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篡天 正文 第一卷 妖孽还活着_第六十四章 阴险的皇甫一鸣

2018-11-09 18:46: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篡天 正文 第一卷 妖孽还活着_第六十四章 阴险的皇甫一鸣

而此时,皇甫卓也知道了夏侯宇龙前来的消息,洗漱一番之后,立即跑到客厅去见自己爹爹和夏侯宇龙,想找夏侯宇龙一起玩。

“呵呵,皇甫兄啊,前一阵子宇龙他师父给了一块灵玉给他,说这东西可以吸收怨气等等邪异气息。

小弟当时就想到了令兄的长离剑上的怨气,就忍不住立即前来试验一番。

想来这长离剑对令兄重要无比,小弟此番前来也是想助令兄一臂之力。

这也能更加加强我们两家的关系。”

夏侯韬眼前一亮,却是缓缓说道。

皇甫一鸣顿时一惊,狐疑的看着夏侯韬,随即说道:“哦?!令弟啊,想来这玉如此重要,莫非有所隐情?!”

夏侯韬一听,顿时给了皇甫一鸣一个”就知道瞒不过你“的眼神,看得皇甫一鸣大是满意。

“哦呵呵,不瞒令兄,这块玉有是他师父给的东西,的确重要无比。

只是前一阵子,这孩子不巧偷听得知长离剑的事情,非要过来试试自己师父说的是否属实。

我和大哥拗不过这孩子,他硬是要过来试试这块灵玉,证明自己师父说的话语。

哎,为此,宇龙在家里茶不思饭不想,又有他师父这一层。

我们最后无可奈何,这才带他一起过来叨扰令兄。

一路上宇龙这孩子不断催促,故才赶路前来。

我也唯恐唯恐宇龙胡来,胡乱用这东西。

令兄也知道,宇龙他才是个孩子,呵呵。”

夏侯韬顿时抚须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那块玉真的有如此神效?!”

皇甫一鸣那是越看夏侯宇龙越喜欢了,这睡觉还有人递枕头,这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的好事啊。

不过皇甫一鸣也深深怀疑这事情的真假,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不过,仔细看了一下夏侯宇龙之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皇甫一鸣也没有再深想了,心中暗道一个孩子还能作什么假不成?!

一时间,皇甫一鸣也认为没有什么问题。

同时皇甫一鸣也是惊叹夏侯宇龙的好运,暗自叹息,自己儿子为何没有这般好的运气。

能认神仙做师傅,还得到这么好的东西。

他却是更关心长离剑,而夏侯韬正要说话,皇甫卓却是来了。

此时,皇甫卓却是到了客厅向自己父亲请安。

“父亲,孩儿给您请安了,见过世叔!”

皇甫卓一来到客厅,早就在客厅外通过弟子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人,同时警告那弟子不用通报的他,顿时向自己父亲和夏侯韬行礼道。

夏侯韬对他一脸微笑,缓缓点头道:“呵呵,皇甫世侄,你又长高啦,而且气质更甚,呵呵,想来,世侄你早已经长大啦。”

而皇甫卓对自己儿子的这番得体的言行和夏侯韬的夸赞也弄得欣喜不已,对自己儿子赞许的点了点头。

皇甫一鸣又想到长离剑的怨气有着落了,心中也是有些激动,仿佛这几日的不顺和烦恼都散去了一般。

夏侯宇龙看到此时的皇甫卓,顿时与自己的记忆对上号,好奇的看着皇甫卓。

这皇甫卓也是不凡,虽然只有十三岁的年龄,但古代的孩子一般都发育的很早。

皇甫卓此时却有接近一米六的身高,脸上已经初显小帅哥的锋芒了,已是有点剑眉朗目的味道了。

而且脸颊左部留着飘逸的刘海,虽然不长,堪堪到额头部位,但看上去却是有点飘逸。

配合着高挺的鼻梁和薄厚适中的嘴唇,显得精致又英俊。

嗯,好俊气的小朋友,夏侯宇龙心中这么想着。

而皇甫卓看到此时神异的夏侯宇龙顿时震惊道:“咦?!宇龙,你……你怎么变得这般高了,还长得这么帅气,哇塞!”

见到夏侯宇龙的皇甫卓,那小孩子心性顿时显露无疑。

“呵呵,卓兄,多谢夸奖啦!”

夏侯宇龙顿时得体抱拳道,还不断向他使眼色,他可是知道皇甫一鸣的脾气的,暗叹皇甫卓要倒霉了。

同时夏侯宇龙也是对他的禀性和天赋赞叹不已,心中又想到即将要抢夏初临走,对他也有点歉疚,不过随即却是释怀。

皇甫卓,这一辈子都是被自己的父亲压着,就是喜欢夏初临,他也没有违逆自己的父亲。

说白了,他就是缺乏那种叛逆的血性,没有勇气,懦弱。

不然,仙剑中夏初临怎么会被皇甫一鸣拿出来祭剑的。

而皇甫卓不说夏侯宇龙还好,一说夏侯宇龙夸夏侯宇龙,就出事倒霉了。

皇甫一鸣见到现在的儿子这般小孩子心态和行径,将自己往日的教导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皇甫一鸣那是气不打一处出,全部发泄到自己儿子身上。

“卓儿!看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快回去反省练功去,哼!

你越来越放肆了,今日的功课完不成你晚上就罚跪祠堂吧!

哼,还不快去!”

皇甫卓顿时噤若寒蝉,身体一震,连忙对自己父亲抱拳答道:“是,父亲,孩儿知错了,孩儿这就去反省。”

说完,向夏侯韬和夏侯宇龙抱拳行礼,可怜巴巴的看了夏侯宇龙一眼,灰溜溜的跑了。

看到他这么不堪的皇甫一鸣顿时又是一声冷哼,随即脸色一变,换上了亲切笑容,对着夏侯韬说道:“呵呵,卓儿顽劣,让舍弟见笑了。

对了,舍弟说有这块灵玉,想来在宇龙世侄身上吧。

世侄啊,可否拿给世伯看看吗?”

夏侯宇龙却是没有动作,心中还对皇甫卓有这么一个爹而暗自感叹皇甫卓可怜和倒霉,望向皇甫卓的目光无比怜悯。

“哎,被封建摧残肉体心灵的可怜孩子啊。”

夏侯宇龙心中不无感慨到,却是被皇甫一鸣的话惊醒,他却是看向自己二叔,等着自己二叔发话。

夏侯韬却是轻轻摇头抚须笑道:“呵呵,令兄别急,这玉在宇儿身上。

而且令兄放心,小弟此次前来,定会将这块玉用在长离剑身上。

但眼下,还有些事情要说与令兄,让令兄得知。”

皇甫一鸣也不是不识得大体,得到夏侯韬肯定的答复,顿时也是知道自己太急了,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带点急促道:“哦?!不知是何事?!

你且说说,只要我皇甫一鸣办得到……”

他以为夏侯韬是有什么事情让自己做,顿时这样子说,却被夏侯韬摇头打断道:“令兄,不是这样子的,你且听我说罢。”

皇甫一鸣被打断,却是疑惑的望着夏侯韬,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是安静下来,静等下文。

见皇甫一鸣安定下来,夏侯韬缓缓说道:“嗯,当初他师父给他那块玉石,曾经说道‘用此玉者,需慎用之,得气而得人,若不然,则灾运加身’。

而且此玉,也只有宇龙知道如何使用,更只有宇龙能用,我们却是用不了。

但他师父的那番话玄妙无比,小弟我思来想去都不知到底为何?!

但是宇龙这孩子,偏说那是他师父唬他,这孩子也是一片好心。

他知道卓儿这个好朋友的家中正为此事发愁,就将这块叫做纳气玉的用法告诉了我。

我们拗不过他的执着,又不想辜负了这孩子的一片好心,这才带他前来。

可是想到他师父的那番话,我和大哥却是不能不重视。

更不知道那‘得人’到底是何意。

唯恐这孩子乱用此玉,将来遭致祸事。

故才,如此犹豫,还请令兄不要怪罪才是。”

皇甫一鸣听到“得气而得人”顿时瞳孔骤缩,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了惊骇欲绝的表情。

这话顿时令他陷入了疑神疑鬼的境地,他心中已是翻江倒海的想到:“这事情难道那人可以预测到,这……神仙?!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成?!

我还是前几日找到夏初临养剑的,而且这事隐秘无比,凭夏侯家的实力断然不会这么快知道。

可……要是他将这事传出去,那我皇甫家不是……”

皇甫一鸣想到夏初临还在躺在自己家里,自己请她来养剑,还打算牺牲她的这事情,只有自己一人知晓才对。

皇甫一鸣心里有鬼,却还是有极深的城府,也没有出言说漏什么,只是那表情,却是让夏侯韬和夏侯宇龙眼前一亮。

“难道……他知道什么?”

这事夏侯韬此时的心中所思。

“叉叉的,老甲鱼,你果然把初临她……

本少跟你没完,不玩残你皇甫一鸣老子还真就不叫宇龙了我……

你给本少等着……

哎,眼下还是带初临出苦海再说,不急着翻脸。

来日方长,等过些日子,本少再来好好和你玩玩……

嗯,二叔的急智还真是牛*,居然这么快就给我安了一个好身份好师傅,如此……就这么办!”

夏侯宇龙立马将神识开到最大,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躺在几间屋子后面的一间屋子里的女孩。

夏侯宇龙的神识仔细探查之下,发现她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