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末世到修仙第四百五十六章越人歌出手

2018-12-07 18:45: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末世到修仙 第四百五十六章越人歌出手

瞧着风二嘴唇嗫嚅,越人歌笑的越发妩媚妖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小型货物升降机
,本姑娘真的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啊!”重重的一跺地面,越人歌的身形如同一道紫色的雷霆般暴射而出。手中的偃月刀轻巧的舞动而起,带着锋锐的刀气,向着风二的脖颈毫不留情劈落。身体力行的证明着她真的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雪亮的刀光瞬息而至,冰冷的刀气激荡着他浑身的汗毛炸开,“越人歌!”风二愤怒的嘶吼道,声音中透出了浓浓的震惊,她怎么可以,她怎么敢?!对他出手!

因着这份不可置信,加上希望瞬间落空之后的震怒,风二的反应略微的慢了一慢,眼见着是躲不开这一刀了,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脚下一踏地面,斜出了两步,一挺肩头,用肩膀应向了这一刀,同时另一只手上寒光一闪,一抹红白交缠的剑光暴射而出,冰雪般的森寒当中却又带着烈火的炙热暴虐,气息诡异的剑气向那道半空中直坠而下的翻腾紫云轰击而出,半红半白的剑身“嗡嗡!”清颤,凄厉的破空声大盛。

“冰火双灵根?”叶楚瞄了一眼那漫天的剑光,歪着头,对着楚安然颇有些震惊的道,“这货是怎么修炼到金丹期的?”水火相克,乃是天地法则。有着两种相克灵根,修炼那是超乎想象的艰难,或是终身盘桓于炼气初期,不得存进。或是爆体而亡,尸骨无存。而,这个风二竟是能修炼到金丹期?

“我,我也不知道啊!”楚安然也是一脸的迷茫,他同风二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货虽然鲜少出手,但是冰灵根无疑,从未听说过什么冰火双灵根。他也想知道,两种相克的灵根,这货是怎么修到金丹期还没有暴体的!

面对着如同疾风暴雨般袭来的剑光。半空中的紫色身影,轻巧灵活的腾挪转动,似游龙在云端嬉戏般,擦着那掠至身前剑光的缝隙而过。保持着下坠的速度不变。

“铛!”火星迸溅,血光乍现,猩红的鲜血顺着雪亮的刀锋缓缓滴落,越人歌看着双眼血红,睚眦欲裂的风二。笑容脱去了妩媚妖娆,颇有有些清朗灿烂,“哟,风二少爷的护甲质量不错啊,幸好,我的刀质量更好一些,方才能够叫你见点血,否则,我的名头可就栽了!”

瞧着越人歌巧笑嫣然,脸上没有丝毫的吃惊或是异常之色。显然是早就知道了风二的灵根有异,叶楚朝着楚安然撇了撇嘴,“你们家“第一世家”的名头不是靠你卖蠢得来的吧?”她眼中那**裸的鄙视丝毫没有加以掩饰。

“那什么,”楚安然摸了摸鼻子,干巴巴的笑着,虽说他对家族之间的勾心斗角不太感兴趣,但风二是冰火双灵根这么大的事,若是家里头得了情报风冷螺杆式冷水机
,他也不会不知道,所以。结论就是,这事儿他们家确实是一无所知,“咱们楚家,讲究的是以实力碾压各种不服。不搞那些个阴谋诡计!”强辩了一声,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的话,他便是讪讪的扭过了头,不再看向叶楚。

“切!”叶楚冷嗤了一声,倒是也没有追着他不放。这事儿就是血脉为基的世家存在的弊病了,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个人。彼此之间又盯得死死的,浮于表面的信息知道的不少,但真正的核心机密,那可就是两眼一抹黑。

“越人歌,我给你指的阳关道你不走,非要自己找死,这可就怨不得我了!”风二手中半红半白的长剑上,吞吐着两种互相排斥的凌厉气息,诡异但又和谐,一双眼通红的仿佛是从血海中捞出来般,阴沉沉的盯着越人歌,滔天的戾气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

“我的身材还不错,走独木桥也是很轻松的郑州房产抵押贷款
,”越人歌淡淡的看着风二,笑意越发的盈盈,抬手,轻巧的扬起了尚在滴血的偃月刀,径直的指向了风二,“倒不需要特意去走你那个所谓的“阳关大道”。”

“呵,那你永远都没有机会知道你丢弃的是什么了!”风二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去死吧!”话音落下的瞬间,锋锐的长剑微微上挑,刺目的剑光漫天,凶悍的剑气不断的自长剑上宣泄而出,织就了一张密密实实的剑,向着越人歌当头便是笼了下去。

锋锐的剑气四溢而出,切割着整片的地面上裂开了如同蛛的剑痕,相克的水火之气,汹涌而出,落入了地面上引发了一次接一次的小型爆炸,“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尘土漫天飞扬。

“锵!”偃月刀身清颤,发出了清鸣声,紫色的身影挺拔如同松柏,迎着这如同泼天大雨般袭来的剑光,非但凌然不惧,反而自身上腾起了一股滔滔的战意。

越人歌的手臂舒展,沉重的偃月刀在她的手中如同绣花针般轻巧,携着一股强悍的劲道,如同闪电般的急点而出。瞬息就是有无数雪亮的刀光喷涌而出,向着那漫天的剑芒迎了过去。

“铛!铛!铛!”璀璨刺目的刀光剑影纠结撞击在一处,连成了一片刺耳金铁交鸣声中,刀风剑雨消散一空,越人歌嘴角一扯,弓起了身子,狠狠地一踏地面,如同离弦的箭矢般,爆射而出,手中的偃月刀直指风二的心口处。

“噔!噔!噔!”沉重的脚步踏碎了地面,风三虽然举剑阻挡,但终究是不敌越人歌的势大力沉,被她那偃月刀上的巨大力道轰击的连连后退,闷哼声自风二的口中溢出,面容之上再无半分的血色。

风二紧紧的抿住了嘴唇,但还是有丝丝的血迹顺着他的嘴角渗了出来,心头一沉,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为了解决他冰火双灵根相冲突的情况,他的炼体的功夫也是极强的,身体堪比同阶的妖兽,但自越人歌那长刀之上出来的恐怖力道,仍旧使得他持剑的右臂有些微微的发麻,在力道上他显然是处于下风,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