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莫离传第一百五十八章出城一

2018-12-07 18:33: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莫离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出城(一)

深夜降临,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乐安城虽然早已宵禁,城内依然灯火通明,风月场所歌舞升平,酒肆饭馆内觥筹交错,行酒祝词声不断。这些人看似活在醉生梦死之中,实则个个心知肚明。对于他们来说,这万里河山今日你坐得,明日他便来坐。而他们这些生活在社会中上阶层的人,自然不必要操那份闲心,谁当天下之主都一样,他们该赚钱的赚钱,该吃喝玩乐的依旧夜夜笙歌,那些劳什子的国家大事让那些咸吃萝卜淡操心之人去操吧。最好把这世道搅得越乱越好,打得越激烈越好,浑水摸鱼习惯的这些人,认为这才是唯一正确的生存之道。

陈留和左凌并肩走在街道上,看着那些拎着酒壶怀着露着妖娆坯子的女人们,轻薄调戏打闹。此时,陈留直摇头,心中暗叹:“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亡国之罪,又岂是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能承受。乱世之下,众人皆为浮萍,这满城之内的平民百姓皆是身不由己。而那些有能力之人,却坐视不管,只为自己享乐,简直可笑之极,可笑之极。”

走在陈留身侧的左凌,见陈留半晌未说一句话,脸色也愈发的难看,于是笑着说:“陈兄,可在怀念往昔莺歌燕舞的日子?”

陈留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往日醉生梦死,如今再看这满城的灯火,心中颇为感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今乐安城危在旦夕,天下大好的山河四分五裂,怎敢如此只顾自的享乐。”

左凌见陈留满是伤感,于是笑着劝说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说来容易,做起来也不难,但能将此信仰践行一生的又有几人?陈兄不必伤怀,只要有一人醒着,便有一丝希望,即便你我不能唤醒这群浑噩之人,后世也会有更多的人拨开这片朦脓迷雾,让浩然正气荡涤每一个人。”

听左凌一席话,陈留也不再伤怀,心中的郁结之气尽数呼出体外,身子轻松了不少,眼神中则更为坚定,他说道:“左兄说得不错,你我毕生践行信仰即可,终会有人与你我同行。”

一路上你来我往的交谈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西门,灯光昏暗。

把守在城门的士兵,分列在两排处在。有一名差官双目如星,盯着陈留和左凌二人问道:“什么人?”

陈留和左凌并未作答,继续朝着黑暗身处走去。那差官见状,厉声阻止道:“不知道此刻宵禁么?劝你等速速离去,否则拿你二人入狱!”

昏暗的灯光下,差官逐渐看清了来人的面貌,见是城主府的公子,于是行礼说道:“见过陈公子。”

陈留点点头,说道:“打开城门,我与左凌兄弟有要事要出城办。”

“公子,宵禁是城主钦定的,若是公子想要出城,还请公子拿出令牌,否则还请公子回府吧。”

“你要拦我?”

“公子,下官奉令行事,还请公子不要为难下官。”

“笑话,我堂堂城主府的公子,难道还出不了这西门?”

“公子,下官只是一个看守城门的小卒,公子若是有城主的令牌,下官自然放行。否则,下官只能派士兵送公子回府了。”

陈留忽然愤怒的说道:“混账,你如此刁难于我,不怕我杀了你吗?”

那差官也不怕事,不卑不吭地说:“下官的命是陈家给的,公子尽可拿去。但,只要我活着,不见令牌决不放行。”

“你叫什么名字?”

“下官,姜维。”

陈留一脸怒色打量着面前微弓着身子的差官,忽然伸出双手托住那差官,一改此前的愤怒,带着几分敬意说道:“姜大哥,小弟多有冒犯。”

陈留忽然的敬意,让姜维不解。虽然他作为一名守城的小官,每月的俸银也够寻常百姓一家吃上俩月,他平日素来节俭,也很难在市集上喝点小酒,但关于眼前这位陈公子的事迹倒是听了不少,在他的印象中,陈留就是一个仗着祖辈余荫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陈留如今这番举止倒是让他受宠若惊,他连忙行礼说道:“公子客气,下官依法办事,还请公子莫要怪罪。”

“各位克己奉公,世代为我陈家效命,请受在下一拜!”说罢,陈留恭敬地对着姜维一拜,随后有朝着两侧的士兵拜了一拜。

“马革裹尸,鞠躬尽瘁。”姜维和士兵们连忙回拜。

陈留这一番举动使得这些守在西门的士兵激动不已,虽然他们原为马前卒,为陈家浴血杀敌,但奈何一直只是小小守门兵。如今,这城主府公子对他们行此重礼,更加坚定了为陈家尽忠之心。

陈留见众人脸上露出笑容,身边的左凌则是看着他笑而不语,他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说道:“姜令官,这是令牌,家父的确有事令我和左凌出城去办,还请令官打开城门。”

姜维接过令牌,见是真的,于是对着身后的士兵们说道:“打开城门,让公子出城。”

士兵得令,三四个士兵边去打开城门,姜维则对陈留说道:“公子,夜已至深,城外有危机四伏,可需下官派士兵随行,以护公子周全?”

陈留摆摆手说:“此去城外乃是便宜行事,令官美意,在下心领了。”

姜维见状,不再多说,在陈留临走之时,补充道:“公子,此去一路多加小心。”

——

陈留和左凌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西城大门紧闭。

守在两旁的士兵,轻声交谈:“这公子怎么转性了,今日对我们这些守城小兵如此礼待。”

“之前不是一直传公子欺男霸女,恃强凌弱么,今日一见,并非如此啊。”

“传言不可信啊!”

“你们注意到公子身边的那小子了吗?”

“怎么了?”

“前些日子,他可是被公子打得差点命都丢了,今日怎么走到一起,还有说有笑。”

“此事当真?”

“可不是怎的,我亲眼所见的。”

“怪哉!怪哉!”士兵们连连称怪。

站在一旁的姜维,此刻心里亦是疑惑不解。不过公子既然转了性子,那边是好事,于是呵斥身边那些窃窃私议的士兵们道:“聒噪,最近城外不平,都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