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花都特战狼王第376章脱衣服的本事

2018-12-01 17:00: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花都特战狼王 第376章 脱衣服的本事

“嘿嘿,果然有几分脱衣服的本事!”

冷峰嘲笑声中,身子忽地一矮,右脚紧贴着地面就是一个扫堂‘腿’,把光着半截屁.股的白瓷夫人,狠狠扫倒在了地上。天籁.『⒉

然后,冷峰猛地长身而起,屈起左肘正要扑下去时,却猛地呆愣当场:借着烛光,他看到在白瓷夫人那半截屁.股上,竟然刺着一扇朱红‘色’的大‘门’。

冷峰之前在组织时,曾经通过挂衣柜上的小孔,看到过两扇朱红‘色’的大‘门’,被刺在两瓣完美的屁.股上。

不过后来,随着他的离开,那两扇还没有被冷峰抚‘摸’过的大‘门’,也就随即消失不见了,这成了他心底不小的疑‘惑’。

可今天,他却在皇朝会所老板白瓷夫人的屁.股上,再次看到了朱红‘色’的大‘门’。

冷峰死死盯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下意识的脱口叫道:“你是谁!?”

......

一个身穿白‘色’唐装,须皆白的老人站在窗前,望着四合院内天井中的那棵石榴树,左手中握着两枚铁胆,随着缓缓转动,出了轻微的摩擦声。

莫孤烟站在老人身后两米的地方,左边的脸颊上还带着五条清晰的掌印,但他却看不出有丝毫的沮丧,或者愤怒,脸‘色’坦然,就像这个掌印是别人脸上那样。

在莫孤烟旁边,还有一个中年人,同样是默不作声。

除了唐装老人手中那两枚铁胆外,三个人都没有任何动作,更没有说话,仿佛是三尊雕像。

一只麻雀,忽地飞到了石榴树上,警惕的向四周看了几眼,就展开翅膀,扑棱棱的飞走了。

唐装老人终于动了,缓缓抬头望着麻雀消失的地方,淡淡的问道:“这一耳光,你真打算忍了?”

眼睛盯着前面一米处的莫孤烟,闻言抬起头来笑道:“爷爷,如果重来一次,我倒是希望他多‘抽’我几下。”

唐装老人眼里浮起了笑意,转身望着莫孤烟,欣慰的笑道:“孤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悉心培养你,希望你能成为莫家第三代的领军人物。不错,你没有让我失望。”

莫孤烟恭敬的回答:“这都是爷爷您教导有方。”

“呵呵,最关键的还是你头脑转的够快,如果换个人的话,也不一定在那种场合,那个时候想这么深。”

唐装老人在窗前来回的走动了几步,不停的点头:“嗯,姓冷的那小子肯定想不到,他‘抽’你的这一耳光,会让冷老头付出一定的代价。”

莫孤烟笑容一凝,正要说什么时,他旁边的中年人却说话了:“爸,现在我才想到,孤烟在挨了那小子耳光后,为什么没有脾气。”

这个中年人叫莫中堂,是莫孤烟的父亲。

依着莫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莫中堂是个诚实的君子,‘性’格纯朴善良,适合做学问,不适合在官场、商场打磨,所以现在他只是京华大学的教授,也是莫家第二代中资质最为‘愚笨’的一个。

莫中堂虽说本身不出‘色’,但他却有个出‘色’的儿子,就是莫孤烟。

莫老爷子心情大好之下,微笑着问:“哦,中堂,那你仔细说说呢。”

看了儿子一眼,莫中堂说:“前些日子我也曾听人说过,冷家的冷玉龙找到了失散26年之久的儿子,他儿子叫冷峰,目前在天都。”

莫孤烟点了点头,意思父亲说的很对。

莫中堂继续说:“这次孤烟在酒会上碰到冷峰后,就猜到他可能就是冷家失散的儿子,所以才在挨了一耳光后,忍气吞声了。”

莫老爷子眼神轻飘飘的,笑道:“孤烟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莫中堂抬手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虽说在外人看来,孤烟忍气吞声很是有些窝囊,但实际上孤烟这是接着这一巴掌,来告诉冷家,他们欠了我们一个人情。别忘了现场有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冷峰动手打孤烟了,如果事后冷家没有表示的话,那我们莫家绝不会就这样算了呵呵,为了保住冷峰,冷家势必在某些方面,比方姐夫的上.位,就得给出一定的支持。”

莫中堂的姐夫,在铁道部工作,目前正准备向常务副部.长宝座起冲击。

不过,看中那个位置的不仅仅是他各人,其他‘选手’照样有着坚实的后盾,莫中堂的姐夫最终能否坐上那个位子,老冷家的态度至关重要。

这次,老冷家的嫡系孙子冷峰,大廷广众之下‘抽’了人家莫孤烟一个耳光,要想保住那家伙不被莫家追究,那么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莫家,就会顺势把话题提到莫家姑爷上.位这件事上,相信老冷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毕竟莫家姑爷能否上.位,和他们的本身利益并不生实质‘性’的冲突,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说句话而已。

莫孤烟正是在挨揍后想到了这点,所以才忍气吞声放过了冷峰,才会对莫老爷子说,如果重新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心甘情愿的挨揍,被揍的越重越好。

冷峰下手越重,冷家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看到一心搞学问的儿子也想到这点后,莫老爷子表示很欣慰,不过却在点了点头后,看向了此时若有所思的莫孤烟:“孤烟,你是不是又想到了别的?”

莫孤烟苦笑了一声:“是现在我才忽然想到,聪明的人不止我一个。”

莫中堂有些纳闷的问:“孤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莫老爷子似笑非笑:“孤烟,你给你爸解释一下。”

莫孤烟看着他爸,认真的说:“爸,现在我才明白,冷峰在动手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点,利用了我。”

莫中堂更纳闷了:“你说,冷峰动手之前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才利用你?”

“是的。爸,你还记得当初我和你说起冷峰这件事时,曾经说他拒绝回归冷家?嗯,他现在也是拒绝回归冷家。昨晚,他正是利用无故‘抽’我的举止,来故意给冷家惹麻烦,让冷家觉得他本身就是大麻烦,从而拒绝和他相认,以此达到他不想回归的目的。”

莫孤烟解释清楚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自己最会善于把握时机,没想到还是落在了冷峰后面,他比我看的还要长远。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个人做事,猛地一看让人觉得他鲁莽无知,实际上他做是经过仔细考虑,谋定而后动。如果他要在官场展,走的路要比我远。”

听完儿子的解释后,莫中堂一脸的匪夷所思:“吓,他、他的心机原来这样深沉?”(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