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太平间里那双恐怖的眼睛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13

老爸生病住进了医院,医院里的饭菜不是很合老爸口味的。于是老妈就在早晚做饭给老爸送到医院去。我则在中午时替老妈送饭。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天暗得像黑夜一样。潢世界就只听见哗哗的雨声和骇人心魄的惊雷声。

中午十点三十分,我穿着雨衣,怀里抱的是送给老爸的饭。

幸好医院离我家不远,我一路小跑花了十分钟就赶到了医院,也许是天气不好,没有阳光的缘故,医院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天太暗了,医院里所有的灯都好像是亮着的,当然这不包括我没看见的。尽管这样,但整条走廓看上去还是阴沉沉的,让人压抑得很。我向来就讨厌医院里的怪异的各种药水味,再加上此时如此不爽的天气就更加使我不舒服了。

于是,我快步走进老爸所在的病房,问候了老爸几句,看到老爸吃下第一口饭后,就往家走。

就在我快要走出医院正门口的时候,左侧传来了怪异的声音,是什么?我循声看去,原来是一间病房的门被风吹开了。对了,这间医院除了老爸的病房外,其它的房间我都还未去过,反正来了,为何不看看呢?

一股好奇心使我一步一步慢慢走

进那间病房,房间里阴沉沉的,没有灯。全靠走廓里的灯光和窗外不时出现的闪电,我才勉强看清这房间的大概情况。大小和老爸住的那音差不多,窗户对着门,房门严实地关着。

房间里摆着七八张床,只有靠着窗户的那张床上似乎躺着什么,不过模糊只能认出那是个人。

这也许是间病房吧?我想。

可是这里的气氛全然不同于其它病房,这房子里充满了寒气,这寒气仿佛穿透了衣服直刺心肺!而且房子里还有一股怪味,不是消素水和药水味,而更像是种什么东西腐烂后,所发出的气味,很难闻。

这房间让我很不舒服。

呼。。。。呼。。。。。呼。。。。。四周出奇得静,只有我喘着粗气发出的微弱声音。

吱。。。。。嘎。。。。!突然,一个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吓一大跳,原来是门被风吹动关上了。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吓死我了!此时,房间更加暗了。

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浮现。。。。。是什么人会在这种死气沉沉的房里呆着呢?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我向着那个床位走去。

轻轻地。静静地。我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这世界出奇得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陷进黑暗,仿佛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

凭着极其微弱的光线,我摸索着上前,可还是很模糊。但我隐约着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个人好像用被单蒙住了头,

太平间里那双恐怖的眼睛

为什么呢?被单上似乎有字。是什么?似乎是三个字,大?干问?大干问?什么意思?

用被单蒙住头,被单上的三个字。。大干问。寒冷。腐味。死人?大干问?。太平间!!!!太平间!!!窗外一亮,是闪电。

突然,咔嚓一声惊雷炸响,紧接着一道猛烈的闪电如同是一把利剑划破天空,而后又是一声惊雷!天哪!借着那闪电我看清了,被单上真的印着三个字。太平间!!!!

一种叫做恐怖的东西从骨髓深处扩散开。冷啊!

更可怕的是,那张床单的一角被风吹开了起来,那具死尸的头露出来了,我看见了。

那是一张怎样恐怖的脸啊!张开的大嘴发出一股恶臭,脸皮像千年古树的树皮一样,颜色像煤一样黑,简单就是一个干尸!那两只黑洞洞的眼睛还在瞪着我!

啊。我想叫出声来,却只发出了一个嘶哑的声音,像是脖子被人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我慌忙转身跌跌撞撞地要往外跑,却感觉双腿像是被人抽了筋一样,脚下一软,我瘫倒在地上。

这时,从我身后传来嗷嗷声,像是风刮过窗户发出来的,更像是从那死人嘴里发出的,我头皮一麻,想叫却叫不出来。想跑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双腿一点都不听使唤,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的心头。我咬紧牙关,拼命用还留着一点知觉的双手,一点一点爬向门口,只希望身后不要传出肢步声。

终于,我到了门口,撑着门把手站起来,用身子将门顶开。刚探出半个身子,就叭的一声又倒在地上。周围的人用一种惊骇的目光看着我,两个护士跑过来扶起我。我知道我得救了。

之后的事我记不清了,总之,我忘不了那个恐怖的日子,还有那双恐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