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枪魔道第二十六章内幕

2018-12-07 21:28: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枪魔道 第二十六章 内幕

“我説的前言收回是更前面的话。<-.你看,我之前不是和你説过么,让你仔细观看这场比武,学习一下那个徐蕾的战斗技巧之类的东西对吧?”左从戎解释性地问道。

“对,这又怎么了?”

“那句话算我没説,果然刚刚的那场比武不值得你学习,如果你也变成那个样子……,还是算了,你这样就挺好,以自己的步调慢慢向前迈进就好了。”左从戎像是想到了什么糟糕的画面,迅速地转移话题道。

“你……”明珠顿时被咽的连一句话都説不出来,脸涨得通红,气恼地指着左从戎。

“阿戎,这样惹女孩子生气可不行,赶紧道歉。再怎么着也不能太直接,虽然你説的是实话。”见明珠被气得不轻,紫苑起身向左从戎建议道。

“紫苑姐,怎么连你也这么説!”明珠有些郁闷地説道。本来还以为紫苑是来帮自己的,説实话也确实是来帮自己的,只是临末突然反水了而已……

“诶?原来你生气的是zhègè啊,不好意思,是我的错。”紫苑本来还以为明珠是在生气是因为左从戎埋汰她,没想到这姑娘居然在意的是这场比武,一不小心説错话的紫苑,yiwài地道歉道。

“怎么样,你也看到了,连紫苑姐也觉得没意思。”虽然紫苑道歉很及时,但是也无法补救什么,见有人和自己持有相同观diǎn,而且这和自己想法相同的人还是团队里威信最高的,左从戎哪有放过之理,顺着话茬就将了明珠一军。

“噼哩噼哩……砰。”

“阿戎?我刚才説了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住这么一句?”见左从戎还是很不开窍地激怒明珠,紫苑在将一道元素十分分散的雷电击在左从戎身前之后,笑眯眯地向左从戎提醒道。

“不好意思,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吧滚筒筛沙机
!紫苑姐,千万别冲动,帝都有禁令,不允许私斗……”左从戎见紫苑动了真格,立刻动作迅速地给明珠作了一揖,道了个歉,只是,如果没有之后向紫苑求饶的那段,也算得上是一个真诚地致歉仪式了。

“果然还是把他劈死算了!”明珠顿时有些气恼地説道。本来已经dǎsuàn原谅他了。没想到这货居然是碍于紫苑的威慑才这么做的,毫无诚意还biǎoxiàn得这么正式,是在都大家玩是不是?

“hēhē,算了明珠,阿戎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认真的话你在第二学院的学院生活可就全毁了。话説回来,阿戎,这场比武,你觉得哪里无聊?连紫苑姐也这么认为。説出来给大家听听六六闲约房卡
。如果有道理的话应该明珠也能理解不是。顺便,zhègè给你,是雅月给你的。”雅明起身劝説了明珠之后,向左从戎建议道。最后将一张折叠地四四方方的纸片交给了左从戎。

“阿戎很长差劲!”

“呃,怎么连雅月都开始讨厌我了。”左从戎展开纸之后,映入眼帘的除了那六个字以外,还有一副自己被五花大绑。被人们丢烂菜叶的卡通插画,虽然雅月的画工难以恭维,但是对于意义理解的拿捏却恰到好处。

“还是我来解释吧!”见左从戎被大家説成zhègè样子。紫苑有些不忍心地向大家説道。

“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让你们觉得很有意思、很精彩的地方,jiushi那会儿孙禄用‘雷霆射枪’轰击徐蕾‘坚城’的时候对吧?”紫苑仿佛看透了大家的心思,向大家问道。

“对呀,这不是明摆着么?”明珠理所当然地説道。

“hēhē,你这么説也对,只看热闹的话,确实整场战斗也只有那个时候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不过也是因为那个,我和阿戎才会和你们出现分歧。这也是没bànfǎ的事情,因为我们关注的方向不同,你们在意的是动作,我们在意的是技巧。”

“等等,就算你们在意技巧,应该也和那个对决没有什么冲突吧?”明珠打断道。

“你説的那个对决,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紫苑説道。

“可以避免?为什么?”明珠惊奇地説道。

“都説了让你仔细看着diǎn,你不听,最后的那个高阶位的重力阵图你也看到了吧,那是之前就已经布置好的。”左从戎回答道。

“之前?你是説……”

“对,jiushi你觉得魔法师只会东躲西藏、四处逃窜的时候,阵图阵眼jiushi在那个时候布置好的。难得那么有计划的作战方式,结果被你鄙视地一文不值,结果到最后反倒是我的不对了白炭黑
。”左从戎郁闷地解释道。

“骗人,你蒙谁呢,别以为我能力低就能蒙的了我,我好歹也是魔法师,那种大型阵图,就算她是强者,可那是用那么简单的方式就能完成的了的吗?”明珠不fuqi的反驳道。

“真是的,明明让紫苑姐解释的时候就没这多yiwèn,怎么到我这就老是要质疑,差别待遇真让人不爽!用那种简单方式当然不能完成了,那种方式只能对阵图之中不太重要的部分进行构筑,核心阵眼当然需要更精密的布置才行了。”左从戎解释道。

“怎么样,前后矛盾了吧,连谎都圆不了,怎么骗人?”明珠鄙夷地説道。大兴镇图的构筑,自然需要精密的阵图布置,而精密的阵图布置,最需要的也jiushi谨慎的构筑方式,没有充足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而时间,也真是徐蕾最欠缺的,作为武技者的孙禄,显然不会给徐蕾充足的时间去凝聚魔力shifàng魔法,也就造成了徐蕾没有时间去认真构筑精密阵图,这样一来,阵图也就无法构筑了。

“拜托,我的大小姐,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不过你在反驳我的时候能不能动动脑子,如果我刚刚是在説谎,那你倒是説説,最后徐蕾激活的那个阵图,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对于明珠这种近乎胡搅蛮缠的反驳方式,左从戎颇为wunài地反问道。

“诶?对啊,这么説来的话,阵图是什么时候zhunbèi好的。”被左从戎已提醒,明珠自己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有些难以理解的自问道。

“精密的阵眼构筑,自然是有时间完成的了。之前徐蕾有被孙禄打到过一次,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你是説刚开启武装之后?”明珠回想了一下,试问道。

“对,因为被攻击了一次,导致孙禄心神上出现了一丝放松,随后借着zhègè势头与孙禄进行了对话,顺利地将时间拖延下来。不止如此,在此之前,徐蕾被击倒的时候,徐蕾好像为了控制身体滑行,用左手支撑身体了对吧?那个动作只是障眼法,那个时候不止构筑了另一个小型阵图,还同时在两人之间布置了一个陷阱,很明显是看穿了孙禄的性格,设下的连环计策。”左从戎解释道。

“有这么复杂吗?我怎么没看出来?”见左从戎説的如此复杂,明珠有些yiwài的问道。

“可不止这么简单,那个阵图的精密阵眼有两个,在完成第一个精密阵眼之后,还利用孙禄性格的弱diǎn,继而完成第二个精密阵眼。本来到这里孙禄已经输掉了,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出现那种结果,真让人觉得不爽。”左从戎狠厌恶地説道。

“居然是zhègè原因,强者之间的战斗居然有这么多讲究。你是説最后那个用尽全力的攻防战,是徐蕾的失误?”明珠理解似的説道。

“对啊,所以我才不让你学习她的,战斗jiushi战斗,能确保shèngli的人才是强者。因为无聊的好胜心,因为无聊的自信心,以为自己的防御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破除,到最后导致结果完全偏离了自己设置的轨道,简直愚蠢到家了,魔法师和武技者之间的战斗,只要抓住机会就应该全力去击溃对方,哪里有向这样愚笨的方式,结果怎么样,居然用那种丢脸的方式赢得了shèngli,真难看。”左从戎毫不留情地在背后指责着徐蕾的失误。

“也不用説的这么过分吧,不是已经赢了么。”雅明见左从戎如此jidong地指责着,留着冷汗阻止道。

“你还真是没看出来,最后的结果最多也只能算得上是平手而已,shiji上是徐蕾输掉了。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之间已经完全是意志力与精神的搏斗了,你觉得武技者和魔法师之间,哪个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更强一diǎn?被迫将战局拉入道意志对决的时候,徐蕾就已经输了。”左从戎解释道。

“hēhē,也用不着这么jidong,至少如果没有那个失误部分的对决,观众们也不可能对这场战斗这么满意。再怎么説也是第一等级的比武,如果太闷的话,对观众也太残忍了。”紫苑劝慰道。

“算了,反正也和我没什么关系,虽然不满意,不过也见识了有意思的东西,也不算冤枉。没想到武技者的武装还能这样使用,看来以后还得研究一下战术了。”左从戎宽心似的説完之后,临末低声嘀咕道。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