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残天魔帝 第二十六章 万魔宗

2018-11-09 18:49: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残天魔帝 第二十六章 万魔宗

惊险交手,常君眼神错愕,更是惊骇杨残手中忽隐忽杀的金叶,让他防不胜防,一时间竟然难以占据上方。

“阎神怒!”

突然,他浑身一震,双手接连划动,一尊丈许魔影出现,身形模糊,抬手间怒拳轰下,压得虚空都扭曲。

“斩!”杨残一声大喝,旋既一道金光携着长长精火自下逆斩而上,快得不及眨眼,顿时,荡荡火威中魔影身身化两节,怒吼着消散。

“不过如此!”杨残胸口起伏,嘴脸却是有着酣战笑容。

虽然斩灭魔影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是他战意不减反升,凝神间已经再度出手,精火之力下他犹如火神,所向披靡,冲过去再次与常君缠在一起。

远处,杨晨和梦瑶目光锁定战场,看着数十回合的惊现交手,他们眼神略带焦急。

因为常君杀念已动,接连施展武技,强大的攻击力一次次斩杀而出,而杨残不会武技,只能被动抵抗,一时间颓势渐露。

“不会武技,能胜吗?”战场外,梦瑶轻轻自语,她目露忧色,平淡脸上掩藏着一丝不安。

这声音自然被她旁边的杨晨听到了,杨晨当下握紧了手中剑,道:“放心吧!若是情况不对,我会立即出手。”。

叮叮叮!

战场中清脆的响声传出,杨残与常君战到白热化,常君越战越猛,杀招越战越烈,武技与境界优势显露无遗,在强大灵力操纵下,地域之镰步步惊心,招招勾魂。

杨残每步越退,闪身避杀,但依然深陷杀伐之中,一时间进退不得;他手持金叶处处抵挡,过程中身上已经有多处伤势。

“如果没有其他本事,那你就可以上路了。”常君轻喝,嘴角带起残忍的笑意。

随即,他手中弯镰吐露出一股及其恐怖的气息,像是一沉睡的猛兽睁眼,瞬间温度骤降。

“屠戮之镰!”

他高喝,而后刀如龙,鬼气森森,带着一股鬼哭般的声音和怨气裂斩而出,顿时虚空煽动,四面怨力齐集。

“是传说中的屠戮之镰?”

“天哪,他与那个人有人关系,怎么会这种邪武之技。”

远处观战的人脸色变换,许多人都想到了一个传说。

传说,数十年前有一个被世人称为死神的人,凭借这一妖邪武技嗜杀成性,最后引出了八名王者同时出世,进行围攻镇杀,

那场战斗很激烈,战到暗无天,日可是几天几夜的厮杀下来,八名王者依然没有将其击杀,反而陨落了三名王者。

这一惊人的战绩让世人深深的记住了这个嗜杀的魔鬼,然而自从那一战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一晃便是几十年。

直到今日,这种邪门武技再现而出。

场中,勾镰划动,怨气森然,化成怨灵扑闪,仿佛能噬魂夺魄,伴着刀影向着杨残扑下。

奇招施展,威势难挡,面对着恐怖的一刀杨残不自觉间心有悸动,他选择回避,斜身躲开凌厉一刀,避过嘶吼而来的怨灵。

常君一刀斩空,然而战镰却是不曾停下,回锋一旋,再次锁路封喉。

杨残仰身一闪,险而又险的避开这一击,而后身形快转脚以蹬地,与金叶扑杀向前。

然而屠戮之镰诡谲恐怖,抽、送,拨、斩鬼魅难寻,不及眨眼间已到杨残眼前。

叮!

突然的袭杀杨残毫无准备,快手捻叶与弯镰强力对撼,顿时怨灵咆哮,鲜血凄艳翻飞,杨残受到了重创。

但是,他没有倒下,欲借势闪退,然而让他亡魂皆冒的是,像是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双腿,他的脚竟然动弹不得了。

轰!

他想也不想,浑身一震,精火之力喷发,顿时凄厉的嘶叫声传出,牵制着他双腿的怨灵被精火烧灭。

“受死吧!”

常君大喝,挥镰声响,他掌控战机,手持战镰牵引着虚空之力沛然斩下,雄浑而霸气,同时死气森森。

眼见躲闪不及,杨残狠狠咬牙,随即精火之力全数爆发,形成了巨大的火球挡在它身前,而后璀璨金叶从火球中射出,牵引着精火如绝世利剑斩空,要一撼战镰。

与此同时,杨残也动了,他猛一提步杀进了火光之中。

“锵!”

一声清脆的声响,震得人耳膜嗡鸣,随即众人只看到精火怒啸包围了战场,而后一道身影如风中的叶,吐血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地面。

这道身影正是杨残,他……负伤伤了。

当看见倒在地上的身影是杨残时,常岩山弟子终于松了口气,开口笑了。

“我就说嘛,若是公平一战,他怎么可能是常师兄的对手。”

“可不是吗?你看他那狼狈的样子,我看常师兄还未尽全力吧!”

常岩山的人冷笑连连,心中畅快无比。

在另一边,杨残口角溢血,他颤抖这手臂取出一株灵药,微微拉开面具服了下去。

“你没事吧!”

这时,一道略带关心的声音传入杨残耳中,他抬头,只见杨晨与梦瑶已经站在自己身前了,此时梦瑶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我没事!”杨残缓缓站起来,脚步轻浮摇摇欲坠,见此梦瑶伸手扶住了他。

“刚才为什么不出手?”

看着杨残伤成这样子,梦瑶生气的看想杨晨。

面对梦瑶的质问,杨晨莞尔一笑,示意梦瑶看向杨残胸前。

而与此同时,其余人也看向了杨残胸前,顿时脸色变换起来。他们惊讶的发现杨残身上的衣服虽然破破烂烂,胸前更是有一个大大的口子,但是却见他里面穿着一件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甲胄,护住了杨残。

“那是……那是灵甲吗?”他们不可思议的说道。

“常师兄!”

“常师兄你怎么了?”

这时,一边传来惊呼,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常君表情僵硬,死死的望着杨残,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头发凌乱,衣服有被烧焦,整个人看起来很狼狈,他愣愣的站在原地,但是地上触目惊心的红却是让人心头发凉。

众人仔细观察才发现,他的右臂以及左胸前在不断的溢血,像是被利剑射穿了一般,鲜血止不住的流。

杨残冷然一笑,扬起手长轻轻一吸,顿时不远处的地面上一片金叶光芒暗淡,飞回了他手中。

这片叶子众人自然见多,是杨残先前的武器。

但是杨残随即的动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伸手对着常君一吸,顿时常君两处伤口冒血,而后两片朴素无奇的金叶分别从他左胸前和右臂的伤口退出来,“咻”的一声回到杨残手里。

至此,所有人明了,原来杨残有所保留,先前只动用了一片叶子与常君对战,另外两片叶子关键时刻给敌手致命一击。

杨残自然知道众人此时的想法,他不由心底苦笑,先前之所以之动用一片叶子是因为三片叶子中只有一片叶子拥有灵性,而另外两片叶子似乎灵力被先前的太阳和月亮吸收,正在温养之中,只能当寻常的兵器使用,只不过刚才借助火焰的掩饰,加上没有灵力波动使常君没有察觉,所以才一击得逞。

“我……要杀了你。”常君从剧痛中转醒,明白自己又战败了,这他很难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想再战,奈何刚一迈步便晕了过去。

“卑鄙!竟然动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偷袭常师兄,有本事光明正大公平一战。”一名扶着常君的弟子说道,狠狠的看着杨残。

对此,杨残冷笑,道:“常岩山长老刻意让杨族弟子被击杀卑不卑鄙?常妮偷袭击杀我卑不卑鄙?zǐ川强势震杀我卑不卑鄙?”

“你……”这名弟子脸色涨红,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我和常君一战,各凭其能,他境界高于我,手中弯镰也是灵器,你也认为这是公平一战?”杨残冷冷的回应。

“你实力不如人怪谁?有种的凭实力取胜,别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这名弟支支吾吾,这样反驳。

见不得人的手段?杨残笑了,战斗本来只有胜败和生死,手段便是实力的一种,他不会为任何失败找借口。

“既然你这样说,我便给你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各凭实力分个生死如何?”杨残讥讽。

“你……”这名弟子脸色难看,他只有练灵五段的实力,自然知道不是对手,就算现在杨残受伤,也绝不可能是他能够战胜的,境界相差这么大,如何公丕一战?

“怎么,你没有种吗?没种和我像的‘公平’一战吗?”杨残一步步逼近,这名弟子扶着常君忍不住倒退。

“我,你……”这名弟子哑口无言,杨残用他说的话反过来用在他身上,一时间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脸一般。

同时居然还被威吓住了,他简直无地自容。

“没种!”

杨残很不屑的撇了这名弟子一眼,而后从这名弟子身边走过,向着宫殿方向走去。

对于这种人,他懒得理会。

后方,梦瑶愣愣的看着杨残的身影,眼光闪烁,心却出奇的平静。看见灵甲刹那,他已经确定这人是杨残了,因为这件灵甲她曾见过,听闻被杨残二爷爷送给杨残了。

一旁,杨晨摇摇头,长叹了口气。他自然是知道杨残还不想面对梦瑶,所以才刻意先走,不想尴尬的停留。

前进不久,杨残来到一堆灰白的巨石前,当看到这些石头时,他不自觉想到了幻境中大门巍巍颤颤倒塌一幕,当真撼天动地。

果然,这些巨石上面依稀还有清晰的雕刻,还有昔日古老的人兽纹络,记载着曾经的繁华与信仰。

“万魔宗!”

这时,一块平滑的巨石上,三个铁画银钩的大字映入杨残眼帘。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