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黑暗血时代第二百七十四章惊讶

2018-11-15 18:37: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黑暗血时代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惊讶

宁至燑的实力楚云升从未见过,罗恒深加上曹正义能否敌得过宁至燑等人,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寄托罗恒深起码拿着斗篷人的战刀可以抵挡一会,拖上一时半刻,容他有时间处理好粮库的险情。

他并不在乎宁至燑的性命,和整库的藏粮相比,一个已经暴露的“内奸”,无足轻重,他得先救下更为重要的东西——粮食。

烈火城冰能天行者的确不多,这里也没有,但对楚云升来说,并不费力,不要说冰能,就是金能,木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学会相关的元符,他一样都能捣鼓出来。

用冰符激发出的冰块封住并隔绝粮库与大门之间的火路,轻而易举,不仅如此,冰能冻块带来的持续超低温,对食物的保存亦是有利……

库门外的罗恒深本并不想犯险同宁至燑打个你死我活,这里名义上最高负责人是曹正义,他是城主,放走了宁至燑应该是曹正义承担,但袁红雪偏偏在进去的时候,直接下令让他罗恒深拦截住宁至燑而不是曹正义,他想躲也躲不了。

罗恒深根据自己手中曾经掌握的情报,宁至燑的武力应该超过不了他,再加上火使的火焰战刀,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于此左右逢源、灵活机动,虽然不可能绞杀这群叛徒,但拖住他们,完全没有问题。

现在正是因为多了一个曹正义,反倒是成了他的累赘,这个“傀儡”城主,能力相对眼前这些叛徒来说太过于弱小,但自己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曹正义战死在这里,毕竟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曹正义到底和袁红雪是什么关系?

“罗二将军,今天我仍旧叫你一声二将军,自从你我在烈火城共事以来,我们应该还没红过脸吧?”宁至燑放火后,出乎意料地并未立即逃窜,也未对罗恒深发起攻击,放倒是很镇定地说道。

“你想策反我?”罗恒深抽搐似地笑了一下,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二将军的确是聪明的人,不兜圈子,好我也一向佩服二将军的睿智,如今的局势,以你的眼力,心里应该很清楚了。”宁至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我不清楚。”罗恒深收起笑容,却是一副不知深浅的样子,干巴巴地说道。

“不,你清楚你甚至比我都清楚,你心里头比谁明白”宁至燑摇头笑道。

“愿闻其详。”罗恒深看了一眼库门,抿着嘴道。

“行,你不愿意说,我替你说我知道你还担心什么,没关系,我告诉你,我让你放心!”宁至燑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袁红雪杀了雷鸣和傅旱彪,为什么?为什么呢?”

罗恒深冷着面孔望着他,一言不发,曹正义更是大气都不敢透,这里在场的人,几乎都能置他于死地。。

“投敌?叛变?勾结吹雪城谋害火使?哈哈哈”宁至燑像是碰到极好笑的事情一样,放肆地笑道:“雷鸣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至于勾结吹雪城么?这么一个弱智的借口,大概也只有袁红雪那个蠢货才能想的出来你去问问,随便找个天行者兄弟问问,谁信?有谁信?”

罗恒深自然清楚里面的真正原因,甚至曹正义都隐约知道,这在烈火城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只是让这个吹雪城派来的真正内奸说出来,更具有说服力和震撼力。

“咱谁也不是傻子,尤其二将军你,你敢说你心里不清楚地跟明镜一样?是的,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害怕什么,袁红雪只身一人在你的眼皮底下,轻轻松松地连杀你两个兄弟,换了我,我也怕……”宁至燑点着头看似是赞同又像是理解地继续说着:

“他是要夺权,是要做烈火城的老大,所以雷鸣必须死,你比我清楚,却偏偏为什么要留下你,你心里更清楚”

罗恒深忽然笑了一声,道:“我还真的不清楚。”

“罗恒深,我现在可是在帮你,到这时候了,你还跟我玩虚的,你以为袁红雪利用完你之后,不会杀你?他可是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两个最好的兄弟,你就不想报仇?就算你不想报仇,袁红雪能放心让你活着?”宁至燑微微动怒道。

“宁至燑,是的,我清楚,我明白……不过,你说一千道一万,同样不也就是为了那么点事?”罗恒深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含笑说道。

“是,是为了那些粮食,别人不知道,我宁至燑却清楚的很,你们哥仨大胆包天,敢瞒着火使,将城中大部分的粮食都转移了”宁至燑指着粮仓大门冷笑道“这里的粮食,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残羹冷炙罢了”

“那你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罗恒深隐晦地朝着库门掠过一眼,他都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己好像越来越像是在拖延时间了……

“换既然说道这个份上,咱谁也别掺着掖着了不过,你的主粮的确不在这里,但有谁知道?没几个人知道所有的人都以为这命根子在这里,只要这里炸了,立刻就会断了全城人包括那些天行者的念想和依靠,他们就会一哄而散,各自逃命,烈火城就算完蛋”宁至燑说的有些激动,甚至面目都微微扭曲,仿佛是等着这天等了好久一奥运年个。

“为什么?”罗恒深收起笑容,语气凌厉起来。

“为什么?罗恒深,你问的好啊,为什么呢?你也好意思问吗你们哥仨,就你还算有点人性,但你他娘的转身看看,这个城、这个地方,还他**的有点人性吗?你们哥仨吧这一万多人当成什么了?狗?猪?老鼠?他们他**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不是他**的畜生想杀就杀,想奸就奸,想烧就烧,你们干得事情,哪一件是他**的人事?这个地方,就不该被抹去吗?”宁至燑的面目逐渐狰狞起来,张红着眼睛道。

“……你别忘了,你也是大奴主你够什么资格……”罗恒死气势顿无,第一次不知道如何正面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勉强反击道。

“操他**的大奴主老子就一个一家饿到快要死掉,被一群普通人救活的人,被你们烈火城的人捉住他们,老子为了保住他们才加入了你们”宁至燑不屑地说着:“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罗恒深,我知道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怕那个火使,怕那个袁红雪?”

罗恒深没说话,他很惊讶,一直潜伏在他们哥仨身边的大奴主,竟然是这样加入烈火城的。

宁至燑刚劲有力地从背后取下一个包裹,露出一件奇怪的兵器,气势十足地说道:“罗恒深,我敢来炸粮库,必定有敢来的原因。你自己想想,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为什么只有袁红雪一人出现,火使哪里去了?……不用想了,我告诉你,它受了重伤,自身都难保,管不了烈火城了只要你和我合作,等吹雪城踏平了烈火城,用那些粮食重建烈火城,你也算对得起良心了”

罗恒深生生地退后了一步,这一刻他脑袋中极乱,但他还是不相信宁至燑的话。

“你不信?你看看我手中的武器,这是吹雪城白衣大冰使交给我的,是她亲口对我的这番话,你想看看它的威力吗?”宁至燑边说边调整枪口,洞然地对准罗恒深身边的曹正义,丝毫没有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嘟……

一声清脆地声音,一道乳白色的光线,划影而过

吓得魂不附体的曹正义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没死,他被一个人揪着后衣领,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而他原来的地方后面的那堵石墙,早已换成冰粉。

楚云升其实早已处理好粮库的隔绝工作,当他正准备出来的时候,正听到宁至燑对罗恒深的策反,他本想多听一会,看看罗恒深的反应,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叛徒”背叛烈火城的理由是如此的简单,也是如此的沉重。

当宁至燑准备拿曹正义试枪的时候,楚云升一眼便认出那是一把和他有的一模一样的冷冻枪,以曹正义的实力,在最大功率下的冷冻枪下,百死而无一生

“我不杀你们,你们恨的是雷鸣……放下武器,你们可以安全离开烈火城,但没有第二次,我只能放过你们一次”楚云升将曹正义抛进了仓库,平静地说道。

他不是个圣人,但也不是没有人性的恶人,这样矛盾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的解决办法。

宁至燑不明白为何仓库没有爆炸,也没有看清楚楚云升是如何于千钧一发之际救开曹正义,但他却丝毫不怕,因为他有手里这把冰使的枪。

嘟……

一声冷冻枪的枪声,算是回应了楚云升刚才的一番话。

“兄弟们不要怕,有冰使的枪,一起杀了火使的走狗”宁至燑大喊,退到他带来的天行者后面,用人墙挡住楚云升进攻他的路线,调整枪口,重新瞄准射击。

宁至燑并不知道楚云升能够幻化火焰甚至隐身,他只知道前日,楚云升单刀一人当着罗恒深的面,杀了雷鸣和傅旱彪,至于用了什么办法,一无所知。

但他采取的这种战法,却误打误撞地让楚云升无法有效地接近他,夺下冷冻枪。

一旦进入隐身状态,自身的防御能力将遭到极大的削弱,楚云升如果要杀开人墙,必定暴露位置,以宁至燑的速度,自己肯定要挨上几枪。

这几枪并非普通枪支的威力,在不穿战甲和斗篷的情况下,楚云升还真的不敢挨这几枪,冷冻枪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当初在孢子深林同芜城魔鬼军团狭路相逢,吴为建用威力刚恢复不到十分之一的冷冻枪一枪便冰冻了自己

而眼前的这支,楚云升敢肯定,一定是一直完好无损的冷冻枪,他硬拼不了。

但他必须反击,甚至杀了这些他本不想杀的人,放他们走都不走,反而摆出一副要为民除害、和自己拼命的架势,楚云升同情他们,但不是无原则的,天大地大,他得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不受威胁

那句话反过来同样也是他:他不是恶人,但也不是圣人v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