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老婆的隐私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9

平建军跟宋艳茹结婚不久,偶然看到宋艳茹的一张汇款收据,数额3000元。平建军想,这钱一定是汇给他父母的。虽然婚前他们有约定,经济独立,互不干涉,可是心里仍有种酸溜溜的味道。说是互不干涉,但并不等于招呼都不打吗。自己也给过父母钱,哪怕是几百元,都要说给她。平建军是觉得夫妻之间不应该这个样子,应坦诚相见。再说自己也不是财迷,心地狭隘之人,给父母钱是尽孝,他绝对支持。

可是,他再一撇,不对呀,不是汇给她父母的,收款人叫刘金德!刘金德何许人?他不知道,就顺着往下想:是债主,宋艳茹汇钱还债?可没听她说过欠谁的债呀;刘金德借钱?也没听说;是网上购物汇给经办人的?也不对,她从来都不网上购物;是亲戚?可他没听说有姓刘的亲戚。平建军想来想去,只有一种情况,宋艳茹这人还有点爱心,这刘金德一准是她资助的对象。可再想,还觉得不对。如果是资助对象,这么一大笔钱,不会不对他说。前段时间,响应妇联倡议,资助贫困小学生,她拿了200元钱,一回家就跟他说了,还有一股愉悦感。而这么一大笔钱却只字不提,也看不出有任何愉悦感,很显然,也不是资助对象。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刘金德到底是什么人?宋艳茹为什么对他这么慷慨啊?

平建军越想心里越痒,醋意陡生,因为从名字上看,刘金德是个男人。所以吃饭的时候,就转弯抹角地问:"我们单位传达结对子的文件了,你们单位传达了吗?"

宋艳茹回答:"没有"

"哦,文件上说自愿,你说我结不结?"平建军又故意问。

"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管。"宋艳茹说。

"你们单位很快也会传达,你打算怎么着?"

"没想过,等传达了再说吧。"宋艳茹又淡淡地说。

"你过去资助过人吗?"平建军故意往刘金德上引。

"哎呀,你真啰嗦,我不跟你说过吗,前段资助小学生拿了200吗。"宋艳茹有点嫌平建军罗嗦了。

平建军赶紧掩饰:"对对对,我给忘了。"话说到这个程度,平建军不好再往下问,再问就"越位"了,他们有约定。可是"收据、刘金德"这俩词,老撞他的心窝子!

无法容忍

几天后,平建军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忽然接到宋艳茹的电话,说她钥匙忘家了,让他早一点回家。挂了电话平建军忽然想到"刘金德和收据!"他还看见宋艳茹把那张收据锁进抽屉里。何不来个将计就计,虎穴探秘,看看宋艳茹这个从不示人的抽屉里,到底还藏着什么隐密,或许就能解开刘金德这个谜。平建军这么一想,就跟领导打了声招呼,匆匆回了家。进屋就看见了宋艳茹的钥匙落在床上,像看见了宝贝,抓起来就开了锁。抽屉一拉开,先看到了那张收据,收据下面是个塞的鼓鼓的信封,没有别的东西。他把信封里面的东西抽出来一看,啊!吃了一惊,都是收据,足有几十张!草草一翻,都是给刘金德汇钱的。有500的、600的、700的、800的、1000的,当然还有3000的,粗略一算,要有7万之多,时间跨度,达8年。平建军震惊了!

刘金德到底是宋艳茹什么人,为什么这么舍得给钱?平建军想来想去,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他们有割不断的关系!

平建军忽然从刘金德想到自己跟宋艳茹结婚的情景,自己34岁,她32岁,难不成她骗了我,他结过婚,跟刘金德,又离了。既然离了干嘛还给他钱?想来想去,答案就是她欠了刘金德的钱。哼,难怪跟我搞约定呢!

可是再想,又觉得不对劲儿,离婚的女人没有这么给男人钱的,里边还有情况。忽然平建军就想到他们有孩子。对,一定有孩子,钱是给孩子的生话费!只有这一条,才能圆满回答那几十张收据。

哼哼,孩子都生过,还跟我愣充"处女"?也难怪自己没有感觉到,现在的医生就能造"处女",何况宋艳茹还是个医生。平建军一面生气一面懊丧,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蠢猪,给宋艳茹骗了,耍了,玩了。平建军决定了,跟宋艳茹摊牌,不能再当猪!

宋艳茹回来了,进门说了声:"我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的平建军就当没看见没听见。宋艳茹没在意,进了卧室后,立刻就传出了高声地质问:"平建军,你干嘛乱翻我东西!我、我那东西呢?"说着人也冲了出来,这才看到放在茶几上的那摞收据:"平建军,你混蛋!"

平建军听宋艳茹急得骂开了,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反倒不气了,指头指着宋艳茹说:"宋艳茹,你给我听好了,骂人是心虚无能的代名词!"

宋艳茹也觉得自己失态了,看了看平建军,说:"看别人的隐私算什么?"

"隐私,什么隐私,你跟这个刘金德有隐私?"平建军指着那些收据,得理不饶人地说。

"你别胡说,他、他不是你想像的人。"宋艳茹解释说。

"哦,他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你到说说呀?"平建军越说声音越大,又涨气了,人也愤怒地站起来了,脸涨红的像猪肝。

宋艳茹只得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她摇摇头说:"看来我原来的想法有点太幼稚了。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把话说给你。知道吗,我不跟你说,是怕你听了心里不舒服。"

平建军冷冷一笑说:"我干嘛不舒服,有舒服的就行了,只是别欺人太甚,玩得太大!"平建军越说越愤怒,说完一屁股又坐下了。

不能不做

宋艳茹看看也坐下了,然后她拿起那些收据说:"这钱我打了好几年了,还得打下去,我不能不做。我们结婚前,我之所以和你约定经济独立,互不干涉,就是为了这个。"

"呵呵,你还很尽职尽责,信守约定吗。"平建军冷冷一笑,讥讽地说。

宋艳茹已经不在乎他的言辞了,说:"你说得不错,我必须得尽职尽责,否则,我对不起死去的人。"

平建军一听她说死去的人,一愣怔问:"死去的人,谁呀?"

宋艳茹没有马上开口,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读本科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叫刘书胜,他追我。毕业后我很快找到了工作,他还没有找到。十一长假,他来了,死活拉着我去爬山,我不好拒绝他,就去了。到了山上,我看到崖边的酸枣树上,有小枣,红红的,一下子勾出了我的馋虫,可是我够不到,他就爬到树上给我摘,他往上爬,想给我多摘点,结果树枝一下折了,他摔下了山崖,摔死了!"宋艳茹的眼圈红了。

"那,刘金德是谁呀?"平建军疑惑地问。

"他是刘书胜的父亲"宋艳茹回答。

"呵呵,呵呵,我明白了,明白了……"平建军连连冷笑着说。

宋艳茹问他:"你明白什么了?"

"多合适的监护人"平建军又说。

"什么监护人?"宋艳茹睁大眼睛问他。

"你孩子的监护人啊,爷爷,亲爷爷,多合适!"平建军看着宋艳茹又讥又嘲地说。

"你胡说什么呀!"宋艳茹一下子站起来了。

"我胡说,看看你手里拿着什么吧!"平建军又提高了声音说。

宋艳茹听了又气又委屈,眼泪都快下来了,她看着平建军说:"你怀疑我生过孩子?我跟你结婚,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是那种人吗?"

平建军耿着脖子扭着头根本听不进去。

宋艳茹看着他又说:"这钱根本不是你想到那样!"

平建军霍地扭过头来,盯着宋艳茹问:"是什么样儿,你倒说出来呀?"

宋艳茹听他这么说,摇摇头又坐下了,跟着说:"人不能没良心吧,刘书胜是为了我死的,他又是独子,家里有三位老人啊,父亲母亲已经50多岁了,还有个70多岁的奶奶,都指望他了。当时,他家里就很困难,父亲下岗,母亲根本没有工作,还有风湿病,奶奶就更甭说了,家还在一个贫困的小县城。他父亲下岗后找了个看大门的事,一月才400块工钱,吃饭都不够,更别说看病吃药了。本来,我想一边工作一边复习,要考研的,可是,看到三位老人的处境,只好放弃了,我得帮助他们。

处理刘书胜后事时,两位老人来了,只带走了刘书胜的骨灰,什么都没说。我想陪他们一块儿去,可他们不让,当时我工作还没满一个月呢,也没有钱。后来我发了工资,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办张卡,好给打点钱,可是他们不办,不要我的钱。我就去了县城,在当地银行给他们办了一张卡,打进了500元钱。我给他们卡的时候,他们还是不收,是我落着泪求他们才收下的。从那时开始,我就给他们打钱,开始一个月一次,有点零碎麻烦,我就改为三个月一次,直到现在。打的钱随着我增加工资,也从最初的每月500,提高的1000。以后,我还得这么做。情况就是这样,希望你理解我。你要不理解,我也没办法。"

平建军听明白了,宋艳茹做的是很阳光的事,是自己误解了她,气转为没气,没气又转为内疚,埋下了头。宋艳茹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想歪了。"平建军终于内疚地说。

听到两声"对不起"宋艳茹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委屈,呜呜地哭出了声。

平建军赶紧抱住了宋艳茹。

冲口而出

忽然,宋艳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刘金德老人打过来的。可是这个电话,让满脸泪水的宋艳茹眼睛睁的老大,说不出话来。

老人家在电话里说:"艳茹啊,我和你大娘都知道了,你们买房贷了不少钱,你们的钱不够花呀。这边的钱也用不着,我把卡里的78927块钱给你汇过去了,还房贷吧。以后也别打了,我们有社保了,有医保了,用不着。"

内蒙古治疗女性白癜风那里医院好青岛牛皮癣医院那个好胸部患白癜风的原因有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