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圆缘

2019-05-15 10:29: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圆缘是一个女子,一个靠写字而生存的女子。我喜欢她的文字,没有过多的复杂情节,只有着不同寻常的文字和感觉,我就是这样深深地迷恋着她的文字,收集她所有的集子,从第一本一直到现在,戒不掉。

我和这个女子似乎有种宿命般的相连,读着她的文字就放佛是我身边的一个朋友。记得曾经她在一本书里说过,她其实更希望关注她的作品胜过关注她的人,很想更多的人看到她的文字,而她这样的想,只是希望从中遇到一个懂她的人,如果遇到了,她宁愿从此不再写。

我懂,如果说她的文字只为寻找,那么她已经达到,至少世界上有我这么一个人懂她的文字,懂她这样的女子,也许因为我们是女子。

我说过,我和她有种宿命般的相连,读书的时候我就开始看她的文字,一直到我毕业在一家小的杂志社做文字编辑。那时,我刚毕业到杂志社工作不久,社长对我说,如果你可以约到圆缘的稿,就可以直接留下来。我早已听说很多大的名牌杂志都很难约到她的稿子,像我们这样的小杂志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还是对社长说,我可以试一试。

圆缘说过她相信下一秒的奇迹,于是我也学会了相信,所以我可以在众多人中和这个女子相遇。我成功的约到了圆缘的稿子,并且还开设了她的专栏。我甚至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放弃那么多大的名牌杂志而选择我,因为我懂得她的选择。

窗外下着大雨,芫芫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我的房间,连同她被打湿的外套一起深深的裹在我的软皮大沙发上,我叹口气煮一杯咖啡给她,她接过去像往常一样大口的喝着,完了指着她的行李说,我又单身了,还是你这里舒服。

芫芫是我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女伴,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怎么认识的她,只记得大学的时候,她曾为陪我买一本园缘的书走遍大街小巷,我还会开玩笑说,你看你叫芫芫,人家也叫圆缘,可是你什么时候也能写出这样的文字给我看。她总是笑笑说,我连三毛和张爱玲都分不清,我呀,只想毕业就嫁人,你最好看好你家清书,小心被我抢喽,不要每天看什么圆圆扁扁的书。说完就大声地笑,而我很喜欢听她爽朗的笑,很安定的感觉。

芫芫放下手中的杯子,顺手拿了一只苹果,咬了一口说,你和清书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这个伴娘可是特意跑过来的。

我叹口气说,他最近身体一直很差,婚礼只好推迟。

芫芫嚼这苹果想了想,哦了一声又专心吃她的苹果。

书稿已经交给清书了。很晚的时候圆缘突然在MSN冒出来说。

早已收到,我们已经在灌版了,下个月能出来。现在我已经在帮清书打理公司,清书自己开了一家文化公司。本来清书是不想让我做事的,我知道他怕我辛苦,可是最终还是拗不过我。

不等圆缘回答,我又迅速打过去,我知道,不宣传,不签售。

圆缘良久没有了回音,我说,你还在吗?

不,这次要签售,你们为我安排。好一会儿她才回了这么一句话。

我心里微微一惊,但仍然平静的说,好。即使我内心明白这将是一场不小的风波。这么多年,她的书一次都没有签售过,也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就连我都不知道她的样子。我知道她是那种耐得住寂寞的女子,可以独自与文字为舞,但绝不允许一点喧嚣打碎她的宁静。

兰依,她叫着我的名字。我知道她开始脆弱,因为她曾在书里说过,当我省略一个人姓,而轻念他的名的时候,那就是我脆弱的时候。

兰依,我爱着我朋友的男友,无法解脱。

我心里又是一惊,这是我们认识以来她第一次跟我说她的感情,我还来不及思考,她又再次消失,留我一个人想最近她的生活经历着怎样的事情。

清晨醒来,芫芫已经离开,没有打招呼,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条,这么些年,我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出现和离开。她的那个破旧的深蓝色旅行包就是走与来最好的讯号。那个旅行包还是上大学的时候清书送的,我一个,她一个,我的早已不知去向。所以她常开玩笑说,兰依,等你出嫁时,这个包就是我给你的嫁妆。

我对这个小妮子已是无可奈何,读书的时候就是个不安分的胚子,成绩倒着数都不够,成天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还大言不惭地指着我说,你呀,就是脑子秀逗了才喜欢考第一名,像那种没创意又幼稚的书我才不要念。

毕业时,大家都忙着找工作,她却跑去旅行,到现在都没有去找事做。有男朋友的时候就会消失,最多不过三个月就会拖着那个破旧的旅行包回到我这里,然后等待下一个男人把她领走。她还会笑着说,恐怕我是为数不多没有房子也能生存的女人。我说,你不能总这样下去,做事情要有原则。她一本正经的说,对啊,我是很讲原则的,分手了我才会找下一个,光明正大的交往,绝不玩仙人跳。

年底公司有个交流酒会,会邀请一些常与我们合作的作者参加。清书说,这次圆缘会来。我听后很兴奋,酒会上从头到尾我都在等待,可是结果还是让我失望,她并没有像清书说的会出现。

芫芫最近有去你那里吗?酒会结束后清书陪我坐在角落的沙发上。

没有。一个那么闹腾,一个这么安静。我盯着圆缘刚做出来的新书说,不知道我前世欠了这两个女子什么。

我的心情很沮丧,看的出来清书和我一样低落,我们就这样默默坐着。

忽然清书轻轻的说了一句,兰依,我们下星期就结婚吧。

我抬起头看着清书,他依然保持先前的坐姿,让我怀疑这句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的。我试着问,你,你确定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他不说话,只是转身将我抱紧,兰依,兰依。我不知道是什么突然使这个男人脆弱,只是我想起的是另一个脆弱时喊着我名字的人。自从上次她对我说她无法解脱后就再也没有在网上遇见她,她行踪不定这点和芫芫相似。

生活一下子忙起来,准备婚礼,筹备圆缘的签售,清书看起来真的精神了很多,看来我最初的担心是多余的。

看着镜中的自己,银色绣花的白色平滑丝绸,小巧的裙摆上缀着层层叠加的荷叶花边,无袖露肩的剪裁,看着穿上婚纱的自己,想起和那个等候在试衣间外面的男人走过的路,似乎我们从来都没有过争吵和分离,也没有过轰轰烈烈的誓言,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到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相互依赖,除了芫芫我也只有这个男人可以依赖,一切都是平平淡淡自然而然的发生,可是我却没有一丝遗憾,嫁给清书是我唯一的选择,他平淡却让我安心,生活本该是如此触手可及的真实。

我准备推开试衣间的门,想象着清书有着怎样惊喜的表情,然而我的手刚触到门把手就只听见外面清书尖锐的一句,难道我不结婚你就准备一辈子不露面了吗?

小声点,清书,你冷静一点。是芫芫的声音,今天约好一起来试装的。如果不是因为清书极端的语调和芫芫那句小声点,我已经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你准备躲我到什么时候,为什么你非要逼到我们彼此都无路可退,你以为这就是对兰依的负责吗?芫芫,只要你现在说一句,我立刻就可以脱掉礼服跟你走,兰依我会跟她解释。只要你一句,现在还来得及。

芫芫极力压低声音说,清书,你疯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不想跟你说了,兰依快出来了。

我似乎都在平静的听着这一切,可是推开门腿却像被灌了铅似的无法迈出,我们三个就这样对峙了几秒钟,还是芫芫首先笑笑说,兰依,你把我们都震住了,真是太漂亮了,你看清书都看傻了。嗯,伴娘的礼服呢,我进去试试。

我和清书都站着没有动,芫芫拍了拍清书说,别看个没完了,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重新把门关好,一点点的慢慢的脱下婚纱,像往常一样换好衣服重新出去,走出婚纱店。芫芫和清书没有追上来,我们都知道这已不再是小孩子的游戏,挽回只会显得幼稚可笑。

圆缘的签售如期举行,到场的人已经排了很长的队,看不清前面的人,我买了一本书悄悄地挤在队伍里,没有通知清书,可是他知道我一定会来,因为这是我这些年唯一的迷恋。排到我的时候,我明白了这场签售的意义,圆缘接过书说,我知道你会来,成千上万只为你这本。圆缘抬起头,一张我熟悉的脸,芫芫,圆缘,我竟然傻到不知道这就是一个人,我早该想到圆缘这个笔名的意义。可是我却被她的笑容迷惑,这个喜欢在我面前笑的女子曾经承受了怎样的忧伤。

我打开书,上面写着,也许,终究要有结束,请原谅我选择这样的方式。

她根本没有什么男朋友,每一次的离开都是为了逃避,一个人去旅行或是在屋子里写下你一直迷恋的文字,然后回来等待下一次的躲避。清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背后。

我背对着清书轻轻的说,因为我的存在,温暖她的只有那只已经破旧的旅行包对不对?

我转过身,看着清书的眼睛,他没有丝毫躲闪,对不起,兰依,我不这样做她不会回来面对我。

我笑笑,如果说爱一定要有伤害,我希望是温暖的。回头再看一眼远处的那个女子,然后我微笑着离开,滑到唇边的眼泪,咸咸的,暖暖的。

安徽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平凉那个医院治白癜风较为有效癫痫人晚期表现症状有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