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爱情丛林里的无公害植物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6

勤人养鱼,懒人养花。像我这样的极品懒人,就只好养绿萝。

绿萝就是那种常见于办公室桌面、银行柜台、咖啡厅窗边的常绿阔叶盆栽,在净化空气的同时还可兼具烟灰缸的功能。最大的特点就是好养,不用伺候,甚至只需一个酸奶盒或者蜂蜜罐,装上水插上就能活。半个月不浇水也不怕,照样心平气和地奉献一片翠绿。

有些人在爱情中的态度,就像丛林中的一株绿萝。我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叫做“无公害恋人”。

比如我的大学女同学A,6年里守着一个明确表示“不会跟你结婚”的男人,住在房产证上没有自己名字的屋内,至今已经陪着人家升了一次职,外加换了两个女朋友。再比如我的小学男同学B,中专毕业刚分配了工作,因为一直暗恋的女孩要到北京上大学,就从老爸那里骗来钞票赴京自考。目前那女孩已经结婚生子,而他还在中关村卖电脑,偶尔还会接到女孩的电话,听她说说生活中的烦心事,就像10年前一样。和那种有事没事就拿着付出当要挟的怨妇怨夫不同,“无公害恋人”不会死皮赖脸地跟对方计较什么“我为你怎么怎么,你却那啥那啥”。他们从来都是谦卑的、隐忍的,给不给阳光都使劲儿保持灿烂,默默地等待机会奉献。假如命运的导演赏给他们一个表白的机会,十有八九他们还是会忐忑不安地问一句:“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影视作品里对这种“无公害恋人”的处理,有着明显的性别歧视。如果是男的,编剧一般都会给他一个“新郎不是我”的温馨结局,而他本人也通常会突然醒悟,微笑着送出最后的祝福。浪漫版的有杉菜同学的花泽类,现实版的有祝无双的李大嘴。而如果是女人呢?故事的结局就常常是标准的王子爱傻妞,似乎做女人的要想得到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垂青,武功秘籍中最上乘的一招就是“继续忍耐”。

于是,千百年来,“无公害恋人”们(尤其是女的)顽强坚守着我们挑选理想钟点工的标准要求—无私奉献,只管耕耘,不问收获。而等待他们的结局,也就常常和钟点工一样—收拾好东西就请离开吧!

没有必要去抨击那些不善待“无公害恋人”的人们,他们对爱情绿萝的态度和反应,其实纯属自然。就像我常常会连续28天忘记给我的绿萝浇水一样,这些“负心人”对爱情绿萝的冷漠和忽视,甚至比较自私的利用,常常是这些善良的灰姑娘(或者灰小伙)教唆出来的结果。至少,也是一场两个人的共谋。

因为,爱情绿萝们最狠的一招就是—亲爱的,我对你没有需要。

换句话说,他们釜底抽薪般剥夺了每一个凡夫俗子在这红尘间最本质、最深层的心理需要—“被需要”的需要。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身陷一个自己什么都“不被需要”的关系中,当事人内心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自己没有价值(不管你告诉对方他多有价值),然后就是不安全。不如让我们放下成见,一起听听“负心人”的辩护词吧!“既然你什么都不需要我为你做,什么都不用我负担,那么你什么时候都可以选择离开我。我害怕,所以还是先离开吧!”说白了,谁也不享受在爱人面前如同一尊佛像一般被供奉。

所以,“无公害恋人”最大的失败之处,就在于他们总是让对方太舒服。让人家太舒服,如同五星级酒店的标准客服一样,就说明你没把人家当自己人,不过是利用人家玩了一场带有自虐色彩的意淫游戏。爱情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相互施虐和受虐,你不能光一个人玩痛快了。想想王洛宾前辈对那姑娘的情歌是怎么唱的?可不仅仅是“抛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还要“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怀化专科牛皮癣医院那个治疗好清远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有那家如何判断白癜风的初期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