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錦上花全文瀏覽

2019-05-22 07:09: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鄭王口中那懷了孕的美姬,果然就是靜樂。蓄起了長發的靜樂,1洗先前的稚嫩單純,居然很有幾分嫵媚動人的氣質。穆嫣進屋去的時候,她正靠在床榻上撫著肚子,一臉孤寂又生無可戀的樣子。她聽到消息抬起頭來,先是看到了鄭王,目光里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第二眼,她就看到了穆嫣。她滿臉驚訝,剛想要叫起來,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又將頭低了下去。鄭王對靜樂倒還是溫順的,他問道,“肚子還疼嗎?”靜樂垂著頭,“有一點。”鄭王便指了指穆嫣,“叫了好幾位太醫都說孩子很好,說不上來你腹痛的原因,這不,我給你請了這位穆神醫過來瞧瞧。”穆嫣見靜樂沒有認她,便也沒有道破她們之間的關系。她心中想,妙慧應當也不知道靜樂和她彼此是認識的吧?畢竟,她第一次跟著祖母去清凈庵時,一開始妙慧是一直閉門不出的。妙慧手底下那么多的沙彌尼比丘尼,她也料不到靜樂居然就是當初接待穆嫣的那個。她這樣想著,便上前對靜樂說,“麻煩夫人伸出您的右手,我替您把把脈。”脈搏確實是好的。穆嫣看了眼渾身上下毫無生氣的靜樂,心中嘆口氣,“她不開心,所以才會覺得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其實她的身體根本就沒有生病,她的心里生病了才對。”但這話,是萬萬不能對鄭王說的。她只能說道,“夫人是頭一次懷孕,對這胎又太過看重,所以才會小心翼翼。我這里有一副安神養胎的湯藥,鄭王可以讓人煎了給夫人喝,應該會有所好轉的。”鄭王點點頭,“也好。”穆嫣的方子,自然是要驗過才能給靜樂喝的。說白了,其實今日他要穆嫣過來,也并不是專程為了給靜樂看病。他仍有自己的目的。鄭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穆神醫,正好本王也有點事情想跟你討教,不如我們出去說話如何?”穆嫣剛說好,卻看到靜樂偷偷地向她投來求助的眼神。她話到嘴邊,也還是改了口,“我看夫人的臉色好像有一點血氣外泄,醫者仁心,想再多嘴問夫人幾句,不知道是否是有些唐突?”鄭王大概是對靜樂肚子里這胎很抱了一些期望,便立刻答應了,“那就有勞了。”穆嫣問道,“夫人,您這幾日是不是褻褲上常有褐色的血漬?”靜樂張了張口想說沒有,但猛然醒悟過來,便點點頭說,“有一點。”穆嫣皺了皺眉,“那可是要小產的預兆,夫人,你再躺下,讓我重新把脈看看。”她轉身對著鄭王說,“王爺,請問我能否放下簾子?我想看一下夫人的肚子。”鄭王聽到小產兩個字心里就有點慌,哪里還會說不好?他立刻說道,“放!放!”簾子放了下來,靜樂忍不住抱住了穆嫣。穆嫣看鄭王還在外面,便對她噓了一下。靜樂便在她耳邊說,“你是來救我的嗎?”穆嫣心想,靜樂果然不是自愿成為鄭王的女人的。她悄聲問道,“你不是被老家的人接走了嗎?為何會來這里?還成了鄭王的姬妾?”靜樂冷笑,“是庵堂里這么對外說的嗎?”她咬了咬唇,若不是怕鄭王聽見,巴不得吼出來自己胸中的怒火與委屈,“有一日,鄭王來找妙慧,不知道怎么地,他竟然看上了我,當晚就找妙慧將我要了去。我一個孤身弱女子,想反抗也不能,便只能委曲求全,誰知道竟然懷了身孕。”鄭王子嗣一向艱難,膝下除了鄭王妃所生的長子外,沒有其他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