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第三六四章丧心病狂抢人

2018-12-01 01:49: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三六四章 丧心病狂抢人头

事实证明,奥莉的信任是有道理的。

石壳蜘蛛的巨螯重重落下,这一次,比以前的每一次攻击力道都要更大。可它这一击,却连一点碎石都没能扬起,甚至巨螯挥舞时带动空气的声音都完全消失。

地精们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发现那只面目狰狞的石壳蜘蛛,现在已经无法动弹。

在那座建筑周围,无数白色的粘稠蛛横七竖八的拦在半空。这些蛛,一段固定在周围的建筑、穹顶或是地面上,另一端紧紧缠住石壳蜘蛛的八只脚和两只巨螯,把它整个悬挂在半空中,保持着刚才举着钳子即将砸下来的姿势。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以这只石壳蜘蛛的力量,挣脱这些蛛也还是有可能的。可现在,一根差不多有半条街道那么长的透明冰矛,直直的钉在石壳蜘蛛那两只最大的眼睛中间,尖端从后方那两只小号眼睛之间穿出来。

即便在这种状态下,石壳蜘蛛的八只脚仍然在微微扭动着,只是这最后的挣扎也被困在白色的蛛里,没能造成任何伤害。

一瞬间,整个街区忽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只剩下冰霜长矛融化之后,冷水混合着石壳蜘蛛淡蓝色的血液缓缓落下的滴答声。

过了一会,奥莉的声音从那座建筑里传来:“你把这房子周围都堵死了,让我怎么出去啊?”

她的声音被蛛闷在里面,本来没有这么大,好在刚才烤串摊主扔下的扩音喇叭就在旁边,被奥莉捡了起来。

“哦,我这就弄!”卢卡大声回答,不过他的声音忘了加上幻音术的效果,没法传到奥莉的耳朵里。

他顾不上被其他地精发现,赶紧走到还剩半层的两层小楼旁边,举起法杖,在原来应该是门的地方,融出一个洞口来。

可是奥莉没在这里。

卢卡绕到窗口,正要举起法杖,侧方的蛛里忽然伸出一个剑尖,“唰”的一声,把蛛从斜向下划开,随后又反方向着来了一下,形成一个X形的破口。

奥莉用剑挑开上方的蛛丝,从那个洞口里钻了出来。

“你太慢了。而且,你竟然用蛛术!这可是蜘蛛啊,万一蛛术对它没用怎么办?”奥莉看着周围的情况说道。

“它不是长得像螃蟹吗?”卢卡笑了笑说道,“不过,你是怎么出来的?”

“拿剑劈出来的呗。”奥莉没弄明白卢卡为什么会这么问。

“这种魔法蛛丝,普通的刀剑根本无法损伤!”卢卡说道。

奥莉挠了挠头,笑着说道:“是吗?那说明我的剑不是普通的呗。要不你检查一下?哎我的靴子被粘住了!”

“靴子给你。”卢卡把奥莉脚下的蛛丝驱散,“剑的事回去再说吧,现在我们……”

他忽然意识到,即使现在他和奥莉仍然在地精外貌的掩饰之下,身后的那些原住民大概也早应该发现自己的异常了。

他转过身来。果然,躲在后面的那些地精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其中一个护矿队员犹豫了半天,战战兢兢的向前走了一步问道:“你们,你们就是绑架加文会长的那两个外来者?”

卢卡叹了口气答道:“没错,你打算怎么办呢?与我为敌吗?”

护矿队员还没回答,旁边的烧烤摊主却一瘸一拐的挪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他们刚刚救了我呀,你还打算冲他们举枪吗?”

护矿队员犹豫着,他只不过是个新兵,成为护矿队员还不到两个月,一直只知道听从小队长的命令行动。可是现在,小队长被埋在那座坍塌的建筑之下,猛然间被推到前台的新兵一时不知所措。

“可是他们……”他指着卢卡喃喃说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烧烤摊主却来了气,虽然作为平民手无寸铁还在自己的推车上扭伤了脚,却也丝毫不甘示弱,低下头去,“啊呜”一声,冲着护矿队员的那只手就咬了过去。

“啊!”

护矿队员的尖叫声,比刚才从石壳蜘蛛爪下逃离的那些平民发出来的还要尖锐,两个地精滚做一团。过了好一会,护矿队员才捂着血淋淋的手从地上爬起来,都快要哭出来了:“我没有啊,我都没说要干什么!再说,他们那本事,我敢动手吗?”

“这倒也是。”烧烤摊主坐在地上,揉着那只扭伤的脚说道。

“那我们走了啊。”卢卡两人早已走到旁边,奥莉从地上抄起那个大号背包背在背上。

卢卡从兜里掏出地图,确认了一下水井区的方向,正打算离开,忽然听见后方的街道上,又传来一阵熟悉而刺耳的音乐声。

那辆怪异战车的速度比用腿走快得多,几乎转瞬之间就到了近前。

现在坐在驾驶座上的,已经换成了深岩矿业协会会长:乔纳森.维克.加文。他的驾驶技术比那个浅绿色的话痨强了一万倍,战车带着嘈杂的音乐,在众地精面前一个潇洒的摆尾,横在街道正中,扬起的灰尘一点不比那只石壳蜘蛛弄出来的少。

“目标:石壳蜘蛛!开火!”加文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话痨手里抢过麦克风,大声下令。

其实赶来的只有这一辆车,车上只有三个人,要听他命令开火的,也只有后排回旋炮后面的那个皮肤有些发蓝的地精而已。可加文还是把扩音喇叭调到最大音量,配合着音乐的节奏,气势非凡的下达了命令。

蓝皮地精开心的答了一声,转动回旋炮朝悬挂在半空中的石壳蜘蛛尸体一连发出十几发炮弹。

“我说,你们抢人头也抢得太丧心病狂了吧?那家伙都死透了!”卢卡站在车旁边喊道。

“死了吗?我怎么看着它的脚还在动啊?”加文揉了揉眼睛,“那好吧,为了庆祝胜利,让我们朝,呃,就朝它下来的那个洞口,开上几炮吧!”

“好嘞!”蓝皮肤地精还是同样欢快的语气,把炮口瞄准了上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