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大夏王侯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琴剑揭

2019-01-14 12:31: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夏王侯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琴、剑<不要太高估自己能力/p>

原始魔域,南线战场,战火连天,危机之刻,天魔赤甲军赶至,震惊鳞族众王。

赤甲军前,一口鬼气弥漫的古剑破空而来,掠入战局,强悍的剑压弥漫,天地变色。

照目间,战局中,一抹素衣身影走至,右手按在古剑上,目光扫过鳞王众王,淡淡道,“各位,请退兵!”

轻描淡写的声音,不带丝毫威胁,却是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王剑在手,天下莫敌。

看着出现战局的年轻人,厉王神色阴沉异常,权衡片刻,沉声道,“退!”

天魔大军援军已至,再战无益,眼前年轻人实力不弱,他与其余三王皆重伤在身,没有必要在这时与其交手。

一声令下,鳞族大军立刻如潮水般退去,厉王和其他三王凝视着前方天魔援军,数息后,同样退去。

鳞族退兵,宁辰挥手收起古剑,目光看着后方重创的天魔第六亲王,恭敬行礼道,“见过六师伯!”

第一次面对面见到天魔第六亲王,宁辰眸中淡有异色,这位玄箫亲王看上去实在不像一位魔,而像是凡间一位普通的书生。

朴素的衣衫,儒雅文气的面容,若非身上染满鲜血,和那若隐若现强大魔威,谁都无法相信眼前之人竟是一位魔族亲王。

就在宁辰观察玄箫的同时,玄箫的目光也在上下打量着前方年轻人,九幽的弟子,他不止一次耳闻,却还是第一次相见。

眼前年轻人,气质不凡,与九幽年轻时,着实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可惜,此子出身人族,否则,今后成就不会输于其师尊。

“不必多礼,这一阵,多谢师侄了。”

打量片刻,玄箫收回目光,轻声道。

“六师伯客气。”

宁辰应道,“这是师侄应该做的,师伯受伤沉重,不如先回营休息,这里就交给师侄来处理。”

“那便劳烦师侄了。”

玄箫点头,身影从天而降,先行一步。

虚空上,宁辰看着下方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天魔残军,淡淡道,“全军回城,暂时休整。”

一声令下,大军立刻鸣金,朝着后方九州城撤去。

浩浩荡荡的魔军,撤回九州城,遮蔽天日的魔气也随之消失,天空恢复清明。

九州城内,大军驻扎,残余的四万魔军加上一万赤甲军,勉强达到五万之众。

营中帅帐前,宁辰走来,看着前方汹涌的魔气,停下步子,耐心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帅帐周围,汹涌的魔气渐渐平息,帐内,一道平和的声音传出,道,“师侄,请进吧。”

帐外,宁辰听过,掀开帐帘迈步走入其中。

帅帐内,玄箫亲王静坐,待看到入帐的年轻人,嘴角露出温和的笑容。

“六师伯。”

宁辰行礼,面露关心之色,道,“师伯伤势如何了?”

“暂时已无大碍。”

玄箫微笑道,“九幽可还好?”

“师尊一切皆好。”宁辰回答道。

玄箫起身,目光看着眼前年轻人,脸上尽是感慨之色,道,“当年,吾与你师尊交情最好,只是上古之后,天地剧变,为了避祸,吾自封魔源中,而你师尊则去了天魔池,自我沉沦,从此,吾与他再未曾见面。”

宁辰静静听着,没有插嘴,玄箫亲王与师尊交好的事情,他的确知晓一二,不过,师尊对于这些事并未提及。

不知为何,师尊似乎对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事情,一直不愿多说。

“师侄,你修炼多久了?”玄箫看着前者,轻声道。

“百年有余。”宁辰如实道。

“百年!”

玄箫轻声呢喃了一句,旋即自嘲地笑了笑,道,

大夏王侯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琴剑揭

“枉吾族的那些皇子皇女还自称天才,跟师侄相比,当真笑话。”

百年便有如此惊人的武学造诣,纵观古今,也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宁辰沉默,没有多言。

他非武道天才,对于武学,他最初也不过是好奇罢了,只是,造化弄人,为了守护心中珍惜之人,他不得不一步步走至今日。

“太子殿下”

就在这时,帐外,阴姬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有着一丝急色。

宁辰转身,看着帐外,眉头轻皱,道,“何事?前面所述的两种人”

“城中有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在鬼鬼祟祟地行动,疑是鳞族探子,是否要抓起来?”阴姬请示道。

“不必。”

宁辰淡淡道,“留着吧,这些人很快就能派上用场。”

“是!”

帐外,阴姬领命,退了下去。

“师侄留下这些探子是有什么好的计策吗?”

玄箫询问道。

“战争法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鳞族派探子入城,无非是探查我军虚实与动静,只要有办法避开或者骗过这些鳞族的眼线,鳞族大军就等于废掉了双眼,任人宰割。”宁辰语气冷漠道。

玄箫闻言,眸子微眯,道,“师侄请详细说来。”

……

三千里外,鳞族大营,四王闭目坐于王帐内,全力疗伤。

王帐外,重兵守护,重重将王帐围在其中。

天际,夕阳西下,白昼渐逝,夜晚到来。

寒月东升,月光洒落边关上,遍地苦寒。

鳞族大营内,重甲的将士来来往往,认真戒备着天魔大军夜袭。

就在夜色渐深,大都将士都开始休息时,远方,魔气汹涌,自北方袭来。

“敌袭!”

“敌袭!”

一道着急的惊呼声响彻夜空,方才入睡的鳞族将士从睡梦中惊醒,纷纷出帐,拿起兵器准备抵御来敌。

然而,过了将近大半个时辰,预想中的天魔大军并没有到来,所有的鳞族将士沉沉松了一口气,满心地疲惫袭来,各自回帐休息。

九州城,城上,素衣的身影静立,遥望远方鳞族大营,同样一夜没有休息。

知命身后,阴姬默默跟随,一言不语。

她跟随殿下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殿下休息片刻,纵然武道强者精力远超常人,但是,也不可能一直不休息。

从入主天魔皇族,到获得今日的地位,殿下短短几年取得的成就,别人一生都难以企及,先前,她一直认为这都是九幽魔皇背后支持所致,然而,跟随殿下了这些日子后,她方才明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殿下的每一步付出的心血和努力,都是常人难以想象。

天际,寒月西行,黑夜渐渐过去,东方,晨曦洒落,照在城上素衣身影身上,金光明媚。

宛如神明一般的身影,凌立城楼上,吸引了城中所有将士的目光,这一刻,十三太子四个字,方才印入众位天魔将士心中。

一位愿意不眠不休陪他们共同守护城池的太子,或许,真的能带领他们打退鳞族大军。

城中,帅帐前,玄箫走出,目光看向城上年轻人,眸中露出欣慰之色。

天魔皇族皇子不少,太子也有数位,但是,不论玄清、玄阙还是玄真,他都不是特别喜欢。

原因很简单,天魔皇族之人本就生性凉薄,而下一代的这些皇子和太子在这方面更是青出于蓝,让人心寒。

天魔皇族需要一位有人情味的皇者出现,来改变这一切,而九幽这位弟子,就是最好的人选。

城楼上,宁辰回首,看着城中大军,面色虽然平和,然而眸中深处,却是冰冷异常。

玄箫不知,知命能带给天魔皇族的,永远都只能是毁灭,而不是重生。

黎明到来,宁辰从城走下,朝着大营走去。

帅帐前,玄箫看着远方走来的年轻人,微笑道,“辛苦了。”

“应该的。”

宁辰轻声道,“倒是师伯要尽快养好伤势才行,若鳞族大军打来,吾军片刻少不了师伯的力量。”

玄箫点头,道,“吾身上的伤势并无大碍,纵然短时间内无法痊愈,只要以秘法压下伤势,仍可全力一战,只是克制鳞族绝对防御的三魂箫已毁,下次交战,对于吾方依旧不利。”

宁辰闻言,眉头轻皱,道,“只能是三魂箫吗?我有一琴,名为阎王,不知可否?”

“哦?”

玄箫诧异道,“让吾一观。”<竟会引起他如此的愤怒/p>

宁辰挥手,汹涌的魔气中,一口煞气逼人的古琴出现,后方,阴姬见状,只感周身一寒,不自觉退后半步。

玄箫看了一眼十三身后的女子,没有太多惊讶,同时阴寒之物,这口阎王明显级别更高。

“此琴虽有损毁,不过若是修补得当,将更胜三魂箫,接下来的战争,师侄可愿意将此琴暂时借与吾?”玄箫正色道。

“当然。”

宁辰双手捧琴,将阎王送出,语气诚恳道,“音律,我只懂一二,此琴只有在师伯手中,方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玄箫也没有客气,接过古琴,目光看着手中杀戮之器,怜惜之意难掩。

琴是好琴,却是沾染了太多鲜血,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鲜血,成就这尊杀戮神器。

“师伯不能白皆你的东西,此物送你。”

话声中,玄清手中,一卷残谱出现,看上去毫不起眼,然而,残谱上的四个字,却是魔性而又强大,震撼人心。

末日序章!

上古禁法,齐名神灵序曲的禁篇之一,如今近在眼前,让人难以移开双眼。

带刻度放大镜
住宅电梯品牌报价
宣传册制作公司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