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朱门金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18

怀中人安然的咽下最后一口气,身后二皇子已经没了气息,皇上胸口上中箭,性命垂危。﹣杂∩志∩虫﹣萧琇莹眼睛里留下最后一滴眼泪,几乎呢喃道,“秋收冬藏,炎炎夏日不再,知了化蝉远去!”口中一甜,一口血呕了出来,人缓缓倒在下。一觉醒来,柳妈妈泪眼滂沱的守在床前。见她醒了过来,连忙煎熬太医进殿内把脉,一把胡子的太医片刻后对柳妈妈点点头,“郡主无恙,只是需得安心静养为宜,郡主吐出了那口血,乃是本源,若不好还修养,只怕与寿数无异!”柳妈妈颔首,叫了人将他送走。“我睡了多久了?”萧琇莹看了一眼周围,雕梁画栋,飞禽走兽盘桓柱上,这里是内廷。柳妈妈端了一碗参汤一勺一勺喂着她喝下后才道,“郡主,您躺了一天一夜了!”一天了!“皇叔如何了?”萧琇莹推开了参汤,问道送走了太医的韵诗。柳妈妈一愣,眼神复杂的看了萧琇莹好一会儿。而韵诗则道,“皇上受伤那处在心口上方寸余,原本是无恙的。可是皇上身子早就油尽灯枯,只靠着药续命,且今日大悲大怒,伤及身子,如今在养心殿中修养!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相继去世,二皇子被贬为庶人,其妻室家眷发配边疆。大皇子封为秦王,三皇子被封为鲁王。只是可惜三皇妃并几位皇子皇女,不知是和缘故,死在了乱军之中。叛军残杀后廷,淑妃身死,皇后受伤,七皇子受到惊吓,高烧不退。还有安郡王为救五皇子,伤了胳膊;王爷伤到了腿上,如今在府中修养。”萧琇莹沉默的点点头,并未再多话,转而躺下爱,合眼养神。又一日,来福公公推开了殿门走了进来,“郡主,皇上传您到养心殿一趟!”萧琇莹点点头,换了一身蜜合色的宫装,稍作装点,就去了养心殿中。而此刻,内殿的榻前跪了二人,竟是五皇子和六皇子。萧琇莹脚步一顿,皇上也瞥见了她,对着二人挥挥手,二人退了出去。“你来!”萧琇莹依言上前跪在榻前,“皇叔传阿莹何事?”“四公主被赐自尽,沈驸马贬为庶人,回归沈家。桂嬷嬷不止抚养了你,她对朕也有恩情!何况桂嬷嬷是因为南楚而死,朕追赠她为四品淑人,陪葬后陵。”皇上面色发白,说了这会儿话,已经足够疲累了。萧琇莹点点头,“有皇叔做主,儿臣并无不服!”又想了想,默然的将手上的那枚绞丝镶碧玺主子的金手镯去了下来,在那颗硕大的碧玺上摁下,手镯顿时断开,露出中空的芯子。“这是诏书,儿臣将它存放在手镯中,随身携带。”萧琇莹将诏书交到皇上手中。再次见到这份立储诏书,皇上十分的意外。若说再次补上一份,自是可以,但是这份更加名声延顺,上面有太后的私印还有好几位已故重臣的署名。皇上将诏书交给来福妥善保管,低头看着跪在榻前的萧琇莹,心中一疼。昔年梅妃在的时候,曾许愿,儿女平安喜乐,如今萧琇莹这模样,明显是伤情了。“宋知卿已经送出宫去了,朕已经恩赏宋家。”萧琇莹叩头道,“儿臣代宋家叩谢皇叔。”皇上默了默,才接着说道,“太后给你的懿旨,用不用都随你。朕早就油尽灯枯,不知还能照拂你多少时日。虽然你是郡主之尊,但新朝未稳,和离的事情你可再想一想!”萧琇莹温顺的点点头。当天下午,萧琇莹就回了长乐府。好一段时日里,萧琇莹都枯坐在装了比目鱼的水缸前,不言不语,甚少吃食。又一日,参加了安郡王丧礼的老王妃从王府来,见她消瘦的模样,心疼不已,直喊冤孽!没了次孙,她已经是十分难受了,萧琇莹又是这番模样。但是如何也忍不下心肠劝慰她,只将当日宋知卿送做贺礼的那尊珊瑚送到她面前。第二日皇上驾崩,五皇子灵前执遗照登基,改年号开平。正妃李氏为后,侧妃张氏为慧妃,侧妃冉氏追赠为庄妃,庶妃刘氏为荣华等。“多少日子了?”出了月子的二公主站在正屋里看着坐在硕大的水缸边上的萧琇莹问道。郑嬷嬷苦声道,“从宫里出来就这样了,一日里能吃一碗粥,就不错了,也不言语。千萍又不在了,只柳妈妈的话还能听几句!”二公主不语,转头看向张廉,“你打算怎么办?”“已经请了太医备着了!”张廉沉声道,“当日他是为了救她而死,又死在她眼前,能撑着出宫就不错了!”说话间,就见萧琇莹突然起身,直接伸进缸中。众察觉有异,急急赶了过去,却发现,萧琇莹手中捧着一个东西,晃晃悠悠的支起身子,却一个不稳,跌进硕大的水缸中。张廉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水中人捞起,发现她似户还是清醒的,只是面色发白,头上硕大一二伤口,缸中隐隐有红色流动,应当是撞伤头了。连忙叫太医问诊,太医开了药方子,但萧琇莹一直沉睡不醒。第五日上头,张廉下朝进了内室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心里微微一沉,如今皇上急着稳固皇权,人心涌动,只有在这里尚能安稳几分。“恩!”床上的人痛苦的捂着头醒了过来,“好疼啊!”张廉一愣,惊喜道,“你醒了?”哪知,床上的人惊呼一声,狐疑的问道,“怀瑾,你下朝了?”张廉石化,目光定定的看着萧琇莹许久不言语。“郡主并无大碍,仪宾不用担心。只是这记不住事情,可能是撞伤了头,血瘀的缘故;也可能是刺激的缘故,并不用服药,只需慢慢调养就是!”太医收拾着药箱子曼声道。萧琇莹默默的将手收了回来,她有些委屈,不过是在树上摘梅花,摔了一跤后,怎么就连住处都挪了窝?“柳妈妈说,是我自己搬出来的?”萧琇莹怀疑的看着张廉问道,“为什么我不记得了?莫不是母亲嫌弃我了,柳妈妈为保我颜面才故意这样说的,对了,谷冬和千萍呢?”张廉脸色十分复杂的看着她,最终敛去所有的神色化作一抹浅笑,有了几分名士之质,“都是些事,不记得未必不是坏事。你不记得的事情,我慢慢告诉给你知道,太后过世,皇上驾崩,谷冬和千萍在宫乱之中为了保护你被乱军杀了,你的头撞到了石头上,所有不记得了!”岂料,萧琇莹一脸雪白,片刻后长乐府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次日,京城中就流传着一种说法,锦绣郡主自宫变之后就病了,原因是撞伤了头,好些事情都记不住了。二公主和林驸马抱着孩子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林驸马还好,二公主看着驸马怀里的孩子默了默,“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只要她记得自己姓什么就成!”半年后,萧琇莹带着采波从王府会来,一进门就问,“三爷回来了么?”下人点头,萧琇莹就急匆匆的赶回上房,见自家夫君正在堂上用茶,不由道,“怀瑾,二皇姐邀我去庄子上,定在后日,禹将也会去呢,如今正是夏天,京城里热得慌,清净山的清净寺十分凉爽,那里的了悟大师与我甚好,前几日来信说已经准备好些茶,等我们去呢!”张廉闻声,并不急着回话,反倒是接过下人的绢帕为她擦去脸上的尘土后才道,“今日宫里传出喜讯,刘荣华有孕,我已经叫人准备了贺礼送进宫去!”“喔,刘荣华,我记得六安候刘家的旁支庶女!”萧琇莹道,“很是有几分小家子气!”挨着张廉坐下后,慢慢的说着宫里的事情。晚膳后,夫妻二人在院子里散布,听着蝉鸣声,萧琇莹顿住了脚步。“怎么了?”张廉察觉身边没人,转头就看见了萧琇莹痴痴的样子,于是折身返,到了萧琇莹的身边温声道,“可是头疼?”萧琇莹歪歪的靠在张廉的身上,“总觉得心里缺了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怀瑾,你说我这是怎么了?还有,还有,这两日,我吃什么也不香,看什么都不顺眼,在二皇姐那处午睡后,还老头晕。”张廉扶着萧琇莹到凉亭坐下,替她揉着脑袋,这半年来,她偶尔会头疼,但是太医看过又没有查出什么来,于是只能这样慢慢养着。但是今日听着蝉鸣声越发欢快,他心里越发心虚,“阿莹,若是有朝一日,你发现你喜欢的人不是我,而是旁人,你会如何?”“为何不喜欢你,我瞧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啊。就是有比你长得好看的,我也不会同你和离的,和别人好的!”萧琇莹笑眯眯的笑道,“你放心,我这两日很少去红楼了,我会学着做个贤妻的!”张廉听着她好似哄孩子一样的话,也笑开了,以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道,“不要你做贤妻,只要咱们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就很。如今咱们分府而住,半月才回家请安一次,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玩!”欢喜的萧琇莹搂着张廉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羞得后面伺候的几个丫头婆子一连通红。然而次日,萧琇莹还是没能出门,因为郑嬷嬷把脉,萧琇莹怀孕了月余,正是不安稳的时候。众人十分欢喜,张廉更加不许萧琇莹出门了,气得她不理张廉。新调到萧琇莹身边的翠喜是和伶俐的小丫头,见主子不高兴,于是同她说着俏皮的话,正说道,蝉蛹能够做药,“小时候家里穷,哥姐就带着奴婢往林子里钻,整个夏天,那里知了知了的叫的欢,那里的蝉最多!”“知了?”萧琇莹喃喃道,脑中似乎有什么飞快的划过,但是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手捂着心,感觉那里空了,“我好想忘记了什么?”张廉进屋子,正好听到了这句话,心里一跳,叫了小丫头离开,定定的看了萧琇莹许久后才坐在了塌边正色道,“你忘记的,我知道。但是你想听么?”萧琇莹点头,但见张廉脸色更加不好看,连忙解释道,“不好么?若是不好,那我就不知道了。”张廉脸色这才好了一点,他将萧琇莹拥进怀中,“阿莹,咱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以后会有更多的孩子,从前的事情,不用再想了!”“那是不是你和四公主的事情,也不用追究了?”萧琇莹眯着眼睛看着张廉沉声道,“想都别想!”张廉一阵头疼,这些事情,是谁告诉她的!------题外话------阿莹的遗忘在于不能承受知了的离开。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意外就不存在,或许有时候,在必要的时刻,她又会记起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保定治疗癫痫医院
济宁白癜风专科
双鸭山癫痫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