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难与讲台说再见

2019-05-13 12:09: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由于招生人数锐减,学校的教师队伍开始出现富余的状况。于是一直处于兼课状态的我,第一次不再兼课,专心负责学校的实训工作。这也就意味着,我不得不告别讲台,暂时从教学第一线全面转向教学的服务工作。

一下子离开挚爱着的讲台,还真的有些不习惯。记得八、九年前,就有人劝我说,高级职称都评下来了,还上什么课呢。但我总觉得,不上课的老师还能算老师吗?于是依然在第一线,依然带毕业班,依然忙得不亦乐乎。和我差不多资历的人,早就不摸粉笔了,但好为人师的我,却仍念念不忘那三尺讲台。

我当老师,既是偶然,也算是必然。我学的原本是工科,毕业后分配到工厂做技术员。毕业一年后,我和妻结了婚,不得不过起了两地分居的生活。那时候想调动工作非常难,异地调动就更是难上加难。没有关系,没有后门,两个人想调到一处,简直是难于上青天。没办法,我和妻只得远赴海南,一起去投奔在海南工作的大伯。大伯在海南农场工作,那里根本不需要我学的专业,大伯就问我,愿不愿到农场中学当一名教师?我听了就有些动心。我的祖父、我的外祖父、我的二伯父、我的大舅和二舅,他们都是老师,我从小也有立志当老师的愿望。妻子却有些踌躇,说与其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当老师,还不如就在当地想想办法,毕竟老师还是比较容易当的。那时候教师的待遇普遍较低,但凡有些门路的人,也不会想着去当老师。

我和妻打道回府,转而去求在师范当校长的二舅帮忙。二舅的师范学校和我妻子在同一个城市。二舅听了我的想法,很是支持,但他对我当老师还有些心存疑虑。于是二舅就对我说:你既然想当老师,就要真心热爱这一职业,名副其实地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而不是仅仅为了调动而调动。要不然,我是断不能帮你的。我郑重地向二舅保证,今后绝不会给他丢脸。

二舅的学生恰在职业学校当校长,当时职业学校刚刚成立,专业课老师奇缺。凭着二舅的引荐,校长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但校长并未因二舅的面子而立刻应承下来,而是让我试讲一下,看是不是真的适合当老师。

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拿了教材,粗略地看了一下,立刻就到班级里试讲。

第一次站在讲台,面对比我也小不了多少的毕业班的学生,以及前来听课的校长、副校长和教务主任,我一点也不胆怯,而是心里充满了自信。我没有照本宣科,而是结合了工厂里的实际工作经验,深入浅出,侃侃而谈。那堂课,我成功了,校长、副校长和教务主任,无不露出满意的笑容。

1989年七月,女儿呱呱坠地,我的工作调动更加显得迫在眉睫。在多方的奔走之下,几经周折,终于办妥了异地调动的各种繁琐手续,我成为了职业学校的一名专业课教师,也从此结束了我和妻苦不堪言的两地分居生活。

第一学期,学校领导就安排我带毕业班的三门专业课,其中两门是机电班的车工工艺和电力拖动与控制,另一门是建筑专业的电工基础课,周课时加起来有20节之多,可谓是超负荷的工作量。

当我把几本厚厚的教科书和教辅材料拿回家继续挑灯夜战时,妻子不无担心地对我说:这么多的课程,你能教得过来吗?不然,让二舅给校长说一下,看能否少给你安排一些课。

我对妻子说:世上只有不想做的事,却没有做不了的事。既然学校如此安排,说明领导对我的信任,我定会不负众望,精心准备每一堂课,让课堂成为充分展示自我的舞台。妻子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释然地笑了。

正当我和妻开始憧憬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出生两个月不到的女儿,却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肺炎和先天性心脏病,不得不长期住院治疗。为了不影响教学,我的备课、作业批改,几乎都是在病房里进行的。

和女儿同住一个病房的是一个将近一岁的男孩,男孩的妈妈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看着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正在暗自纳闷,那女人却一眼就认出了我,原来她是我初中时的同学,师范毕业后,不愿当老师,就通过关系准备进入效益好的粮食系统。当她听说我从一名技术员摇身变成老师的时候,一脸的鄙睨,非常惋惜地对我说,想当年,你的成绩可是我们班的numberone,怎么会沦落到当老师的地步?调到什么单位,不比当老师强啊。我非常平静地对她说,因为喜欢,所以就做了,也许我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吧。后来粮食系统一落千丈,我那同学被迫下岗。当她再次见到我时,非常羡慕地对我说,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当时我调动工作,你怎么就没给我提个醒呢。我只好对她笑笑,我当老师,丝毫没有功利的成分。

女儿四岁的时候,心脏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正在我和妻一筹莫展的时候,在北京当大学教授的堂伯父突然来信相邀,想让我到北京帮他进行专利产品的设计,因为我学的就是机电工程专业。为了方便联系给女儿治病的医院,我只好答应了伯父。当我惴惴地给校长请辞的时候,校长非常大度地对我说:你可以先办理请假一年的手续,至于回不回来,全凭你的意愿,但我保证,学校的大门始终为你打开。校长的话,让我泪流满面。我诚恳地对校长说,您放心,给孩子治好病,我一定还会回来!

女儿在阜外医院进行了成功的心脏手术,伯父的专利产品也已设计成功,并顺利投产。伯父对我说,你就在北京发展吧,今后把老婆孩子也都接到北京来。听着伯父的话,我不是没有动心。但我不能这么做,也不想这么做,最后还是婉拒了伯父的一再挽留。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当老师,做老师的那些日子,才是心里最踏实的时候。

1997年,随着经济的转型和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我所教的机电专业渐渐由热变冷,而计算机专业却非常红火。那时,学校的计算机老师十分稀缺,好多课程没人敢问津。于是,我自告奋勇,半路出家到南师大进修计算机专业。当年,我就承担下了五门计算机专业课程的教学工作,有计算机基础、数据库、数据结构、计算机原理和basic语言。这些课程我之前从未接触过,只能边学边教,边教边学,可以说是现学现卖。经过不到三年的学习和锻炼,我就从一个门外汉,一下子变成了计算机专业的行家里手。

2000年,学校成立了课件制作室,校领导决定由我具体负责,直属教务处管辖。我利用课余时间,自学了authware等课件制作软件,先后独自完成了许多简洁实用的教学课件,在历次评验中均获得了专家的一致好评。

我校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之外,还承担了社会上的各类计算机培训工作,包括银行、工商、税务以及党政机关,每年都要举办好几期培训班,每一期,我都是最受欢迎的主讲老师之一。在一次对科局级干部的培训会上,我大学时的一位校友竟成了我的学生。他向和他一同参加培训的一位局长介绍说:给我们上课的,是我大学里的同学。那局长十分惊讶地说:你的同学怎么可能当老师?那语气,仿佛我本来就不该当老师似的。我微笑着对他说:怎么不可能,你还没喊我老师呢。贵为局长的他,只得恭恭敬敬喊了我一声“老师”。

老师这职业,有时就是这么牛,可以清高到蔑视任何的权势和地位。

之后,学校为了加强实习训练,又把我调到了实训处,专门负责计算机实训工作。实训工作千头万绪,十分繁杂。既要负责设备的日常维修和维护,还要指导学生上机实习,同时还要负责各类网络考试工作。按说,那时我就可以不兼课了。但我仍然坚持要求留在教学第一线,而且是最富挑战性质的高三对口。

从2003年至今,我在高三对口的教学岗位上一干就是十个年头。在这十年间,一批批学生相继进入到各类高校。每当想起这些学生,我的心里就会涌起自豪和满足。都说讲台是铁打的营盘,学生是流水的兵,但师生之间结下的情谊,却铸成了心中最永恒的记忆。许多我教过的学生,至今还能想起他们的名字。每当节假日,都有不少学生来到我的办公室,向我深深地鞠躬致意,并由衷地对我说:谢谢你,老师。那时,所有的付出,都觉得是值得的。

虽然我现在暂时从前台转向了幕后,但我想,我对孩子们天生的爱,从来就没有、也从来不会有任何的消减。

我想对我亲爱的学生们大声说:我,还会回来的!

呼和浩特什么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白癜风要重视的饮食细节有那些如何预防青年白癜风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