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至尊神农第九百七十七章疑问重重的

2019-01-12 16:27: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至尊神农 第九百七十七章 疑问重重

他的双拳紧握,连续两拳击出,一股无上力道击发出来,直奔小金龙而去。

小金龙却是不闪不避,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两拳。它的鳞甲比钢铁还不知道坚硬多少倍,这两拳虽然刚猛,不过却无法伤害到它。

江玉衡两拳都没能伤到小金龙,顿时一愣。等到他再次想要出拳的时候,小金龙更不要为了一时的升官发财而明争暗斗!假如互不相让的尔虞我诈的话已经了。

江玉衡见江小白面带笑意,便心知不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股灼热的气息,江玉衡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掌,却被那股灼热的力量烧得痛叫了一声。

江玉衡倒在地上,小金龙瞬间便把他按在了地上,口中火气喷吐,露出了的獠牙,恶狠狠地盯着江玉衡。狼人阿坤和娇女美姬虽然就在一旁,却像个木头人一样,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江玉衡,现在我说的话你总算是可以相信了吧!”江小白冷笑道。

江玉衡吓得面色惨白,生死攸关之际,他哪还有方才的气定神闲。江玉衡费力地抬起头来,看着江小白,他的嘴巴张开了,想要求饶。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江小白便下令让小金龙放了他。

“江玉衡,今天就给你一点教训,赶紧把紫嫣和柳绿交出来,否则我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江小白厉声喝道。

江玉衡只得放人,否则小命就保不住了。

“阿坤,放人吧。”

狼人阿坤消失了一会儿,很快就带着紫嫣和柳绿来到了这里。阿坤放了她们,二女立即朝着江小白跑了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她们被吓得不轻。

“没事吧?”江小白柔声问道。

“没事。”二女都是摇了摇头。

江玉衡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似乎已经恢复了冷静,但是却阴沉着一张脸。

“我们走!”

江玉衡三人灰头土脸地离开了。

“没事了,我们回去吧。”江小白牵着二女的手,带着她们回去。

二女对小金龙十分畏惧,看到凶神恶煞般的小金龙,一个个两腿都直打哆嗦。

“不用害怕它,它很可爱的。来,小家伙,给你两个姐姐跳支舞。”

江小白一声令下,小金龙还真是围着她们跳起了舞蹈。它的动作很是笨拙,看上去很好笑,令二女忍俊不禁。

“,进来吧。”

江小白把小金龙收进了乾坤袋里,带着二女回到了百花门。回到百花门之后,他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江玉衡的今天所用的招数。

江小白的手中握着那个他爷爷江峰留下来的龙形铜饰,这龙形铜饰之中所蕴含的内容如今全都在他的脑海之中。今晚在树林里江玉衡所使的那一招应该就是龙形铜饰之中所记载的开山裂石拳当中的招数。

江玉衡怎么会龙形铜饰之中记载的神通?恰恰他也姓江,和自己一个姓,这让江小白不得不怀疑猜测什么。

他和江峰原本就不是南湾村人,南湾村也只有他这一户是姓江的,他们是从外地来到南湾村的。至于从什么地方来的,江小白并不知道,江峰至死也没有告诉江小白。

当天夜里,江小白回到了南湾村,来到了江峰的坟前,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个如今南湾村最大最豪华的坟墓。

至尊神农第九百七十七章疑问重重的

原本江峰的坟只是一个小土堆,在江小白发达了之后,他花钱给江峰的坟好好地修了修。

“爷爷,孙儿心里有好些问题解不开啊,能解开我心中问题的只有你了。”

看着江峰的墓碑,江小白的眼泪流了下来,每次来到这里,他总是会忍不住想起江峰之前受过的苦。在他的记忆之中,爷爷是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星光下,江小白孑然的身影矗立在那儿,只有一道影子陪伴着他。树头上栖息的老鸹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叫声,提醒着江小白现在很晚了,该回去了。

江小白在坟头站到天亮,天亮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秀才刚醒,江小白就来了。

“,你怎么那么早来了?”

看到江小白的头发和衣服上都是露水,秀才猜到了什么,赶紧给江小白倒了一杯热水。

“秀才,顾惜离开南湾村已经很久了,她的宿舍一直空着。那边的条件要比这里好,你收拾收拾,住到那边去吧,这是钥匙。”

秀才道:“,这里挺好的,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没啥的。”

“叫你去就去。”

江小白的语气严厉了几分。

“好,好,我这就收拾东西过去。”

秀才没什么行礼,一个箱子就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装进去了。他一大早就搬到了隔壁原本顾惜的宿舍去了。

江小白开始在他的家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他希望能从家里找到什么,从而得知自己的身世。小的时候,他曾问过江峰,问起自己的父母。

江峰告诉江小白他的父母都在一次车祸当中死去了,其余的就没有说什么。现在想来,这多半是骗他的。如果父母只是除了车祸身亡了,那么完全没有必要背井离乡来到南湾村啊。

江小白可以想象,江峰带着他来到南湾村,很有可能是为了躲避仇家的。他的父母绝对不是寻常人,从那龙形铜饰就可以推断出来,他的家族都不会是个寻常的家族。

江小白的脑袋里充满了疑惑,他想在家里找到答案,把家里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爷爷是打定主意不让我知道身世,那为什么还要给我留下龙形铜饰呢?”

如果没有龙形铜饰,江小白只会是个普普通通的庄稼汉子,绝对不会有今天的这般成就。如果江峰只想他的孙子江小白做一个普通人,那么就不会把龙形铜饰传给江小白。

江小白大概能猜到爷爷的心思,爷爷当初想必也是非常矛盾的,他是希望江小白能有所出息的,但又害怕什么,所以只是把龙形铜饰交给了江小白,却并没有教江小白开启龙形铜饰的方法。!

联想s90手机价格
手表店装修报价
天人玉米收割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