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奇门散手第六百八十章回家秘

2019-01-14 10:29: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奇门散手 第六百八十章回家

前后两辆捷达车刚驶进塔河地界儿,距离县城还有一两公里的时候,一行人就下车了。@,秦格格説她从出生到现在,长这么大,这是头一次走进林区,想走走看看。

就像过惯了珍馐美味锦衣玉食的生活,乍尝了一次野菜,不处在她的角度,很难体会那种刺激感官的新鲜,享受那种美感。

按她的话説,她现在站在这里,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虽然很冷,气温很低,寒意透过衣裤钻到骨头里,冻得都要颤栗,手指脚趾都在痛,但感觉整个人都是鲜活的。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会。

他们站在呼玛河大桥上,凭栏遥望,远处的山,桥下的结冰的河水,厚厚的积雪,极远处有几个移动的小黑diǎ●当一个人志得意满的时候n,那是有人拉着爬犁进山拉烧柴。

秦格格粉嫩的脸蛋冻得红扑扑,那双大眼睛亮晶晶,握在一起的双手在嘴前呵着白气,一边来回跺脚驱寒一边问周围的人:“这里就是你们从小长大的地方?”

大壮站在她身边,小姑娘冻得这个模样,把他看得他很心疼,想把它搂在怀里,但有不敢,听到她的问话,赶紧接过来,“嗯,除了唐宁以外,我们几个都是在这里出生,长大,地方虽然小,但是我们喜欢这里。当然,我们这里只是个小地方,非常小。跟京城没有可比性。

奇门散手第六百八十章回家秘

”后面这两句话,大壮的声音很低,眼睛一直看着秦格格那红扑扑娇媚的侧脸。

秦格格摇摇头説道:“不,不一样,京城有京城的优势,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特diǎn。我喜欢这里,你们看,这里的天多蓝,空气也没有任留一份对生命的感知何污染,周围全是山,到处都是一片雪白。群山环抱,在这里生活,就好像被大自然捧在手心里一样。让人感觉很舒服。”

秦格格説完,仰头看了他一眼。大壮比秦格格高出太多,两人站在一起,秦格格才到他胸口,所以想看看他的脸,必须得仰着小脸蛋才行。秦格格看着大壮甜甜地笑着把自己那双小手塞进了大壮宽大厚实略有些粗糙的手掌里,娇小的身躯也靠过去。大壮的身躯骤然绷紧,手里那双冰凉几乎冻透的小手似乎变得滚烫滚烫。

在火车上也就罢了。人多,没地方坐,她坐自己腿上也就坐腿上了。再説,她人轻,柔软,幽香,坐在腿上几乎都没感到重量存在。虽然他那时紧张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脑袋上的汗稀里哗啦的往外冒。可现在,在伙伴们的眼皮子底下这么亲热,大壮还是很不习惯。但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此刻长久,时间就此停住。将这双小手永远留在自己的手心里,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作为伙伴,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大伙儿都知道大壮在这方面一直都是被动型的。秦格格就像是一团火,大壮也一直在被动地被这团火炙烤着。

看出了大壮的紧张拘束,也就没在那他开玩笑,猴子插话道:“嗯,格格这话説得对,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当年把心放轻主席的这两句诗词,用在这里很合适,不是吗?”

“行啊,猴子,跟文学少女在一起呆久了,是有好处啊,兄弟们,瞧见没,这货的文学素养见涨啊!”

“那是。”猴子满脸得意,也想偷偷的去牵身旁刘婷小姑娘的手,但被对方察觉,灵活的躲开了。刘婷脸儿小,容易害羞,眼下不比在京城外地,被这家伙常常借故占便宜也就占了,可现在旁边的公路上经常过车,万一哪辆车里坐着自己父母的朋友熟人呢,被看见自己和男生牵手的一幕,告诉自己的父母,那以后还怎么见人。

唐宁和许大班长从下车后,一直就手牵着手。他们两个毫无顾忌,因为彼此的关系是经过女方家长在某种程度上默许的。即便是被熟人看到也不怕。

闲言碎语?让那些烂舌根的人随便嚼去呗,不在乎!

这方面,许大班长也很强大!跟秦格格有得一比!

“格格是个好姑娘,大壮很有福气。”

“前提是他们两个之间的这份稚嫩感情在将来能成熟结果。”唐宁叹口气,便不再言语。

许梦飞知道唐宁的意思,而且大壮和唐宁的情况有些类似,虽然自己的身份地位跟秦格格没法比,但许家在省城也算是名门望族,自己将来要想和唐宁在一起,也会有不小的阻力。

好在父母那一关好像是过了,关键是省城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亲戚。这也是为什么许梦飞极力邀请唐宁跟她一起回省城的原因。她就是想让自己家里的那些亲戚们看看。免得有些人早早地就替外人就把自己惦记上。

石头看着左右都成双成对,就自己还老哥儿一个单耍,唉,重重叹气,那个郁闷劲就甭提了,悲从中来啊!都是一样的人,自己咋混这么惨呢?

到了县城区域以后,最先经过的是唐宁的家,因为他们家就在公路下面,靠着路边。

“唐宁,先跟我回家,你那里这么久没人了。屋子里肯定很冷。等明天白天烧一天火,然后你再回来住。”大壮开口道。而且心情很迫切,眼巴巴地看着唐宁,生怕他拒绝。因为这货带个小姑娘回去,他不敢!

“嗨嗨嗨,壮哥,你等等。还是让唐小宁跟我走合适,我老爹老娘想他胜过想我这个亲生儿子,之前打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叮嘱我,一定要把唐小宁带回去。否则不让我进家门。所以,你还是别争了。”

猴子横插一脚,态度坚决,急的大壮脸都变白了。搂肩搭背,把猴子带到一旁,小声説道:“猴爷,明天,明天去你那儿成不,今儿就别跟我争了,哥哥我谢谢你了。求你了,成不?”

猴子心知肚明,偷偷地瞄了眼秦格格,脸上一本正经地説道:“大壮,这你就不懂事了。人家格格可是第一次进您们家门,小姑娘的脸蛋都小。难道你还想让外人看到她脸红羞臊不好意思的样子?我知道你害怕咱爹咱娘,但今天这事儿没办法,你只能单独带格格一个人回去,多个唐小宁肯定不合适,不信你问问大伙儿去。”

“真的?”

“嗯,格格虽然不好意思説,但她心里肯定不愿意你两个身边再多出一个人来。”

大壮还是迟疑,猴子拍怕他,鼓励道:“没事的,放心好了。咱爹咱娘看到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儿媳媳妇,一准乐的合不拢嘴,不信走着瞧。”

説完,不再搭理大壮,走到路边拦车,开始逐个安排,各回各家。

最后,大壮还是咬咬牙,信了猴子的话。决定壮着胆子带着格格单独回家。

唐宁也接受了猴子的邀请,暂时先去他们家。也因为这些朋友的家里,就属猴子家宽敞。许大班长的家是政府专为县委领导提供的处级楼,也足够大,但跟她回家就显得多少有些唐突,不合时宜。

刘婷和石头各自单独打车回家。

大伙儿临分别前,猴子説道:“晚饭呢,大家自己招呼,明儿中午,德庆楼,我安排。”

也没人推辞,为这事推来推去的也没意思,在京这半年,吃住基本上都是唐宁周宇江涛他们三个的。单单一个四合院和花园小区就让他们这些外地在京求学孩子省下了不少钱。

猴子只不过是先开了个头,接下来不用想,肯定是轮流做东。甚至各位家长也得轮流请唐宁吃饭,因为唐宁对他们的孩子帮助太大了。为人父母的无论如何都得有所表示。

到了猴子家,因为提前打过,知道儿子今天到家,所以猴子的父母早早就停下了店里的生意,回家为儿子准备中饭。见到唐宁以后,那亲热劲就别提了。猴子的老妈没有一般生意人那么市侩,很感性,一直握着唐宁的手,看着唐宁这个从小跟姑婆婆长大,无父无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得多么不容易,説着説着,眼泪都掉了出来,弄得唐宁心里也是酸酸的不是个滋味。

吃饭的时候,猴子的老爸破例喝了二两多白酒。虽然是生意人,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但他跟猴子一样,都不善酒量,不喝正好,喝diǎn就多。但今天高兴,二两小酒肚,只是晕乎乎,但没多,更没像以往那样,沾diǎn白酒就醉得不省人事。

饭后,一下午的时间,基本上就陪着猴子的父母还有他们家的一些闻讯赶来亲戚们唠嗑了。

一直到天擦黑,才抽空跟许大班长通了一次。

中午吃下的还没消化干净呢,晚上又是一大桌子菜,猴子老爸老妈的热情唐宁几乎都招架不住了。看得出来,他们也真是拿唐宁当自己儿子看待。就连过年的崭新行头都给准备好了,一件纯黑色的中长款男式皮衣,价值三千多。比猴子件棕色的棉皮夹克还贵二百多块。

礼物太过贵重,唐宁自然百般推辞,但候妈妈态度坚决,就一句,除非你不认我这个干妈。立马封了唐宁的口。无奈,只得收下。

晚饭后,八diǎn来钟,唐宁跟候家人説了声,拒绝了猴子的陪同,准备回趟家。

他心里还惦记着姑婆婆説的留在家里东西。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

清洁能源供热
美实在地板价格
大型冷库安装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