸虽然昂贵,但超凡者用得起,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发明成本低廉的草纸。

在地球上,纸张是最常见的信息载体。它的出现,促进了人类社会的文化传播与知识积累,随着印刷术的发明,昂贵的书籍也走进了寻常人家,从而奠定了人类文明蓬勃发展的基础。

桌上的草纸对于异界人类社会也具有相同的意义。

普通人的智慧与超凡者相比,并没有本质区别,同样能够开创伟大的文明奇观。他们只是受到物质条件的限制,才显得愚昧无知。比如,一个普通农夫发现蜜蜂授粉能使果实成长,想进一步研究其中的规律,可他要忙于生计,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系统的实验和记录,等到他老死,人工授粉技术就这样胎死腹中。如果有了纸张,他就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试验过程和观察结果统统记录下来,让后来者继续完成人工授粉试验。

可以说,纸张极大提升了凡人文明的宽度和厚度。维克多甚至可以想象,将来的某个人也会发出“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样的感慨。

这张纸将开启一个新纪元!

当然,目前的草纸只能用来擦屁股。可草纸已经有了,白纸还会远吗?

“亲爱的,这就是用麦秆制造的草纸……专门让人解决卫生问题?你准备定个什么价钱?”

妮可身穿一件浅绿色的束腰连衣裙,俏脸上满是好奇的表情,她其实是在问:流民雇工会愿意花钱擦屁股吗?

没有人理解维克多为什么连子民擦屁股的问题都要管。

谁会在乎平民百姓是用什么东西擦屁股?

如果不是为了开启民智,提升人类国度的力量,应付未知的入侵者,维克多才不会造纸,更不会搞什么领民雇佣制。事实上,当过悠闲的贵族领主,没事打打猎,钓钓鱼,与美丽的情人幽会更符合他的幻想。

“习惯可以培养。”维克多放下草纸,笑着说道:“戴维牧师用猪胰子和刺芸豆粉制造出用来洗涤的肥皂,刚开始也无人问津,现在还不是大受欢迎?几乎每个雇工家庭都会买几块肥皂,否则他们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妮可拿起草纸,端详了片刻,沉吟道:“干燥、轻便、规整,便于储存和运输…….我知道了!把麦秆做成草纸,可以当作燃料储备。等我们开拓南大陆,草纸的运输储藏的效率和成本远远低于麦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维克多,倾慕地道:“亲爱的,你真聪明!”

西尔维娅递给妮可一个赞赏的眼。其他人顿时对领主大人的高瞻远瞩肃然起敬,如果换一个场合,他们绝不会放弃拍马屁的机会。

呃,又不是机械化生产,草纸真是用来擦屁股的……维克多干咳一声,拿起桌上的两枚紫金币,轻轻地掂了两下。

这两枚紫金币的大小只有贵族紫金币的一半,黯淡的色泽说明其中的精金含量低的可怜,但它也是由冈比斯王室铸造,供普通封臣使用,可以兑换100金索尔。

维克多曾经嘲笑奥古斯特家族不懂国债,显然那是个错误的认识。贵族紫金币和封臣紫金币绕开了教会与领主共同发行钱币的限制,以王室的信用为担保,同时具备货币与国债的双重功能。

维克多特别渴望拥有货币发行权,这是基于兰德尔领的现实状况。

兰德尔家族向数万名雇工发放了大量的酬劳,领地内的交易活动越来越频繁,现有的货币体系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实际需要。就拿鹅蛋来说,一枚铜币可以购买8颗生鹅蛋,或者6颗熟鹅蛋,想单独购买一颗鹅蛋根本不可能实现。

千万不要小看一枚鹅蛋的生意,它的背后代表了无数个流产交易,仅仅是因为市面上没有更小额的流通货币。假如,兰德尔领有小额货币,市场上就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小商小贩,卖五香鹅蛋的,卖小玩具的,卖肥皂的,卖菜的……他们将丰富兰德尔领的商业活动,提高兰德尔家族税收收入。

维克多不同于其他领主,他对交易征税,而其他领主收取商铺租金和货物过境费,他们同意物资抵充,市场上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十分普遍。

以物易物还怎么收税?不收税,雇佣军团怎么养?

现实状况是,兰德尔领的商户在交易过程中不得不实行一定程度的以物易物,否则没法找零。交易账目一团糟不说,上的税也包含物资。所以,税务官经常拎着一些鹅蛋啊,鹅毛啊,腌肉啊,蜥蜴皮之类的玩意满大街的跑。

天气一热,这些“税”又捐给了教堂…….

谁都可以铸造铜索尔,问题是,铜是目前最廉价的金属,比铁还便宜,铜索尔购买力与它的实际价值等同。

发行纸币?维克多想都不用想。这不是因为造纸和印刷技术问题,而是太容易被仿造了。

相同的条件下,你能造出来的东西,别人也能造出来。美国人发明了原子弹,其他国家不也有了吗?穿越者的技术垄断简直是痴人说梦!就算炼金帝国的瑟银装备问世,用不了多少年,其他大势力就能打造出瑟银装备。

维克多发行纸币只会把兰德尔家族玩垮了,何况教会和领主也不允许他发行新货币。维克多只希望得到教会的支持,让他铸造只在兰德尔领流通的,更小更薄的铜币,就像眼前的封臣紫金币。

造纸属于科研教育问题,货币属于贸易金融问题,它们都不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维克多现在急需解决的是兰德尔领的法律问题。

“这就是希德家用来收买劳勃家的紫金币?”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的。”治安官芒克躬身答道:“希德的四儿子卡利设了一个圈套,他想借鉴其他人造纸的方法,故意对外租赁造纸作坊。劳勃家的三儿子塞维林有了突破,一直不肯离开作坊。卡利想用这笔钱收买他,但塞维林坚决不肯同意。两人相互拉扯,塞维林不慎落入草浆池,这才引发后面的事情。”

维克多点点头,又问道。“确定没有死人?”

“没有死人。米勒神父恰好在附近采药,他施展神术救了三名伤者,除了那个山猪还昏迷不醒,其他人都恢复了健康。行凶者玛西,目前关押在治安所的地牢。”

“那么……”

维克多的眼中闪过莫名的光泽,敲了敲桌子,问道:“谁能告诉我,这件事情为什么会闹得沸沸扬扬,连菲妮可丝男爵领的民众也在议论?!”

“神迹!”妮可轻启红唇,直言不讳的道:“教堂的神父向民众宣传神迹,又暗中引导民众讨论这件事情,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我们的判决结果。”

背后的主使者肯定是教宗冕下,他为什么要推波助澜,逼我表态?幸好米勒救活了那三个人,否则我就被逼到了死角,现在没死人,我就有了更多的选择……不对啊,如果死了人岂不是更符合教宗意愿,他为什么不阻止米勒?还是说,米勒个老头根本就不甩教宗?呃……肯定是这样的,米勒连圣力池的秘密都敢告诉我,估计他连教皇都不怕……嗯,这才是虔诚牧师做派,米勒老头实在是太可爱了…….维克多收敛思绪,重新回到案件本身。

“芒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他问道。

治安官微微欠身,说道:“玛西行凶杀人出于误会,但也是事实,如果没有米勒神父,卡利和山猪当时就死了。因此,我建议对玛西处于绞刑,劳勃家无权获得造纸的奖励。卡利设下圈套,险些造成塞维林死亡,行为卑劣,但他不是故意伤害塞维林,可以责令希德家赔偿了劳勃家200金索尔,卡利同样无权获得造纸奖励。”

“哼!你收了希德的黑钱。”

纳尔森一直看猴子不顺眼,他认为猴子没有和大家共患难,不配爬在工分制家庭的头上。这时候他就跳出来指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仅收商贩的黑钱,灰毛巾和人贩子都给你上贡。”

“勋爵大人,我收钱的事情,监察官都知道。”猴子淡淡地回应道:“那些钱也不是我一个人拿,治安所的士兵都有份,也包括您的老部下。治安所收份子钱是规矩,如果我不收,商人和黑帮都不安心。收钱也是拴着他们的一根缰绳,我只要提高份子钱,这些人就得老实一点。我不用对他们喊打喊杀,主人也不至于被米勒神父指着鼻子骂。”

“还有,那些人贩子只是掮客,他们为流民介绍工作,为光棍介绍女人。您应该知道,流民男女分分合合很正常,流民女人也想过好日子,拿一点钱给她们的男人,让那些男人放她们走,兰德尔领的光棍汉才有机会娶妻生子,安家落后。这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掮客怎么能算人贩子呢?没了这些掮客,那有兰德尔领太平。”

猴子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自己只对维克多负责,不能看任何人的脸色,所以他和其他人的关系一直很冷淡。维克多没有给猴子半点封地,他目前只拿200金索尔的年俸,所以维克多允许他收份子钱。

这些钱既是治安官套在商户和黑帮脖子上的缰绳,也是维克多套在治安官脖子上的缰绳,如果猴子表现的廉洁奉公,一点把柄都不露,维克多反而要换掉他。

“行了。纳尔森。说说你的意见。”维克多抬手示意纳尔森适可而止。

纳尔森大声说道:“大人,造纸的事情我不管。玛西行凶是不应该,但她只是为了保护家人,如果兰德尔民众连保护家人的勇气都没有,我们还能指望他们会成为合格的士兵?处死玛西只会让民众变成一群兔子!我认为玛西必须无罪释放!”

“说的有道理。”维克多笑了笑,对琳达问道:“监察官你的意思呢?”

“大人,我不发表任何意见,因为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琳达上前一步,说道:“但有些情况,我必须说明。”

“首先,劳勃家大儿子塞宾斯找到了百夫长瑞特,瑞特揣着100金索尔,来找纳尔森,瑞特是我们战熊的老部下,纳尔森答应帮塞宾斯一把,但没要瑞特的钱。”

“琳达,你……”

纳尔森急得直瞪眼,琳达毫不理会,继续说道:“希德拿1000金索尔找芒克大人帮忙,芒克大人收下了。”

“希德家有这么多钱?”维克多惊讶的问道。

“这些钱其实是所有82家商户共同凑出来的。他们答应事成之后,还要给我1000金索尔。”猴子解释道。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舍不得建房入户的名额。”莉莉娅接口说道:“希德家能不能拿到造纸的奖励,与商户们无关。他们不希望这件事情影响到自己建房入户。所以,这些商户四处撒钱求告,甚至求到了我这里。”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兰德尔领还是有些吸引力的。”维克多沾沾自喜,轻笑道:“乔治,你呢?”

乔治村长有些不安说道:“希德是给我送来了400金索尔,我没要!大人,我确实推荐希德家建房如何,他们的能力比大多数村民都强。可是,这件事情已经犯了众怒,村子东区、北区和西区的住户对希德家设局骗人很不满,希德再有能力也比不上这么多村民。玛西行凶,我无权过问,但我认为造纸的奖励应该归劳勃家。”

维克多未置可否,目光转向莉莉娅,“亲爱的,你的意见。”

西尔维娅和妮可都在,莉莉娅可不敢撒娇,她平静的说道:“大人,我希望您能赦免玛西的死罪……我想要一个女护卫。我父母早亡,流民盗匪袭击佣兵驻地的时候,露西阿姨为了救我,被盗匪杀害,我玛西的身上看到了露西阿姨的影子……”

琳达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纳尔森单膝跪地,沉声道:“大人,求您赦免玛西。其他事情,我不作要求。”

维克多转头对妮可问道:“亲爱的,你的意见呢?”

“这种事情,我一般不会过问,只要交给治安官和神父处理就好了。”妮可皱了皱眉,又抿嘴笑道:“既然你问我的意见,那不如这样吧,造纸奖励两家平分,卡利无意中把塞维林推入草浆池,可塞维林没有死,卡利当受20下鞭刑。山猪救人,有功无过,玛西行凶有罪,山猪同样也没有死,只是昏迷不醒……可他毕竟是个傻子……玛西免于绞刑,判她在莉莉娅妹妹身边服20年的苦役。”

“非常合我的心意。”维克多点点头,吩咐道:“就这么判,另外,再对流民雇工家庭开放200个建房入户的名额。”

乔治犹豫了一下,弱弱地问道:“大人,那个…….莱特和图南怎么办?他们才是发明纸的人,戴维神父那边恐怕会有话说。”

“都下去吧。”维克多挥了挥手道,心里却想:“我才是纸的发明人,教宗冕下不过站在了我的肩膀上。”

等纳尔森等人离开书房,维克多向西尔维娅请教道:“亲爱的,教宗冕下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闹大?他想看到什么样的判决?”

西尔维娅放下咖啡杯,摇头道:“如何判决不重要,谁判决才重要。克莱门特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亲自判决。”

“如果,你把这件案子交给治安官处理,对教会而言,什么事情都没有。可你亲自判决,克莱门特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了。”

“夫人,教宗冕下要掂量什么?”妮可忐忑不安地发问道:“对维克多有没有影响。”

西尔维娅颌首道:“影响多少还是会有的,最坏的结果就是牧师号召民众,拒绝加入兰德尔家族的雇佣兵团。”

维克多蹭地一下站了起来,问道:“凭什么?”

西尔维娅望着气呼呼地爱人,嫣然一笑道:“亲爱的,你还没有意识到吗?你已经触及了教会的底限,削弱了流民的信仰,而你亲自判决就表明了你继续下去的决心!克莱门特当然要好好掂量一下……”

“不过,这可能是件坏事,更可能是件好事……但你首先得说服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