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九玄邪尊第一百七十一章今日之约

2018-11-08 17:16: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玄邪尊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今日之约

第一百七十一章

良久过后,众人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那咱们,只有淌过去了。”楚南叹了口气,看着那黑黝黝深不可测的天心湖。

南宫瑜提议道:“话是这么説没错,只是水至清则无鱼,这湖水深不可测,许不定藏着掖着什么妖兽,晚上视线不明,还是不要犯险。本xiǎo姐看来,不如在此先休息一晚,安顿下来等明天再作打算如何?”

她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首肯。

这天心湖面不断刮来冷风,虽説大家不怕寒冷,但也需要内力护体。未免太过浪费内力,在这里还是时刻保持巅峰状态比较安全。

大家分工而作,寻找着可以避身的场所。

南宫瑜仿佛早已料到此次,拿出两dǐng帐篷来,分了一个给白姬。

楚南看着唯一的一个帐篷,不满的抗议道:“我的呢?”

南宫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咱们总得缺一个人守夜吧,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让我们这两个弱不禁风的xiǎo女子冒着寒风夜不合眼,你自己藏在帐篷里睡大觉?”

白姬听着她的话,很配合的轻轻打了个喷嚏:“啊切……”

可恶,明明一个个发飙起来比母老虎还猛,现在就开始装xiǎo女子来了。

楚南对这两个一台戏的女人很是鄙视,心中腹诽了一翻。

此刻,却又见南宫瑜在自己耳边xiǎo声嘀咕,声音中透露着説不出的诱惑:“xiǎo笨蛋,我们还需要俩个帐篷麽?”

我擦,竟然敢色、诱我!

看着南宫瑜那诱人的倩影逐渐消失在眼前,楚南恶狠狠的鄙视着。

你看我这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行得端走得正一直以鄙视未婚先孕为乐,人称修仙诚实xiǎo五郎的楚南,是像那种半夜里钻女人帐篷的人麽——等我洗个澡先!

楚南搓着手,心思都飞了起来。

这女人的诱人简直跟大师姐有得一拼啊,也不知道她们俩个谁更厉害。

有机会一定都要把俩个绑上床,一个个亲自实验对比看看。

待到晚上,楚南冻得浑身哆嗦的睁开眼,看了看白姬的帐篷毫无动静。

楚南又举目望去,整个天心湖静的像一块墨绿色的翡翠,倒影着天空中那轮弯月,美的不可胜收。

不过楚南的心思完全都不在这里,早已钻进了南宫瑜的帐篷。

楚南心念一动,两dǐng帐篷前后左右十丈之外都设下一个xiǎo禁制,一旦被触动就会发出警报。

做好这些后,楚南才搓着手满脸坏笑的撩开帐篷钻了进去。

楚南怕跟南宫瑜结为仙侣,在她跟自己师父双方的矛盾没有完全化解之前,楚南必须得一直避免着。

但是一夜风流这种事情,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拒绝的。

“嘿嘿嘿,xiǎo宝贝儿xiǎo乖乖,我来了……”楚南钻进帐篷后,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温暖瞬间驱除了他身上的寒冷,整个冻得缩成一团的身体都舒展了开。

帐篷中躺着一个凹凸妙曼的人影,却是一动不动,只听得到平稳而细微的呼吸声。

“啧啧,xiǎo丫头刚才不是挺大胆的挑逗我吗?哼哼,这下知道害怕了,还在装睡。”

楚南哼哼一笑,搓着手将帐篷关严实。

整个帐篷中带着丝丝温热的体香,这独属于女子的体香钻进楚南的鼻子中,在看着那半透明月色下,那娇柔凹凸妙曼的身姿。

不由得身体有些发热。

“装睡也不行,看看这次我怎么对付你!”

楚南盯准那高挺的胸脯,双手快如闪电,一下便探入衣襟中将那两团玉兔抓在手中。

好有弹性,没想到南宫瑜的也这么大啊!

楚南正捏着手中的柔软,忽然微微一怔,自言自语的説:“咦?这对胸怎么摸起来好熟悉?”

正在沉睡中的女子忽的惊叫一声,被吓醒,只看到两只手把自己的胸抓得紧紧的:“啊!!”

“咦?这叫声怎么也这么熟悉?”楚南心説奇怪,还没有反应过来,只看到那女子立刻坐起身,一张虽是精致可人,但此刻却几乎要扭曲的脸颊露了出来。

“啊!”楚南惊得一个趔趄,好像见了鬼般。“你怎么在我帐篷里!”

白姬都要气疯了,她好不容易今日才能够好好休息片刻,前几天被楚南抓了胸,倒是情有可原。她正没地方发泄,今日竟然又被楚南抓了胸。

我知道,老娘就知道这个xiǎo子第一次肯定就是故意的!!

“这是老娘的帐篷!!”

“误会,这是误会啊……”楚南脸色僵硬,讪笑着弱弱的解释。眼看着处于暴怒边缘的白姬,楚南心説不妙,他忽然迅速的掉头就跑,谁知双手已经探入白姬的衣襟中,一时间被卡着怎么都拔不出来。

楚南一急一用力,只听得迟啦一声,白姬胸前的衣襟顿时又被撕扯烂了开,两团大白兔上还有楚南两只乌黑的手爪印。

“啊啊啊!老娘要杀了你!”

整个天心湖都只听得到白姬的尖叫声。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一追一跑,玉箫在楚南的后脑勺上敲的蹦蹦响。

楚南抱头鼠窜,满腹委屈,大声求饶:“哎呀别打别打……有话好説!不就是摸了一下嘛,又不是第一次摸了!大不了我让你摸回来,咱们两个算扯平,以后还是好朋友……”

听着他的话,白姬肺都要气炸了,只感觉一口气dǐng上脑袋,差diǎn让她昏了过去。

你还想抓老娘几次啊!!老娘呸,你那胸平平的就两揪揪,谁摸你呀!

气……气死了!

“好朋友?等老娘把你鸡、鸡打了结,看看咱们还是不是好朋友!”

楚南心中一寒,跑得越快了。

这个女人好狠呐,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南宫瑜此刻鼓着腮帮子,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这个臭笨蛋,自己让他来我帐篷他都不来,竟然偷跑到别人帐篷里去!

简直气死了!

楚南看着南宫瑜后好像抓到救命稻草,求救着朝她跑来:“快,快救救我,替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