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刀破苍穹第94章晴天霹雳

2018-11-09 18:02: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刀破苍穹 第94章 晴天霹雳

清晨的微风吹来,卷起大道上的落叶。

明媚的阳光洒向何府时,大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何府四周早已被披甲佩剑的城卫军封锁,院墙四周也被数百名羽林卫团团围住。

尽忠职守的看门护卫,此时也不得不放下武器,匍匐在大门两侧,迎接皇帝与文武百官的驾临。

五队羽林卫步奔进何府,提前一步占领各个院落,府内每一条大道,每一个门口,都有羽林卫把守着。

然后,皇帝才带着越亲王、太子以及文武百官们,踏进了何府的大门。

何耀天垂着手,面色平静地走在队伍中,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哪怕有诸多官员,暗地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哪怕许多豪门权贵们露出幸灾乐祸的冷笑。

他都沉默着,面不改色,不曾动怒也不曾辩解。

没人看得懂他为何如此平静,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发生这种天大的事,只要待会儿在何府内找到禁物,搜查到藏匿的兵器与粮草,那么迎接何家的就是满门抄斩。

在这种情况下,没人能保持平静!偏偏何耀天却做到了。

一时间,许多人甚至在想,难道何耀天问心愧,所以才有恃恐?

何府内,诸多护卫与丫鬟仆从们,都是满脸惊慌,被羽林卫们驱赶在一块,缴了兵器,蹲在院子角落里。

皇帝带着一千五百名羽林卫,文武百官们,踏过何府的大道,穿过一重重院落。

在王正的带领下,队伍很来到了西院,在院门口停下了脚步。

西院,正是何恨的居处,平时只有他和侍女小美两人。

但是现在,院子门口,四周院墙上,早已有精锐的羽林卫把守,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陛下,就是这里!禁物便是藏在这个院子中。”

模样凄惨的王正,肿的像个猪头,此时眯着的眼睛里满是冷笑,看上去愈发滑稽了。

但是,没人能笑得出声,每个人的心都揪紧了,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

众人都知道,判决何家命运的时刻来临了。

只要事实如王正所在,在西院中搜出禁物,那么何家立刻便要血流成河。

皇帝微微点头,带人走进了西院,站在院子中间的石桌旁,朝越亲王点头示意。

越亲王心领神会,把手一挥:“给我搜!”

整整一队羽林卫,足足上百人,立刻如狼似虎地扑进院子各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

噗通噗通、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传来,有桌椅木柜倒塌的声音,也有瓷器花瓶碎裂的声音。

众人站在院子里等待着结果,耳旁听得那嘈杂的声响,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一刻钟的时间,不算很长,但在此刻却是那么漫长煎熬。

终于,上百个羽林卫部归队,两手空空,向皇帝禀报了情况。

“禀陛下,并未发现禁物!”

人群中微微响起一阵议论声,皇帝的表情略变,眼神愈发阴沉了。

王正一愣,脸上露出焦急而怨毒的表情,气急败坏地指着那羽林卫队长骂道:“你们是猪吗?那个房间搜了没?”

众人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便看到那是西院正中间的房屋,有少部分知道,那是何府大少爷的房间。

说完话,王正一撸袖子,抬起一瘸一拐的腿,便要亲自带羽林卫去搜查那间房子。

而就在这时,一直安静地站在人群中,身周人敢靠近,显得很是鹤立鸡群的何耀天,终于开口了。

“我孙儿在休息,不要打扰他。”

何耀天的声音不大,但是语调缓慢,很沉重,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只是,这句话却让皇帝蹙起了眉头,王正一听,顿时嚣张地冷笑起来。

“哼!何老匹夫,我看你是做贼心虚!那禁物肯定就藏在这间房里。”

皇帝大概这般想法,也不看何耀天的表情,冷着脸吐出一个字:“搜!”

顿时,得了皇帝支持的王正,高兴的裂开大嘴,朝何耀天耀武扬威地大笑,亲自带人扑进了那间房屋。

甚至,房门锁着,王正推了两下没推开,焦急之下便后退两步,尔后抬腿朝着大门踹去室内水上乐园

就在这时,王正的脚还没碰到房门,门却自己打开了。

“噗通”一声,本就一瘸一拐的王正,双脚落空,顿时摔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一张年轻俊秀的脸探出来,他还在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望了望门口的羽林卫,才不悦地道:“大清早的,吵个毛啊?老子要睡觉!”

面对羽林卫与皇帝,还能如此嚣张的人,整个玉京城只怕找不出第二个。

很显然,此人正是何大少。

他烦躁地骂了两句,低头看到脚下躺着的王正,顿时大奇道:“卧槽!哪里来的猪头人?来人,把这个妖怪给我砍了!”

嘴上喊着的同时,何大少还不忘抬起脚,对着王正就是一通猛踹。

本来王正就被何耀天打成了猪头,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哪是何恨的对手,又被一通暴揍,打的鲜血长流,脑袋又肿了一圈。

猪头人是妖人的一种,所谓的妖人便是妖族与人类杂交诞生的产物,王正的模样,的确有几分像猪头人。

好在羽林卫们及时拉住了何大少,王正才得以喘息,骂骂咧咧地爬起来,瞪着何恨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直到这时,何恨才看清院子里站着的皇帝、文武百官以及诸多羽林卫,便疑惑地挠挠头,朝院子里喊道:“等会,我先穿上衣服。”

说完,何大少也不顾包括皇帝在内的众人,脸上那古怪的表情,转身回屋穿衣服去了镀层厚度检测仪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何大少的确是刚睡醒的样子,连衣服都没穿,光着膀子赤着脚二手叉车个人转让
,只穿着一条短裤。

院子里有皇帝、太子、文武百官,这些人便是清源国身份尊贵的人。

按理说,论如何,此时的何恨都应该诚惶诚恐地出来,连滚带爬地到皇帝脚下请罪问安才对。

但他没有,轻松随意地像在自己家,完把皇帝与一众权贵官员们当空气了。

皇帝的表情越来越冷,眼睛盯着何恨的房间,龙袍里的手悄悄握紧。

不多时,何大少穿好了衣服,一边打着呵欠,来到皇帝面前,迷迷糊糊地请安,然后站在一边打瞌睡去了。

早就憋满了一肚子火的王正,终于如愿以偿地带人扑进了房间,立刻开始在何恨的房间里翻箱倒柜起来。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断传入众人的耳中。

片刻之后,屋内爆发出一道惊呼声,那是王正的呼喊,充满着激动和喜悦。

随后,便看到王正风风火火地冲出来,身形踉跄,出门槛时差点被绊了一个跟头。

他径直奔出房门,跑到皇帝的面前,举起双手,呈上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小木箱子,做的很精致,上着铜锁。

众人的心再一次被揪紧了,越亲王沐青山的手,也悄然地握住了腰间的剑柄。

很显然,这个小木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王正所说的禁物。

下一刻,只要小木箱子被打开,证实其中的确有禁物存在,那么,皇帝一怒之下,何家便要血流成河。

王正激动地捧着木箱子,高兴的语伦次,眼神望着人群中的何耀天,比的怨毒,脸上满是冷笑。

皇帝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盯着小木箱子看了一眼,然后朝太子点头示意道:“打开!”

太子欣喜地接过木箱子,抽出身边羽林卫的佩剑,挥手一剑斩断了铜锁。

小木箱子被打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这里,死死地盯着木箱子里的东西。

唯独王正不同,他幸灾乐祸地望着何耀天,等着欣赏何耀天气急败坏的表情。

木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所以此刻根本不用去看。

“啊!”

“怎么会这样!”

院子里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道道惊呼声,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变了脸色,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小木箱子。

王正的笑容愈发灿烂了,他不用转身去看木箱子,也能想象得到,皇帝与百官们此刻惊讶、震撼、愤怒的表情。

他只怨毒地盯着何耀天的脸,等待他气急败坏、诚惶诚恐的表情。

只可惜,王正失望了,何耀天平静的脸色有了变化,却不是愤怒,显得有些古怪,似笑非笑。

“王正,这就是你所说的禁物??”

皇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冰冷而沉重,蕴含着杀气。

王正心中激动兴奋,心想皇帝看到了龙袍和玉玺,终于被激怒了,这次何家死定了!

“是的,陛下,这就是何家私藏的禁物!”

王正满心欢喜,他以为下一刻皇帝便会下令,让羽林卫将何家之人部抓捕,让沐青山擒拿何耀天。

然而,他却听到咔嚓一道声响,那是木箱子被摔烂的声音。

“王正,你敢欺君!其罪当诛!”

陡然听到皇帝那愤怒而森然的声音,洋洋得意的王正瞬间愣住了,他错愕地转过身,不可置信地望着皇帝,也看到了被太子拿在手里的东西。

木箱子里装的是一件衣服,很小的衣服,属于女人的小衣服。

那是一件粉红色的肚兜,非常精致柔软,也十分的可爱,显然是妙龄女子的贴身衣物。

在太子的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是一枚长命锁,上面写着王茜两个字。

“王茜!”王正傻眼了,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

这是王茜的肚兜!

而王茜,正是王家漂亮,王正疼爱的小女儿,今年十七岁,还未出嫁。

这一幕,好似晴天霹雳,顿时让王正呆若木鸡,瞪大眼睛,僵硬在原地。

“箱子里明明装的是龙袍和玉玺,为什么是我小女儿的肚兜!”

“为什么?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王正彻底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处心积虑谋划那么久的阴谋,后却变成了这样一个乌龙。

而此时,人群中也响起了何恨的声音。

他有些“害羞”地朝众人道:“哎呀,王茜那小妮子太黏人了,又很体贴,非得把贴身肚兜和长命锁送给我,说是做定情信物。”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顿时哗然,皇帝的表情也比古怪,脸上的筋都在抽搐着。

急怒攻心的王正,顿时被气的一口血喷出来。

……

感谢焱白焰打赏一万币,晋升为本第一个舵主,为表感谢,小何会在10。1当天加2章,谢谢焱白焰的支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