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龙江鲤鱼仙子的故事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1-14

们”这两个字说得很重。

“嗯!”应雅开始笑了起来,“不会吧,你的记忆力比我差!哈哈。”

“几年级的同学”

“三年级,和四年级上学期,下学期就转走了”

“三年级,四年级?”我好像有些记忆了。

“嗯……她好像……好像姓,什么呀?诶,她——好像麟子凤雏姓黄”应雅喃喃自语着。

“黄?”我小声说着。

“她以富国彊兵前跑步很快的,你想得起来吗?”

“呃”我停頓了一下,并帶著疑問的語照功行赏氣說:“是月兒?”

“啊!”应雅一手背打手心“Yeah,欣欣呀,你的记忆力比我好呀,就是她”

我咳了一声,反驳道:“不,不可能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怎样不是她!你这个臭小子,连月儿都忘记了!”

我仍然反驳的说:“她一点儿都不像月儿,再说了,我天天从她那一班经过,我看见她,她看见我,她不会叫我啊。”

“人是会变的嘛,隔了多少年了,一、二、三、四,4年了。而且你没看到她多害臊啊!”

我这次没有反驳,走了一会儿,应雅向后边一看,停下来又大叫起来(她就那末爱大叫):“诶,小欣向后瞧一瞧,她就在我们后面的后面,嘻嘻。”

我停下来半转身,却不敢叫她,不知道为什么。

“你不叫,我叫”应雅向月儿大叫:“哎,你叫甚么名字”

那女学生还是有点羞涩,却笑着看看应雅,看看我。我停下来看着她,还是觉得她是个陌生人,并不像以前的月儿。

应雅突然说了1句:“你是月儿吗?”

我终于该叫她月儿了!

月儿羞涩的笑了笑,还轻轻地点了1下头。

应雅指着我对月儿说:“她是小欣,你认得吗?”

月儿又只是笑了1笑。

我那时不知道怎样了,好想哭。

雨也越下越大了,打在五彩缤纷的花雨伞上,还打在我的心上……

我和应雅继续走着,月儿和她的新同学走在我们后面,的后面。应雅不时的对我说:“是吧是吧,是月儿吧,呵呵。”

到了分叉道,應雅停了下來,我也停了下來。應雅跟向左道走的月兒說再見,然后就向右道走去了,我也向右道走去。一路我的心情多么沉重。

雨越下越大……

好不容易,走到了家,打开电脑,可是我没有心情去玩任何游戏或查资料,只是想听听音乐,打开酷狗,不知怎么,可能是上次听完了《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 》才把酷狗关掉了吧,所以出现的第一首歌,就是这首我最喜欢听的音乐——清纯而沉重的歌曲——《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 》……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With her did not agree

In a field by the river

My love and I did stand

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She laid her snow-white hand

……

我从前听这首歌都没有流过泪,就在今天,听着那忧郁的旋律,我不禁流下了泪。

4

月儿,我和她在二年级上学期就是同班同学了,下学期她又转走了。三年级又转回来,一直到四年级下学期转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末爱转学,到底是什么原因,问她她也不说。但不管哪一次转回来,她都和我在同一班。

三年级转来,我们就从好同学变成了好朋友,可能是隔了半学期的想念吧,我们的来往越来越多了,双休日有时会约到校园里玩双杠,捡树叶。我记得我小时候很怕羞,如果不是月儿带我,恐怕会没人跟我玩吧。

以前的月儿,是多么的活泼啊,圆圆的脸蛋配上一副眼镜。她喜欢模仿老婆婆点钱的模样切理厌心,还喜欢和同学赛跑,来炫耀她跑的是多么的快;她的力气比大牛还大,总爱把同学的手向后扭,想反抗都不行,疼死啦。月

阜阳治性病好的医院
泸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于波
江苏民政康复医院怎么样
无锡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