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鸿蒙战圣第211章

2018-11-15 18:52: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鸿蒙战圣 第211章

嘶嘶,

周宽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诧异不已的说道:“想不到你一个小娃娃,竟然还知道逐风剑,看來那王阳对你说的不少呀,”

“嗤嗤,”傲宇不屑冷笑,周宽和周道清來此之事,是王阳所说不错,可那逐风剑,却是玄天剑尊剑丸之中的知识,可以说大陆上的各大实力武技武道,都能认出个九成,

“老朽也不危难你,只要你将玄天剑尊传承,断魂池,九天玄玉池,双手奉上,老朽可放你离去,如何,”周宽捋了捋胡须笑道,

此言一出,顿时让傲宇愣了愣,满是讥讽的笑了起來道:“你应该忘了一样沒有说吧,”

“嗯,何事,”周宽一呆,脱口问道,

“呵,不过是惧怕了玄天剑尊传承,便想先夺取到传承,再对我动手,这样也可得到青龙禁地的所在之处,可对,”傲宇鄙夷一笑,

“你,”周宽闻言脸色涨红,的确,刚刚那逐风剑一击,已然动用了自身五成的实力,可对方却是仓促抵挡,只是被逼退了数步,由此可见那玄天剑尊传承,提升的战力,足可让自己忌惮了,

为了能够顺利的夺取一切,才是说出了放傲宇一命的话头,可谁曾想竟然被对方给识破了,

“看來周家的走狗都是这般头脑简单,放我一命,只怕周家都巴不得尽早杀了我吧,毕竟你的主子周道清,可是被小爷我打劫胖揍了好几次呢,”傲宇嘲讽连连道,

“哼,老朽好心放你一条活路,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便受死吧,”周宽冷哼一声,面子已然挂不住,当即身形当空压下,双手连连挥舞,战气肆虐席卷向下,

傲宇见状脸色肃然一变,此人的境界为生死境一重,自己依靠鸿蒙zǐ气,可将阴阳七重的境界,提升到阴阳九重,可与其还是差了一个半步生死境的三倍战力,和生死境一重的六倍,

九倍战力的差距,依靠魄境中期的五倍,再动用玄天拳甲的两倍,与其还相差两倍战力,

若是再动用玄天剑和玄天九剑,可以瞬间超越周宽两倍,想要将其斩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可傲宇却是不想这么做,一直依靠提升战力,对自身的境界有很大的阻碍,不然也不能一直突破无机,只能依靠机缘來进行突破,

脑中急速的思索一番,便是将玄天剑收起,只将玄天拳甲穿戴在手,动用魄境中期的五倍战力,和对方一战,

虽然差之两倍,却足可让自身从战斗中找寻突破契机,

“震脉拳,”傲宇大喝一声,不闪不避,双脚一震之下,身形拔空而起,一拳直接硬撼而上,

砰,

呜哇,

拳势相碰,傲宇当即身形被打的退回了地面,双脚划地倒行了数十步,张口便是喷出一道鲜血,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那在半空几乎抽搐的周宽,狞笑了起來:“两倍的差距,可以武技弥补,但生死境却领悟了一丝天道契机,威力也不是寻常,不过如此正好,”

现在傲宇需要的就是血战,而不是单一的依靠提升战力对战,这样对自己的境界突破,带來的危害太大了,为了避免日后只能依靠机缘突破的难題,只能以交战來磨练自身,

两倍的战力差距,对方还是生死境,足以让自己尽情的磨练,

“咳咳,这是什么武技,为何我的战气如此絮乱不堪,”周宽重咳了起來,一脸得惊恐慌乱,从修武到至今,都是沒有遇到过此等武技,竟然只是一拳,便可打乱自身战气流转经脉,

“嘿嘿,再來,”傲宇大笑一声,身形再次踏空而起,此次的攻势比之上次更加凶猛起來,身法武技也是瞬间施展而出,

傲宇更希望的是同等境界一战,而不是依靠提升战力,才能与周宽一战,虽然沒有动用全部战力,使得自身比对方差了两倍,但还是动用了玄天拳甲,这样的对战,带來的益处还是少了些,不过也差不了哪去,

顷刻间,只见傲宇的身形在高空连番闪动,身法武技游天步的第二阶段,刹那虚无,施展的淋漓尽致,每次显露身形,都会是一道震脉拳打出,

周宽此时已然有些胆惧了,明明自身的战力高过对方,这从第一次交手就可以看出,不然傲宇也不可能会被自己打退喋血,可这诡异的武技太过可怕了,竟然每次都会将自身的经脉震乱,根本无法完美的运用战气,

“有一位生死境陪练,可比阴阳境强多了,嘿嘿,”傲宇心中冷笑,索性直接将玄天拳甲收起,将自身的战力再次降低两倍,依靠震脉拳与身法武技刹那虚无,足以让对方忌惮了,

如此一來,那周宽的形势登时轻松了起來,每一次的肉身相碰,都会将傲宇震的吐血倒飞,见状顿时大笑了起來道:“看來你的外力提升战力,也不能长久使用,”

傲宇此时已然是浑身破破烂烂,脸色苍白了几分,血迹都是染满了上身,不过神色却是极为兴奋,闻言更是眼中鄙夷不已,若不是自降战力,一招足可将你斩杀当场了,

砰,砰砰,

当即,两人再次拔身而起,在高空中肉身相战起來,那周宽也是來了兴致,竟然不动用剑技,也选择了肉身搏斗,那一脸轻松的样子,就好似在戏耍傲宇一般,

“看來震脉拳固然强大,但也需要自身战力相助,不然造成的效果,也会大大缩减,”傲宇一边肉搏的同时,心中暗暗思量,看着周宽虽然有经脉絮乱的情况,可远不如之前來的严重,

就在傲宇与周宽在高空大战之时,下方百里外,一位约莫二十五六的青年举目眺望,

见傲宇已然是频临败绩,不由得不屑起來:“还以为会是如何强大,想不到连周宽那等废物都处理不了,看來宗圣州的传闻都是虚假捏造的,不过也好,你最好将那周宽拖的大损战力,也好让本王子坐收渔翁之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