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灵魂花店第三卷第二章冤魂不散

2018-12-06 18:04: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灵魂花店 第三卷 第二章 冤魂不散

早上的阳光率先跃进了花店,三忘一开门,有个人就晃悠了进来。

“好久不见,三忘小姐。”这声调实在算不上陌生了,难得近两天里,头一次听到他如此轻松明媚的声音。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两天里她一直隐藏在他身边。

“高先生,早安!”三忘平淡的语气让高正楠有一种意外之喜,他以为迎接自己的将又是一堆冷言冷语。

“你每天都这么早吗?”高正楠微笑着说。

“以往更早一些。”三忘将营业的牌子翻了过来。

“我的郁金香长了花苞很久,可一直没有盛开。”高正楠跟在她的身后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养护的方法有问题?”

三忘脚步微顿,心里暗思量:养护方法?你都拿血去喂它了,它能不成精么?她摇了摇头说道:“万事皆有定数,这株郁金香在我这里结了这个花苞就有两三年之久。”

“两三年?”高正楠惊讶地说道:“好不容易看到它的花色呈黑色,该不会也要等两三年之久才盛开吧?”

三忘转过身,很诚恳地说道:“您如果不想冒这个风险,可以将这盆花退给本店,我会将您的款额全部奉还。”

“不!我只是奇怪,没有哪家店愿意做这样的生意。”高正楠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了下来:“一般人都是货物售出,概不退换。你倒与别人不一样,那盆郁金香真的很贵重吗?”

三忘内心一阵吐槽:在这里,那盆花只是一盆普通的花,在你那里,它就成了精。她认命似的,偷望了一眼天花板。

“或者它有什么秘密?”高正楠追着问道。

三忘望着他,语气平常地说道:“秘密就是……”高正楠将身体往前移了半寸,她轻轻吐出:“它售价三千元。”她明显地想挑起他退货的欲望。

高正楠撇了撇嘴:“三千元虽然不是小数目,但这花真的很神奇。或者你也不知道它的秘密。”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分析道:“自从那株花跟我在一起卷板机
,我一夜之间神奇地恢复了身体。”

三忘将花壶里的水加满,高正楠走过来神秘地说道:“你知道吗?更神奇地是,后来有一晚,我竟然开始做其他的梦了。”

三忘的身体微微一僵:“其他的梦?”

高正楠直起身子说道:“我从小到大只做相同的一个梦,直到前两天,我才做了一个小孩子的梦。”

三忘讷讷地盯着他脸,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高正楠看着她的背影:“是不是有点吓到你了?”

三忘低下头拎起花壶,将水均匀地洒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只不过是现实的另一种反映而已。”

高正楠反驳道:“我的梦不是这样,是一种很真实的存在,之前那个大火中女孩的声音,就出现在我的现实生活里。”

“或者刚好有人也有相同的声音而已。”三忘很有耐心地说道。

“可是你知道吗?”高正楠加快了语速说道:“前天在一个密封的仓库里,我竟然可以听到地下室的声音。”

“也许隔音效果不好。”三忘手边的那株茉莉长得很旺盛,她拿起一把小铁铲松动了花盆里的土壤。

“别人都听不到,只有我能听得到,而且,我总觉得我身边还有一个人。”高正楠激动地说道。

“高先生。”三忘转过身来望着他:“你是不是受伤后没有休息好,所以产生幻觉了?”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高正楠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她受伤的事情。

三忘指着地铁外的通道说:“没看到你在那里站着。”

“我不在那里,你就知道我受伤了?”高正楠好奇地看着她。

“上说的。”三忘低下头把铁铲放回篓子里。

“里根本就不会报道那天的事情。”高正楠拆穿了她谎言。

“是微博里看到友……”三忘还想再找一个借口,高正楠忽然抓住她的手腕说道:“那天晚上的有个黑色身影我一直觉得很熟悉……”

三忘呲的一声跳着挣脱开来,似乎高正楠的手上有一把火烫着她一样。

高正楠看着自己的手掌并无异样:“你怎么啦!”

三忘的脸上变得霎白,在接触的那一刹那,她终于看到他说的那个火光中的女孩。“走啊!——”那一声炸裂在她耳边。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你到底是谁?”

“我?”高正楠一脸不解地说道:“你这人太奇怪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我正想问你,那天晚上……”

那只黑猫忽然从里间蹿了出来,喵呜大叫了一声,露着长长的舌头,舔着自己的胡须,看起来就像是对着高正楠宣战一样。

高正楠后退了一步:“啊呀!三忘小姐,你养了一只很凶的猫。”

三忘恢复了神色,抱起黑猫:“不好意思,它可能还不适应这里的生活。”

高正楠抱歉地说道:“刚才我不是有意思要吓你,我只是觉得你的背影,真的很像一个人。我知道这样想很疯狂,但这个想法一直重叠着,我只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蓝莓苗
。”

“证据呢?”三忘冷冷地看着他,恢复了往日那冰冷的姿态:“警察办案都讲证据,不是吗?如果您有证据再来找我吧!”

高正楠尴尬地说道:“我现在不是警察的身份,我……”

三忘的眼睛里含着嘲讽:“如果不是警察,那就更没有道理随便怀疑人,不是吗?”

“是这个道理。”高正楠应声答道,他并想辨解,但也不想让她更误会:“我只是觉得你好象有些误解。”

三忘站回柜台后面,将黑猫放在花阁上,任由它来回跳跃。

高正楠长呼出一口气,每次见三忘总是冷淡收场。他说不出的沮丧,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还真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他没有说再见,如果一个人讨厌自己到如此地步,那么还有什么理由打扰她的生活。他沮丧地走出了三忘花店。

三忘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感觉出他的沉重与不安。飞哥从外面跑了进来,三忘打起了精神:“好好过完这两年,咱们一起走。”

飞哥绕着她的膝盖转悠了两圈,黑猫也跳到地上。飞哥的足尖踩出冰凌水渍,三忘蹲下细看,用手指沾在指尖。

她**着自己的狗:“做得好飞哥,是你带他们找到李彩英的尸骨。好孩子!”

飞哥轻吠了一声算是撒娇式的回答了。

莫原镇的案件毕竟过去了十六年,十六年里很多事情都一点点被模糊掉了,但死去的人未曾瞑目,那深深的怨恨只有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才能化解心头的冰封之雪吧!

三忘抬头望了一眼门外,阳光灼灼,想到李彩英的魂魄再过几天就可以安然上路,她不由地有了欣慰之感。

下午热闹的城里,高正楠开着车慢慢竟然又停在了新城派出所门口,他回过神来,案件已经结束了,自己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基地里人人都很忙,只有自己被长时间放了假。正在这当口,有人敲了他的车窗,他摇下一看,正是周海鸣。

他一脸兴奋地看着高正楠:“找到了,找到了!”

“什么?”高正楠看着他:“你们找到了苏阳母亲的遗体?”

“那个是上午找到的。”周海鸣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现在找到的是苏阳的妹妹。”

“苏芬?”高正楠睁大了双眼:“怎么找到的。”

“昨晚我们把苏阳说的情况发布在了失踪儿童名录上,结果今天中午在宝贝回家上,有一个友报料说,他们资料里有个女孩和苏芬的情况一样。”

“确认了吗?”高正楠吃惊地说道:“还得去找现在的地址吧!”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周海鸣从车头绕了过来,直接坐进了副驾驶室大清铜币拍卖
,“这个姑娘现在登记的暂住地址就在咱们管辖区,你说算不算巧?你现在有没有事情?如果没有,我们一起过去呗。”

高正楠爽快地答应道:“当然可以。”

周海鸣用导航到上看到的地址,在保安亭那里被拦了下来。

“你们找谁?”王保安探出了头来问。

“杨欣住在这里吗?”周海鸣从另一边伸出头来。

“杨欣?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王保安的头又缩了回去。

“你在仔细想想看。”周海鸣下了车,将自己的证件掏了出来:“我是警察。”

王保安显然是见过世面的,毫不在意地说道:“这里住的大多是警察的领导。”

旁边出口闸驶过来一辆白色迈巴赫,王保安连忙按下按钮启动出口栏杆,亲自出了岗亭敬了个礼,目送着那辆车离去。

“要这么势利吗!”周海鸣坐回车里摇了摇头。

“很正常啊!”高正楠笑着说道。

王保安跑了过来说道:“没什么事,你们就走吧!这里不是你们随便能进去的。”

高正楠提醒他说道:“有没有那女孩的照片?”

周海鸣找到站报料人的聊天记录,还真有一张,虽然是集体照,但还好照片清晰度够好。明显是一张夜校毕业的合影照片。他举起了,耐心地问王保安道:“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这里的?”

王保安瞥了一眼叫道:“这不是小欣吗?”

高正楠叫道:“你认识她?”

王保安把手按在上仔细辨认:“是小欣啊!廖处长家的保姆。原来她叫杨欣啊!我们这里的人都叫她小欣。”

“她是保姆?”两人异口同声叫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