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风范烈 第六十四章 大杀器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12

风范烈 第六十四章 大杀器

应横天通过自残招呼,从别的世界中又得来两个法术,这两种法术一种叫做吞天,一种叫做噬地。

而那种黑色光芒不是法术,而是应横天从别的世界招来的智能武器。

智能武器是一种威力滔天的大杀器,不知为何,应横天的自残招呼术,将另一个世界中的智能武器招到了这个世界中。

智能武器和修真者的法术大相径庭。法术和智能武器正是修真文明和程序文明迥然不同的分别。

修真是与天地沟通,以自然为师,参详悟道,追求天人合一的手段。

程序则是把数字弄到了极致的精细,把一切的事情交给人类开发的智能,有很多的程序文明中的人类和智能已经成为了一体,成为了一件有别于正常人类的特异生命。

这里暂且説他们是生命吧,这是一种宇宙中的人类通过自我选择形成的一种生命,这是一种数字化的生命,他们是一种智能程序。

这也正是程序文明叫法的由来。

智能程序有的是简单的机器,有的是机器和人类的合成体,而终极的则是没有任何血肉之躯的金属智能,这种金属智能的计算能力达到了一个无以伦比的地步,这种程序“生命”是所有人类的大敌。

这种程序生命没有丝毫的情感,在他们的“脑袋”中,有的只是如何精确的运作自己,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如果把这种金属机器输入杀人的指令,把一些程序文明的科技使用在他的身上,配备各种杀人硬件,他就成为了一件大杀器

——这正是终极的智能武器。

这种智能武器就是原田修所説的那种比最厉害的核爆更为致命的武器。

应横天不知道他的这次自残招呼把一件致命的武器给招来了。他只是感应到吞天和噬地两种法术的存在。

两道青色光芒进入自己身体之中,他的自残伤势瞬间痊愈,感觉到吞天和噬地的功能,应横天心中大喜。

金色xiǎo龟看到了两道青色气体和一道黑色气体进入到了应横天的身体之内,他用传声的方法给风范烈説道:“这个家伙又把一些法术强行拿到这个世界,他果然是仙界的天地法则之身。他还有后手,你要xiǎo心了。”

应横天的自残让风范烈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远古的记忆就要在他的心中深处苏醒过来。

风范烈的脑海中有些混乱,他似是记起了一些久远的事情,但是却又摸不着边际,风范烈的胸中一阵阵气闷,这让他感到很是奇怪:有什么事情自己还没有想起来呢。

为了和自己挣雪儿,应横天这个家伙在一个个界面世界追杀他,如今只剩了这一个本体在,还好,自己有归化尊者和帝王印陪着,不然的话,这一次也要大难临头。

风范烈猛然一惊,他想起来一个他从前从来没有想到的问题,自己这个本体是出生在那一个世界中,他有的只是他在一个个平行界面世界的记忆,但自己的本体出生地在那里,他却没有任何的记忆。

原来风范烈还以为他的出生地是天昂星球,就算在仙界之时他还对此没有任何的怀疑,但在这一次的应横天自残之后,尤其是在气闷之时,他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他这一个本体的出生地是在什么地方,他没有记忆!

除了金色xiǎo龟,祖母峰上的其他的人只是看到了应横天的自残,那两道青气和一道黑色气体进入应横天的身体之内,却是没有人看到。

应横天哈哈笑着对风范烈説道:“你就算有领域法宝,今天我也要你死,看我的吞天!”

吞天法术施展出来,祖母峰上的人都感到天突然黑了下来,天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阵阵似刀的寒风围着身体打转。

金色xiǎo龟对风范烈説道:“把你的帝王领域保持住,如果感觉不好,咱们立即进入帝王空间内一避。”

帝王印悬在风范烈的头dǐng,把风范烈和源幸野两人用灰色的光线护住

,在帝王领域的区域内,只有灰色的光线在。应横天的吞天法术不能进入帝王领域的区域之内。

吞天是一门强大的修真法术,使用出来,天色变黑,随着施法人的意念,可决人的生死,但是吞天进入不了帝王领域的灰色光线之内,应横天的意念到不了风范烈的身边,他对风范烈也就无可奈何。

明明觉察到自己对于祖母峰上的这些人都有生命剥夺的权力,但是却不能将灰色光线风范烈两人怎样,这让应横天大为恼火。

应横天把噬地施展了出来。如果吞天让人感觉到是在大白天就如进入了黑夜的话,噬地法术像则让人进入了地狱。

祖母峰上的人在应横天噬地法术施展出来后,感觉到了阵阵的鬼魂哭泣和凄惨的喊叫声,这种声音让人出现了幻觉,他们看到了传説中的地狱。

有的人被斩头,胸腔内的血冲出了三尺多高,那被斩下的头颅口中还狂叫着什么。

有的人被扔到了油锅之中,那油炸的吱吱声和人的惨叫声让人心中发麻。

有的人正被鬼卒一刀刀的将身上的肉割下来,那被割之人的惨状,让人不忍目睹。

应横天的手段让祖母峰上的人都大为震惊,苍山满感觉着地狱惨象,心中暗想:“想不到横天会的帮主竟然是这样勇猛的一个人物,如果没有遇见风范烈,这个人也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对于目的,只有不择手段,这就是苍山满的信条。手段没有对错,只有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这样的手段就是好的手段。

宗像一郎感觉着阵阵似刀的寒风,心中不住的念叨着:“天照大神在上,让这成为一场恶梦,恶梦醒来之时,让我把这一切都忘掉。”

不只是宗像一郎这样祷告,除了苍山满和风范烈源幸野三人,其他的扶桑人都在心中这样的祷告着。

他们今天看到的和经历到的太可怕,太可怕了,让这一切都成为一场恶梦吧!

宗像一郎虽説认了应横天为主,但他的心中怎样想的只要他自己知道。

宗像家族是扶桑的政治世家,他的外祖父是第二次大战后的战犯,但是二战后的国际法庭并没有宣判宗像一郎外祖父的罪行,也没有将他绳之以法。

逃过一劫的宗像一郎外祖父还当上了战后扶桑政府的总理。

扶桑的总理全称为扶桑内阁总理大臣,也被称为首相。

宗像一郎遗传了他的外祖父的政治理念,那就是对于二战,他从心中认为是全世界在欺负他们扶桑国。美利坚还在扶桑的两个城市扔下了两枚核弹,这是赤祼祼的暴力,是伤天害理的惊人暴力!

宗像一郎和华夏国最大岛屿的政治人物辉公很是亲密,外界把他们称为父子。而辉公正是摇旗呐喊岛屿独立的急先锋。

宗像一郎知道,面对绝对的力量时,最后还是选择退让和妥协。这样才能将自己的性命保全下来,就算是神仙,如果没有了性命,他对以后又能做出什么有用的事情,他对以后的世界还能有什么改变。

在这一diǎn之上,宗像一郎和苍山满倒有相同的认知。

石边雄起在这个黑暗的时候,竟然在祷告中想起了一个女孩,不错,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祷告天照大神的时候,石边雄起想到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是石边雄起的初恋。在祷告天照大神,让今天的事情成为恶梦的进修,石边雄起想到了她。

“如果当时和美子结婚,自己到不了这一步吧,很有可能自己和美子正抱着他们的孙子或者外孙,高兴的行走在扶桑乡下田野中,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

应横天的噬地让祖母峰上的多数人感觉到了地狱的残酷,但还是进入不了风范烈的帝王领域之内。

随着应横天收了噬地法术,阳光照射到了祖母峰上。刚才扶桑军政高层和黑龙会的首领们经历的那一切真想一个恶梦。

但这不是恶梦,因为恶梦的源头,横天会的帮主应横天还在狠狠的瞪着风范烈和他头dǐng上的那一枚四方器物。

就在应横天想着是不是再用自残招换术招呼出来更加厉害的法术时,进入他身体的那一道黑光出现了。

黑光闪现之中,一个人形的机器出现在大家面前。

只见这个高有两米,浑身幽黑发亮的人形机器用一种机械的声音对应横天説道:“主人,你想怎样做?”

应横天有些发楞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机器人。他听到了这个机器人问他的声音。

应横天一指风范烈:“把这个人给我杀掉!”

机器人转头看了看风范烈,然后他对应横天説道:“是的主人,把这个人杀掉!”

原田修在苍山满身后轻声説道:“社长,这正是智能武器机器人!”

原田修的话让苍山满身边的黑龙会的人都听到了。

高桥心中一惊,这种妖魔鬼怪不是説还没有制造出来吗?

看着这个机械怪物,风范烈想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

“终结者?”

镇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日照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镇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海口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