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剑道师祖第四百一十九章狐刀

2018-12-01 04:20: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剑道师祖 第四百一十九章狐刀

惊异,震撼......,对手的实力远超想象,无需功法,无需武技,那毒蛇般的灵气如摧枯拉朽般摧毁混元功的防御,接连穿透两人的身体。

灵气穿身的刹那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身体,一点一点蚕食吞噬他的灵气,带给他难以承受的剧痛;额头豆大的汗珠流下,心中骇异无比,他忙运转饕餮功化去那毒蛇般的灵气,左手贴在伽罗心口,将她体内的灵气也化去。

黑色的鲜血一滴滴落下,低下头看见手臂上几个触目惊心的血洞,伤口处的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

“蛇毒......”,

对于蛇的毒液陆鸿并不陌生,他不止一次见过蛇毒将血液凝固的可怖场景了,只是此时庄姜灵气的毒性远非一般的蛇毒可比,绝对的见血封喉。

曼珠沙华心法氤氲而起,当化去自己和伽罗体内的毒素时他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了,紫气内敛,混元功运化的紫气再也无法运转。

混元功破功了,在子午道上四大高手合力也破不开的混元功庄姜竟寥寥数招便破掉了。

“贤文馆的人居然修炼这等恶毒的功夫,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只是不知外人知道了又会如何评说”,

陆鸿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忍着手臂上的疼痛握着长剑,左手将伽罗搂得更紧。

庄姜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道:“杀你灭口很难吗?”,

“不过今日我不杀你,你是死是活妖妖自会处置”,

“嗖嗖”,

身后冯妖妖已迫不及待地射出毒丝黏住他的长剑,手臂,腰身,妖妖娆娆地笑道:“我对陆先生的心还和以前一样,能用则用,不能用才会杀之,识时务者为俊杰,望陆先生回头是岸”,

“哈哈哈哈哈.......”,

陆鸿狂笑一声,回过头轻蔑地看着她,道:“可惜,是用是杀,你都做不到”,

劲力一动手臂上的丝线便应声崩断,但还不待他出剑又是两根丝线缠绕而上,若是他功体完好,灵气炽盛时自不会将这样的攻势放在眼里,但这是混元功被破,体内灵气几乎枯竭,居然连冯妖妖的丝线也抵挡不住。

几番变招仍是难以摆脱飞射而来的丝线,他不由得摇头苦笑,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紧握住剑柄任一根根丝线密集缠绕成咂,蓄全身灵气于剑身打算豁命一搏。

耳中听到冯妖妖嘲讽的笑声:“陆先生,现在你已是瓮中之鳖,是用是杀小女子都做到了呢”,

冷笑一声正欲释出剑式,忽听一声狐狸叫透过山谷传入耳中。

那声音有些尖利,但却带着一种极强的穿透力,音波传来之际八门阵法演化的屏障也一阵摇动,然后一声刀鸣划过山林,有刀气森寒如冰,破开重重灵气,锐利切割而来。

谷口处的屏障上先是一颤,随即从中间被破开,幽幽绿光率先映入眼帘,庄姜意识陡然变得迷蒙。

“魅惑之术?”,

体内灵气随即反弹,眨眼间眼前的幽光被那毒蛇般的灵气吞噬殆尽;魅惑之术在同境界的术法中堪称第一术,中术者进入幻术的世界后便再难走出,即便侥幸破除了幻术也必灵气大损,难以为继,但当双方根基差距过大时媚术便毫无用处了。

幻术的世界被驱散,眼前随即现出一片刀影,身穿裘衣,眉目如画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眼前,快刀如影随形。

好快的刀招。

庄姜先是仅凭护体灵气抵挡,但眼前的人刀非凡品,刀招亦十分奇特,虽然根基与陆鸿相差无几,比起自己来还有一些差距,但他灵气炽盛,状态饱满,又是有备而来,一手有攻无守的快刀将凌厉二字发挥的淋漓尽致,她身外的灵气竟也被切开了几分,使得她不得不稍退几步。

蚀骨幽香传来,又有一道身影越过两人进入谷中;正欲收招的冯妖妖只看见眼前一闪,一只白毛小狐狸如闪电般扑了过来;她的丝线快速收缩结,白毛小狐狸却大前停了下来,碧幽幽的双眼凝视着她。

有了庄姜的前车之鉴,冯妖妖对这魅惑术早有提防,偏过头,五指一张根根毒丝弥散开来;然后是一种奇特的凝滞之感,根根丝带缠住弥散而出的毒丝,锐利的短剑顺势出袖,如芙蓉出水般向前一刺便在她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猩红的手指在脸颊上轻轻拂过,鲜血浸染在猩红的指甲上,那双手看起来更加妖艳;缓缓转过头,看见一个千娇百媚你的少女,一身紫色裘衣,左手握着丝带,右手短剑上有滴滴鲜血溅落,她护在陆鸿身前,看着自己时一脸的怒意。

“贱人,你找死”,

冯妖妖双眼陡然间染上一片冰寒,她向来都是谈笑间杀人,极少露出这样的阴毒狠戾之色,晏小曼方才的那一剑是真的惹怒她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仙子也好,妖女也罢,都不例外,这世上大概没有哪个女子能容忍有人在自己脸上划上一剑。

她动了真火,晏小曼又何尝不是?冷哼道:“小贱人,今天我非划花你的脸”,

丝带与毒丝猛一收缩,两道身影一闪之间便交织在一起,剑来掌往,各自攻向对方要害,凌厉异常。

“小曼,还不快走?”,

后方的冰泓眉头一凝,方才是打了庄姜一个出其不意才勉强将她暂时压制住,北无狐刀的疾电般的凌厉在这百招中已然用尽了,这时的庄姜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晏小曼虽然盛怒,但也知道这里耽搁不得;五指一勒根根丝带发出裂帛般的声响将冯妖妖震开,紫色的丝带裂开在空中,片片飞舞如展翅的蝴蝶;她身形一动掠到陆鸿身边扶住她,却看见他紧紧地将伽罗搂在怀里,心里顿觉愤怒又气苦,重重甩开他的手臂转身便走。

“小曼...是我对不起你”,

陆鸿这时哪敢与她置气?慌忙搂着伽罗踉跄跑上前抓住她的袖子,道:“但你总不会忍心看着我死在这里吧”,

晏小曼冷哼一声,没有回头,不情不愿地抓住他的手,身形疾动间绕过庄姜和冰泓飞出山谷。

高清车载云台
探伤仪
塑钢草坪护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