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神奇铁匠铺第414章北山剑主康

2019-01-13 17:20: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神奇铁匠铺 第414章 北山剑主

这妖鱼起码有道君的修为,在场仙人根本不是对手,自觉命丧于此。

但就在此时,张冶忽然将灵兽袋撕开,说道:“跟我走!”

灵兽袋内早已有了个虚空隧道,张冶身先士卒,化为光束离去,其他仙人见状,也是紧随其后。

八掌柜没有想到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愤怒不已,巨舌抽动,当即将虚空隧道抽打崩塌。

除了几个动作稍慢的仙人被打了出来身死道消,大多仙人已经逃出了八仙楼。

张冶等仙人浮在外面,看着八仙楼那金碧辉煌的三重小楼,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多谢前辈相助!”仙人们向着张冶拱手一礼,但就在此时,

神奇铁匠铺第414章北山剑主康

大地隆隆颤抖起来,就连空中的仙人们也无法维持身形。

张冶眉头一皱:“快撤!”

话音未落,那八仙楼下忽然一只巍峨如山的怪鱼跃出了地面,这鱼好一张扁平巨口,獠牙,身上密布着血腥发臭的瘤痘,最关键的是,其前胸长出双足,半立于地面,委实让人毛骨悚然。

仙人们吓得不轻,一时之间倒忘记了逃跑,不过张冶见机快,已经飞出了好大一截距离。

那怪鱼前足发力,后尾一扫,一招鱼跃龙门,就扑到了张冶的身后。

张冶不用回头看就察觉到怪鱼追来了,心头苦涩,那么多人你不追,追我做什么。

其实张冶这厮也不好好想想,若非他一再坏了人家的好事,至于这么追他么。

张冶左突右闪,那怪鱼就在后面腾跃追捕,每一次落下,就会砸倒好一片屋舍,一片鬼哭狼嚎。

就在此时,一群黑甲军士从远方赶来,这便是万界市场的执法军了,领头的那人华衣锦服,修为到了仙帝之上,是一个道君。

张冶松了口气,但脚步不停,迅速飞去:“启禀界王,这妖鱼化身八仙楼,为祸一方,还请界王严惩!”

界王,便是这万界市场的主宰。虽然张冶没见过界王,但那华服锦衣的中年人有着道君修为,料来就是界王本尊。

界王看了张冶一眼,脸色有些怪异,他岂能不知这是张冶闯的祸,不过这鱼妖作乱,的确该惩,所以没有回应什么,朝着鱼妖杀去。

执法军结阵,在界王的率领下,径直与妖鱼对上,那妖鱼怒吼一声:“挡我者死!”

妖鱼拥有怪力,虽然只是道君初期的修为,但界王和执法军竟然无法抵挡,阵型登时分崩离析。

那界王也不是虚的,被这一激,动了真火,祭出一把烈火熊熊的鸿蒙仙剑,登时火焰翻飞,将那鱼妖层层笼罩。

张冶看到这一幕,心道不管是清蒸还是红烧都与自己没了干系,赶紧撤离才是要紧事。

傍晚,张冶来到了万界市场的大北部,紧随其后的还有许多难民逃离至此,这边没有怪鱼作乱,倒是一片祥和其实不然。

张冶听人说界王和那妖鱼打得难解难分,现在还在折腾,感叹了一句当领导也不容易,便去寻找团子了。

按照记录,团子和阿花被一起卖到了这北部的一间杂货铺,张冶很快找到了这家杂货铺,没有拐弯抹角,询问那一刀一鼎的下落。

丹鼎的问题好说,掌柜从仓库里翻了一阵子,就把团子拿了出来:“这破烂玩意儿也不知是哪个傻逼锻造的,白瞎了那么好的材料,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团子是用玄黄宇宙的手法锻造的,拿到这万界市场还真用不了,所以掌柜抱怨了这么几句。

看在掌柜以一块晶核的价格便宜处理的份上,张冶就不怪他了。

感受了一番,团子的器灵还在,只是因为消耗光了道之意境的力量陷入昏睡,后面想办法用本源之力重炼一番,应该就能让团子苏醒。

“掌柜的,还有我说的那黑色骨刀呢?”张冶又问道。

掌柜翻了翻簿子,说道:“你说的那黑色骨刀,当初的确是和这破鼎一起买回来的,但现在已经不在了,被人买走了。”

阿花并非严格意义中的灵宝,掌握祖龙传承的,说不得对别人有些用处,所以被人买走了。

张冶询问道:“那掌管可否告知买家信息?”

掌柜合上簿子,义正言辞的拒绝道:“对不起,小店虽小,但是讲原则,一般不会泄露客户的身份消息。”

张冶蹙眉,对付这种讲原则的小店,倘若自己强行逼迫的话会显得没有道义。

就在张冶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服掌柜时,却听掌柜说道:“不过看在你帮我处理了这破烂玩意儿,告诉你买家的消息也没有大碍。”

张冶无语,好有原则的小店,还好团子晕过去了,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这么廉价被买一送一,不知作何感想。

张冶拿到了买家消息,告了声谢,迅速离去,势必在今天一日内将这三傻找回。

根据掌柜所述,买主是个大人物,叫做北山剑主,乃仙帝巅峰、半步道从哪里跌下去君的修为,万界市场北部的第一强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能这也是掌柜还记得买主的原因。

经过一番打听,很快就找到了北山剑主的居所,这是一处占地广没事有我在!朋友阔的庭院,名叫北山剑庐,能在万界市场有这么大一处产业,可见这主人手眼通天。

张冶考虑过趁着夜晚进入剑庐偷走阿花的,但思来想去,别人都说这北山剑主是个仁义的人,倒不如大大方方递上拜帖,说明来意。

张冶来到正门,两名持剑修士当即问道:“来者何人?”

“在下神奇铁匠铺张冶,有要事求见北山剑主,这是拜帖。”张冶规规矩矩递上拜帖,只是不知这神奇铁匠铺张冶之名,能不能叩开这剑庐之门。

张冶本以为自己只在灵宝片区小有名气,不曾想那两个守门剑士面色一惊:“竟然是张大师?还请稍等,在下这就禀告我家主人。”

张冶没有受到怠慢,让他很是舒服。同时也暗暗惊讶,这剑庐果然不简单,连自己这个小有名气的锻造师都知晓。

当然,也说不得是本大师的确名动天下呢?

不多时,正门大开,白衣佩剑的男男女女左右罗列好仪仗,一名相貌儒雅的年轻人快步走来,面带微笑:“早就听说了张大师的名声,一直想去拜访,奈何俗事缠身,不曾想今日张大师率先登门,实在是令我剑庐蓬荜生辉。”

张冶打听过北山剑主的相貌,这年轻人想必就是北山剑主。但不曾想见了真人,比之传说更为英俊神武。

张冶说道:“北山剑主抬举了,张某此次前来,实在是有一事相求。”

北山剑主说道:“我与张大师一见如故,什么求不求的,只要张大师看得起在下,但凭吩咐。”

“对了,在下已命人备下宴席,有什么事情,坐下说。”

北山剑主给人一种亲切舒适之感,让张冶不好拒绝,只好前往宴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北山剑主好似对张冶十分了解,期间多次夸赞了张冶的锻造之术,张冶出于礼貌,也称赞了几句北山剑主,宾主尽欢。

“对了,差些忘了,不知张大师来剑庐,所谓何事?”北山剑主在招待得差不多之时,话锋一转,提出此事,恰到好处。

此刻的张冶有一种与北山剑主相见恨晚的感觉,心头也没了那般多的顾忌,便直接说道:“听闻北山剑主前些日子获得了一柄龙纹骨刀,实不相瞒,那是张某的失散之物,特此前来讨要,还望海涵。”

“当然,张某也不白白拿走,北山剑主尽管开价。”

北山剑主恍然大悟:“原来那骨刀是张大师之物,我就说怎的如此不凡。我修行剑术,骨刀与我无用,既然张大师开口,自当完璧归赵。”

“我这就为你取来。”北山剑主为了表现出重视,亲自下宴去取刀。

张冶在大厅内自顾自的吃着一些食物,心头也不免想着,倘若就此收回阿花,与这北山剑主交个朋友也无不可。

此刻,那北山剑主出了餐厅,和煦的神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冷孤傲的表情,询问左右:“深蓝小姐可有过来?”

“回剑主的话,正在密室等候。”手下剑客说道。

北山剑主颔首,快步前去。

等到了一间密室,一个蓝群少女正捧着一卷书册温婉阅读,正是昔日张冶的奴隶主,那个深蓝少女。

北山剑主阴寒的面容在看到蓝裙少女的刹那融化了,一脸痴迷:“蓝儿,你想要抓的那个张冶,已经吃下了我秘制的化仙散,插翅难飞。”

深蓝没有看北山剑主,只是合上书卷,淡淡道:“知道了,带我过去。”

“是!”北山剑主仿佛能被深蓝差遣就觉得无上荣耀,哪里还有先前的剑主架势,简直就是一条小狗,立刻在前领路。

“对了蓝儿,我帮你杀了那张冶不就一了百了么,何必这么复杂?”路上,北山剑主问道。

“你帮我抓住他就是了,不要废话。”深蓝呵斥道。

那北山剑主唯唯诺诺,仿佛被深蓝骂也是一种享受。

威罗艺术涂料报价
宝马525钥匙报价
儿童智能产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