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娇娘驯马

2019-05-19 12:15: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卢沟桥事变后,天津不久后就被日本人侵占了,而天津城的西郊跑马场也成为了日本骑师耀武扬威的乐园。

西郊跑马场时常举行盛大的跑马大赛,跑马大赛可以吸引各色人等来赌马,日本人就可以从赌马里抽税发“国难财”。这次,一场热闹的万国马赛又开始了,天津城里无论乡绅贵妇还是工人杂役都纷纷来观看这场跑马大赛,很多人都拥挤在跑马场的下注点买马,气氛热烈。原来今天是天津城赫赫有名的中国老骑师纪大宝与一群日本骑师较量大赛,很多中国人都纷纷下注纪大宝能赢,自从日本人占领天津后,就利用马场把中国骑师排挤出去,纪大宝义愤填膺,决定参加这次跑马大赛,重振中华马术雄风。

随着一声哨响,跑马大赛开始了,纪大宝骑的枣红大马一马当先,风驰电掣地跑在一群日本人前面。这纪大宝的马名叫神骏,纪大宝赛马只用特制软鞭子抽打马匹,而这日本骑师则用铁刺马鞭死命抽打。那神骏颇通灵性,比赛时只凭纪大宝拉扯缰绳就可懂得冲刺加速,这不跑马比赛刚开始,神骏载着纪大宝领先,日本骑师川口木村跟在后面,拼命追赶。全场中国人都在纷纷为纪大宝加油,这边日本人和前来观战的日本司令官中田一夫则是对日本骑师恨铁不成钢,纷纷怪叫。

眼看快到终点了,纪大宝扬起长鞭,神骏顿时明白,长嘶一声,奋力冲刺,一下就甩开了川口木村,朝那终点飞奔而去。就在这时,纪大宝突然身形一晃,从神骏背上掉了下来,摔到了跑道上,全场观众纷纷惊呼起来,川口木村也不刹住马,而是骑马直接从纪大宝身上踏了过去,后来的马匹也将纪大宝踩踏在了马蹄下。看台上纪大宝的儿子纪海涛一见,奋不顾身跳上了跑道,将父亲拖到一旁,可是那纪大宝已经奄奄一息,对纪海涛道:“日本人……放毒针……”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纪海涛大哭不已,跑道上的神骏也跑到了纪大宝的尸体旁,长嘶一声,倒在了地上,马嘴里流出鲜血。

待到马赛结果公告时,中田一夫宣布川口木村赢得“头马”,这时台上买了纪大宝获胜的人都纷纷大骂日本人,可是川口木村还是得意洋洋地上去领奖。纪海涛却已经悄悄将纪大宝及神骏的尸体回家了,在马尸上检查出了一枚毒针,非常隐蔽,原来是这神骏中毒针后毒性大发,将纪大宝摔下马,日本人借机踩踏纪大宝。纪海涛也是一名骑师,为了报仇雪恨,他决定骑马出赛,打败川口木村,纪海涛的娘子柳画已有身孕,她担心丈夫再出意外一再劝阻,可是纪海涛却执意出战,为了在跑马中一马当先,柳画一边让那纪海涛拼命减肥,一边寻觅到一匹个头高、脊背弓、眼有神的蒙古马,用作比赛。

为了让日本人不能继续在比赛中耀武扬威,纪海涛参加了西郊跑马场的跑马大赛,很多人都不看好他,反而下注给了日本人,纪海涛又怒又气,跨上了蒙古马,他要给那川口木村一个下马威。

跑马大赛这日,纪海涛跨上马,接过仆人递过来的马鞭,吆喝一声,等到号令枪一响,夹住马腿,一鞭抽了下去,率先冲了出去。可是没想到那川口木村的黑马却生猛异常,冲在了蒙古马前,纪海涛平日跑马速度极快,可是今日不管他如何抽打那蒙古马,蒙古马都不敢追赶到那黑马前面,而是乖乖地跟在黑马后面。

这川口木村也不着急,开始放慢速度,渐渐落到了倒数第二位,纪海涛的马却怎么也不敢超越黑马,他都用手里的鞭子将那蒙古马的屁股抽得皮开肉绽了,可是蒙古马就是不敢超越黑马一步。等到跑马一结束,另外一个日本骑师跑到了“头马”,纪海涛跑到最后一名。这时,看台上的中国观众都开始纷纷大骂纪海涛是个“卖国贼”、“不孝子”,说他故意让给了日本人,丢尽了中华民族的脸。

纪海涛垂头丧气地下了马场,牵着那蒙古马走到了场边的马厩,柳画忧心忡忡地告诉他:“相公,皆因日本人使诈,我在台下听闻有老骑师看出了日本人的诡计,那川口木村使了赛马中的古法阴招,在黑马的马臀上早已涂上了从野外铺获而来的东北虎的老虎尿,你这蒙古马野性很足,闻得那老虎尿则顿时不敢再追赶……”可是柳画话音刚落,那蒙古马“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而亡。纪海涛为了拼命鞭打马匹前进,手中的马鞭已经沾满了马血,而自己的双手也被磨破的尽是鲜血。这时柳画这才发现,马鞭上早已被人浸泡了砒霜,在鞭打马的时候,蒙古马就已经慢慢中毒了,而纪海涛也顿时眼前一黑,倒毙于地。

这次赛马,皆因为中田一夫偷看到纪海涛的那匹蒙古马,脸色大变,他知道这马是匹良驹,于是下令让人买通纪海涛的仆人,换上了砒霜毒汁浸泡过的马鞭。纪海涛被毒马鞭磨破手掌中毒身亡后,众多老百姓都把他当作与日本人勾结在一起骗中国人的汉奸,纷纷对他唾骂,于是整个天津跑马场从此再也没有华人骑师,全成了日本人、英国人、美国人骑马赛马的天下。

冬去春来,天津大街上时有日本骑师得意洋洋街头纵马踩死中国平民的新闻,大家均是气愤填膺,可是却毫无办法。这日,川口木村正在街头耀武扬威地骑着高头大马,突然一个随从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递了张报纸给他:“大人,不好,纪家再次向你挑战赛马!”川口木村不屑一顾:“纪海涛手下败将已经身亡,他家有何人再战?”随从摇了摇头:“是纪海涛的娘子,向你下战书!”川口木村顿时目瞪口呆,一个女流之辈敢向他挑战,他接过报纸,上面写道:我中华之邦,骏马神骑,源远流长,纪家柳氏,特向日本骑师挑战,若柳氏落败,纪家家产尽数赔付,若日人不敌,日人骑师不得在于街头骑马!川口木村早就听闻这柳画刚产下一女儿,并非强敌,哈哈大笑起来,朝随从道:“速去回复,我应接此战!”

原来这柳画生产后身体逐渐康复,本是骑术世家的她,也善于骑术,夫仇未报,见到日本骑师日渐猖狂,于是向那川口木村下了战书。中田一夫见到川口木村接受了挑战,于是秘密派人密切关注柳画,可是探子回报:这柳画选中了一匹才生产不久的母马,每日只是溜达训练,大部分时间在那休息。川口木村一听,放下心来,在那探子报告柳画驯马时的口令后,他顿时心有一计……

柳氏挑战日本骑师的马赛选在了金秋九月举行,这日风轻云淡,柳画一身骑服,英姿飒爽,她选中的是一匹大宛紫骍马,油黑一身,胸有白毛,这可是柳家从新疆觅得,千方百计运送到天津,虽然这匹马也是刚生产不久,可实在也是匹良驹。其他日本骑师都对柳画这个女流不屑一顾,川口木村是一匹西洋黄马,脚力强劲,吐着粗气,他倒没有掉以轻心。栅栏一抬起,跑马场观众开始欢呼,十几匹赛马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有几个日本骑师的马屁后面涂了老虎尿,可是柳画早有预备,驯马之时便已寻来老虎尿,让大宛紫骍马习惯了老虎尿味,不会再恐惧退让。

大宛紫骍马带着柳画拼命追赶,虽然落在第三位,可是与那川口木村并头齐进,川口木村望了一眼柳画,顿时对大宛紫骍马大叫:“呼呵!呼呵!呼呵!”原来他打听到柳画平日驯马时会以“呼呵”的口令来命令大宛紫骍马停步,这些骑师的口令平日都是保密不外传的,中田一夫打听到的。

可是川口木村喊完口令以后,顿时懊恼非常,因为那大宛紫骍马听到口令后反而跑的更快了。柳画继续加鞭,原来为了保密,她还找了一匹马,染色染的与那大宛紫骍马一模一样,故意在园地里训练那匹马的时使用假口令,迷惑了川口木村的探子,其实“呼呵”是让大宛紫骍马快马加鞭的口令,柳画嗓门不大,正好川口木村的大声呼喊帮了她的忙。

两人一前一后追赶,很快就超越了其他马匹,只剩最后一圈的时候,柳画在前,川口木村紧跟其后。可是片刻过后,那大宛紫骍马突然低啸一声,开始加速,一下就把川口木村甩开了,原来这个时候柳画已经让仆人牵了一匹小马走到了终点旁边的马栅旁,正是这大宛紫骍马生下来的幼马。大宛紫骍马见到幼马,自然提速,柳画早已经命令仆人将那幼马牵到中田一夫所坐的主席台下。川口木村眼看柳画要到达终点了,越来越恼怒,将握缰绳的左手举了起来,终点附近的日本军人见了,顿时心领神会,掏出毒箭,躲在马栅后,对着柳画将毒箭射出……

说时迟那时快,那幼马已经牵到了主席台下,柳画娇喝一声,调转马头,不是朝终点冲刺,而是朝那主席台的方向跑去,躲过了日本兵发出的毒箭。柳画突然放开马缰,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快马驰骋到了主席台前,对着台上的中田一夫“啪、啪”两枪。中田一夫猝不及防,当场击毙于台上,柳画又是回头一枪,将那正要逃走的川口木村击落马下。而看守马场的日本兵还没有觉醒过来,柳画已经纵马高高跳过了栅栏,马蹄扬起了一串灰尘,埋伏在马场的几个仆人早已掏出枪,击毙了看守马群的日本兵,纷纷骑上马,带着马匹浩浩荡荡直朝天津城外绝尘而去……

原来这柳画早已秘密成为了共产党员,在纪海涛身亡日本骑师猖獗时,她打听到这日本人是在利用这西郊赛马场作为培训军马的基地,于是在与党组织商量后,决定对这川口木村下战书,练习骑射之术,趁机不备杀死仇人,然后抢夺这些军马充送给后方抗日军队,经此一役,日军损失了几十匹精良战马,司令官也被枪毙,士气大落,而天津城内也有文人对柳画的事迹赋诗赞叹:柳氏娇娘义气雄,大宛紫骍扬国威;津城骑射挫倭贼,立我中华神骑魂……

银屑病病轻的患者其实不建议治疗平凉去那里做牛皮癣检测好岳阳牛皮癣医院治疗的价格贵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