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生

辅法魔行第010章小战一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21

辅法魔行 第010章 小战一场

渔人长什么样的呢?

在罗小虎的印象中渔人就是山口山中那个样子,不过现在自己亲自看到这玩意之后,立刻打翻了原有的观念。

山口山里的渔人还是有点儿小可爱,这里的渔人完全和可爱不沾边,光看外表一点儿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反而可憎力MAX了,长蛋形的身体,两条长长的像是青蛙腿一样的长腿,脑袋几乎就是个球,两只奇大的眼睛还顶在脑门上,半个脑袋都是嘴巴,全身上下都似乎挂着一种粘液,在太阳之下闪着一种,诡异的反光,怎的一个丑字了得。

吱呱这么一叫,立刻露出了满嘴的小碎牙,好家伙,把罗小虎给丑恶心到了,满嘴锋利的小碎牙,牙根还是恶心的灰黑色,还好越往牙尖越白,不光白还闪着寒光。

注视着罗小虎这一拨人的那个渔人眼珠子转了转,叫了两声之后就向着罗小虎这拨人扑了过来,速度很快,但是还没有快到众人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罗小虎轻轻的往自己嘴里放了一根牙签,然后这么一扭,顿时飞跃在空中的这一只渔人脑袋立刻转了三百六十度,然后身后在空中顿时像是燃料耗尽的玩具小火箭似的,失去了向上的力道,直接被重力甩出了一道抛物线。

罗小虎的生命之链刚挂上去,莫威尔和德古两个老爷子的杀伤性生命之链也挂上了渔人的身体,等着这具小渔人的尸体落下来的时候,己经扭的像是麻花了。

“也不过如此嘛!”

罗小虎看着落在自己面前大约两米的渔人尸体,说了一句之后随手掰了个树枝,用树枝拨弄着眼前的渔人尸首,这么轻松的就杀死了一个渔人,让罗小虎觉得渔人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强大,认为渔人带来的危胁甚至没有哈桑的大。

莫威尔说道:“这只是放哨的渔人,它刚才己经放出消息了,估计很快就会有了其它的渔人过来了,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儿,这东西就像是狼,单个的并不可怕,但是聚起了一大群那就可怕了,而且相比于狼,这个东西更不怕死,成群的时候像攻击起来是疯子一样,没有渔人女王的命令,渔人战士是不会退缩的,而渔人女王往往也是一根筋,对于闯入自己领地的外人是不死不休的,这才是渔人的可怕之处!”

德古说道:“这才是外围的渔人群落,这里中心的渔人群落估计最小的也该有二十到三十万只渔人,二十到三十万渔人发疯似的攻击,这才是最要命的。你注意看它的牙齿,咬开船壳只需要一分钟不到,只要咬到了人,立刻就是碗大的伤口,就算是没有感染上病,三五分钟之后也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这么快?”罗小虎不由的张口问道。

德古说道:“它们的嘴里有一种防血凝的东西,咬出伤口之后,血液就不可能凝固,所以会血流不停”。

正的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吱吱呱呱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来的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瞬间这些渔人就奔到了罗小虎这拨人二十来米的地方,领头是一只身上发黄的渔人,比其它的绿色小渔人要稍微大上这么一点儿。看到了这拨人脚下自己同伴的尸体,这只渔人立刻怪叫了起来,然后带着绿色的小渔人向着罗小虎这拨人就冲了过来。

“都是我的!”

煤气包握着自己手中的方头锤跃了起来迎了上去,在空中的时候这个骚包的货己经顶上了全身的铠甲,闪亮的像个庙里渡了金的金刚像。

冲向了渔人的煤气包很快和渔人相遇了,轮起了手中的方头锤左挥右击就如同打棒球似的,每一个迎上了煤气包的小渔人,很快都变成了一道道的抛物线向着它们飞行轨迹相反的方向飞了回去。

罗小虎这拨人只是听到了嗖,啪,这些声音,眼睛看到的就是被煤气包打的四下纷飞的渔人,当然了被煤气包方头锤拍到了渔人,落到地上的时候己经是血肉模糊了,连骨头都被暴力的煤气包敲成了粉碎性骨折。

“好玩,好玩!”

煤气包一边敲着一边大声的开心叫着。

罗小虎在旁边张望着笑道:“这简直就是自动发球的棒球机啊”。

鲁吉这边也搓着手说道:“煤气包,让我玩一会儿?”,说完就摘下了背后的战斧跳到了煤气包的旁边,挥起斧头把一个渔人砍成了两截。

“不行,我才刚刚玩”煤气包顿时有点儿不乐意了。

鲁吉这边哪里听,还是不停的挥着斧头,而渔人一看似乎明白了这个兽人没有穿铠甲,更多的往鲁吉这里扑,扑向煤气包的渔人却是减少了一大半。

没有两分钟煤气包就有点儿怒了,一手挥着锤子一手快速的拎起了鲁吉然后抬手就把他甩了回来。

坐了个屁股蹲的鲁吉立刻很不开心的嚷嚷道:“干什么?”

“讲点儿先来后到好不好!”煤气包生气的说道:“是我先来的!”

鲁吉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这一次鲁吉没有再跳出去了,因为鲁吉感到了煤气包是真的生气了,对于煤气包这货的脾气鲁吉知道,也不想自己找麻烦,因为煤气包这家伙除了罗小虎怒起来能吃的住之外,对于别人的话根本不太听的进去,惹恼了更是没什么好下场,这么说吧,煤气包在鲁吉的眼中就是典型的中二病,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所以说被扔回来的鲁吉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的呆在了罗小虎这些人的身边的好,于是只是一边叹着气一边望着场中的煤气包挥着方头锤玩的开心到哈哈直笑。

死脑筋的渔人攻击了差不多五分钟,所有的渔人都叫扇形围在了煤气包约十米的地方,将近两百多个渔人队伍就这么全都报销了。

“没了!”煤气包向着渔人来的方向张望了一分多钟,这才有点儿恋恋不舍的收起了自己的铠甲和方头锤。

这边没了两字刚说完,就听到远处又传来了吱呱的声音,而这一次的声音更加的大,顿时就觉得似乎有这么一只军纪不怎么严明的大军向着这边移来似的。

五分多钟以后,乌泱泱的渔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这一次的渔人很多,一下子都数不过来,除了绿色和黄色渔人之外,还见到了红色、紫色的渔人,而在正中间还出现了一个五彩的渔人,这只渔人比所有的渔人都大了整整一半,身上布满了彩色的条纹,看起来就像是用了好些天没有洗的调色板,五彩斑斓的。

德古说道:“那就是渔人女王,应该是这个渔人群落的首领”

“哦!”罗小虎说着拿了几根牙签放到了手中,头也不转的对着鲁吉说道:“这下你们有的玩了,大家一起准备战斗吧”。

罗小虎这边摆开了架式,而渔人那边也没有什么招呼好打,两拨队伍根本就没有啰嗦,直接迎面就撞了上来。

煤气包、鲁吉和柯苏格三人充当近战部队,而罗小虎、德古和莫威尔三人和毛球则是担挡了远程火力的职责。

很快,这一族群的渔人就迎来的灭顶之灾,无论是遇到哪个对手这些渔人都是有来无回。

就像是德古、莫威尔两个老头说的,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一个渔人转头逃跑,甚至更多的时候无数的渔人愿意用自己的死给自己的同伴创造一个咬到对手的机会,这就有点儿可怕了。

这么说吧,如果不是煤气包这货过于暴力而且体力也爆表的话,毛球喷出的连片叉状闪电足够牛逼的话,估计光凭着鲁吉和柯苏格,后面的三位法师估计日子就要难过了。

整个战斗持续了大约二十五分钟,煤气包三人的面前渔人的尸体己经堆了快一米多高,无数渔人的尸首在三人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尸墙。

“呱呜!呱呜!”

突然一下,空气中传来了一阵悲鸣,声音非常的刺耳,罗小虎这些人听了不由的都有一种捂起耳朵的冲动。

随着这声悲鸣落下,整个渔人的功击队伍如同潮水一般退却了。

罗小虎明白这是那位渔人女王发出了声音,转头望着了站在场外的渔人女王,只见她的两只眼睛己经变得通红,而且一道红色的如同鲜血一样的,像是眼泪似的东西流了下来。

而现在围着渔人女王的渔人战士己经只剩下原来的二分之一都不到了,想想看十五分钟之下,尸体都能在煤气包这些人的身边堆成一个一米高的尸墙,这样的功击力度有多可怕!

望着满地的渔人尸体,罗小虎第一次觉得渔人不好对付,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真的挺让对手胆寒的。

彩色的渔人女王直愣愣的望着罗小虎这拨人,好久,好久!然后在又一声刺耳的悲鸣之后,突然转身带着所有的渔人向着沼泽中退却了。

“就这么完了?”罗小虎原本还想着怎么着渔人也准备拼死在这里了,谁知道就这么退了。

德古说道:“晚上准备大战吧,这些渔人不是退了,而是渔人女王向附近的渔人群落求救了,今天晚上会有一场恶战了,谁想的到声走一圈居然遇到了渔人女王”

莫威尔也点头说道:“是的,大家回去好好的准备吧”。

“能恶到什么程度?”罗小虎问道。

德古回道:“这很难说,多人渔人过来帮忙,决定于这位渔人女王的亲缘势力,如果她的母亲,姐妹的势力很大的话,那就很难说了”。

“如果是亲朋少呢?”煤气包正的爽头上,生怕今天晚上的渔人来的不够多。

“就算是少,估计也得十倍二十倍于这次的场面!渔人的族群之间一般来说生活在附近的都有血缘关系”莫威尔说道。

“那就这样吧,大家回去等着晚上的时候再****一架”罗小虎听了既然晚上还要搞一架,那就搞呗,自己这边快三百个法师,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就算是有危除,身上长着脚,撒开脚豆丫子跑就不成了?

说完这话,罗小虎看到了自己面前的渔人尸首,不由了好奇起来,又伸手拾起了树枝,挑起了渔人尸首,仔细的观查了起来。

“有什么好看的?”

煤气包看罗小虎看的入神,立刻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罗小虎看出了一点儿问题,于是对于煤气包说道:“把这东西给我带走,我有点儿小想法”。

“为什么你不拿?”

“这东西黏糊糊的,你力气大找个棍子挑着!”罗小虎对着煤气包说道。(未完待续。)

安溪县妇幼保健院
长春治银屑病中医院
长春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诊治白斑病医院
大庆治疗盆腔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