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超级传奇商店第二十八章树倒猢狲散夫

2019-01-14 13:49: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级传奇商店 第二十八章 树倒猢狲散

吃过午饭本打算上“大夫联盟”看看发布者有没有回消息的,结果来了几波客人,等人走后他把这事又给忘记了。

在药店里左等右等,那个女人始终都没有出现,就在他烦躁不安的时候,脑海里灵光一现,

超级传奇商店第二十八章树倒猢狲散夫

想起他母亲说过的话。

“我帮你爸算过了,他还有七日牢狱之灾……”

狠狠一拍脑袋,顾元叹嘴里“嘿”道:“老妈明明说过还有七日牢狱之灾,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顾元叹母亲范明芳,不仅写的一手好字,她对卜卦也相当精通,简直到了神算子地步。

记得在他上中学的时候,六个同学要去郊游,顾元叹都已经上车了,他母亲在临发车之前、破天荒给他打了个,让他立刻下车回家。

从他母亲声音里顾元叹听出非同寻常的意味,等放下他立刻让司机熄火停车,把几个同学全都劝解回家。

第二天在早间上顾元叹看到,就在他们必经之路上发生多车连环相撞事故,现场简直惨不忍睹。

还有当初他本打算上金陵医科大学的,毕竟那边相对吴都市的医学院要专业一点,但她母亲在吃晚饭时候幽幽的来了句“你分数不够。”

还有这回他父亲出事,顾元叹整天忙着筹钱抵押房产,而他母亲还跟以前一样,该干嘛干嘛!

现在回过味来他才明白,原来他母亲大人早就算出自己丈夫这回是有惊无险了。

“我就说嘛!原来您知道老爸没事啊,害我天天跟着瞎担心。”想到这茬,好些天愁容不展的顾元叹、也难得露出了笑容。

……

就在顾元叹站在门口傻笑的时候,马路对面走过来个中年男子,肤色黝黑,跟截黑炭似得,不是齐家老大“齐大黑”是谁?

“我过来问问,你家钱到底什么时候筹集好啊?”一摇三晃走过来的齐大黑,张嘴就是钱。

顾元叹心情刚好了一点,这个齐大黑就出现了,此时他就跟吃了苍蝇般难受,口气不善道:“我哪知道。”

“哟呵,你还来劲了,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可别忘了,你爸顾昌盛还在牢里呢,你这个做儿子的就一点也不急?”

他刚想发火,但是却从齐大黑话里听出了因为懂得异样的情绪,怔了怔依然面色不愉道:“你什么意思啊?”

看着面前的顾元叹,齐大黑心里多少有点感慨。

同样是人,人家顾昌盛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头角峥嵘,说话做事也非常老练;再想想自己儿子,都二十七八岁了,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着四六,这人和人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心里刚升起一丝感慨,随即齐大黑就想到今天过来的目的了,正了正脸色说:“是这样的,大家都是街坊邻居,我父亲他人也不在了,现在说的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钱不重要/p>

顾元叹没有插话,眼睛微微眯起,听着这个齐大黑继续往下说。

“人死不能复生,但是我们活人还要继续生活,所以我们回去合计了一下,你看这么处理怎么样?”

“不对劲!”看到齐大黑前倨后恭的样子,顾元叹感觉这个齐家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说,我听着呢!”

齐大黑顿了一下说:“是这样的,三百万的赔偿款肯定是不能少的,但你家现在能拿出多少就先给多少,剩下的写个欠条,在规定时间内还清,你觉得怎么样?”

听完齐大黑的话,顾元叹眉头皱得更深。齐家几兄妹向来臭名在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他迟疑着问道:“你说的是真得?”

“当然,只要你同意,回头把钱一交,你父亲就能回来。”

狗改不了吃屎,顾元叹相信齐家几兄妹不可能突然转性,这件事肯定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在里面。

仔细回想了一遍对方说过的话,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漏洞,又抬头看了看齐大黑那张黝黑的面孔,最后点点头道:“行!”

……

晚间,齐家客厅里人头济济,老的少的小的加起来不下二十人,但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眼角余光不时扫过主卧室门口站着的青年壮汉,里面满是好奇之色。

卧室里,齐家五兄妹悉数到齐,包括那个幺妹“齐娇娇”在内,围坐成一圈。

此时齐娇娇坐在主座上,浑身上下光华内敛,对着自己几个哥哥姐姐颐指气使,云鬓上得朱钗随着说话声不停的颤动着。

“我跟你们说,这段时间都给我低调一点,谁都不许惹事。伟兆你也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吴都那边的事情,你最好把屁股给我擦干净一点。”

被点名的是齐家老二齐伟兆,被自己的幺妹训斥,齐老二双眉凝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齐娇娇对于自己二哥的表现很满意,点点头又转向齐大黑道:“大哥,我跟伟兆在吴都打拼,ks这里是我们的大后方,我们不求你跟大姐还有三哥有功,但求你们无过,好好守着咱家的一亩三分地就行,能做到吗?”

面对齐娇娇的强势,齐大黑几人早就没了在顾家时的飞扬跋扈,显得异常驯服,异口同声道:“知道了。”

“哼~既然知道,那为什么我刚回来就听说你们去惠民堂闹事?”齐娇娇那张姣好的鹅蛋脸上怒容满面,檀口微张、大声质问到。

靠近电视柜旁边的齐干事嗫嚅着说:“这…这……娇娇,咱爸是在那个顾昌盛接手后死的,要是咱家不去追究,人家还以为我们齐家怕事呢,回头还不得戳咱脊梁骨?”

听到齐干事的反驳,齐娇娇柳眉倒竖,大声呵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追究了?做事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一味的蛮干。他顾家又跑不了,你们怕什么?为什么非要采取那种手段?”

“这…这……”齐干事被齐幺妹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不停拿眼睛朝齐大黑看去,让他帮着解释两句。

“咳咳~”

齐大黑咳嗽了两声才道:“那个……娇娇啊,这件事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我今天下午已经去过惠民堂,那个顾昌盛的儿子已经同意私下和解,第一笔钱下个礼拜一到账,剩下的在半个月内还清。”

“嗯,这还差不多。”

齐娇娇再次点点头,最后郑重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顾家的事情先放一放。修贤那边马上就要公布名单,这段时间谁都不许给我闹出事来,听到没有?”最后一句齐娇娇已经厉喝出声。

“知道了……”

“你放心吧,我们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

就在这边开家庭会议的时候,吴都市那边有个女人,此时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书房里不停走动着,眼角余光始终不离电脑桌上的笔记本……

手表一件代发价格
减肥仪器原理报价
交换机poe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