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全能师尊第一百零四章无题

2018-12-07 20:54: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能师尊 第一百零四章 无题

方白的心情很忧郁,简单的说,就是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不让泪留下一般的忧伤。

一直到下午放学,那两个逃课的小萝卜头都没有回来,但这并不是人民教师方白忧伤的原因,让其忧伤的原因,是他欠下了两个任务债,他怎么也没有相当,会因为两个小萝卜头的逃课,而导致自己的任务失败,方白的心情很忧伤,他本以为两个小萝卜头逃课只会影响所谓的完成度,谁知道会直接失败。

而系统貌似也很烦躁,因为它好像发现这个宿主越来越不要脸了,但是看在方白尽心尽力完成任务的态度上,系统给了方白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选择那些无人道的惩罚,比如电鸟什么的,第二个就是完成两个没有任何奖励但有惩罚措施的任务。

这种改变的措施,让方白变得灰常灰常的忧伤,没想到统统竟然变得精明了起来,这下就真的很不友好了,看来自己只能把技能点加在不要脸上了,正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系统不坑我,我就得坑系统啊!

“叔叔老师,你心情不好嘛?”好像感觉到方白的心情不是很好,洛雪主动拉了拉老师的手停下了脚步问道无花果树苗

“额,还好!”方白笑了笑道,面对小朋友的时候,方白还是比较轻松的。

“是因为今天逃课的那两个同学嘛?”洛雪歪着小脑袋问道。

方白摇了摇头,“不是呢,小朋友你在关心老师吗?”

摸了摸小朋友的小脑袋,方白右手牵着洛雪再次走了起来,只是走的脚步非常的慢,非常悠闲。

“当然呀!”洛雪理所应当的点头道。

“那老师就接受小朋友的关心好啦!”方白非常暖心的开心道。

“那叔叔老师今天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呢?”洛雪一蹦一跳的牵着方白的手,脸上挂着笑容。

懒散的夕阳静静的躺在山上,看着下面这一对走着的师徒俩,打了个哈欠,一阵徐徐微风吹来,方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小朋友想吃什么老师都给做!”

“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

“哦耶!”

金玉酒楼。

周二胖正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父亲周一刀。

“你让不让开?!”周一刀怒目而视,周二胖的身后正是那一堆熄灭没多久的炭火。

“师命难违!”周二胖郑重道。

“那你想违抗父命嘛!”周一刀怒道。

“爹,你这样我们不好跟老师交待的!”周大胖有些无奈道。

“你们就说被捡垃圾的捡走了。”周一刀恬不知耻的说道。

周明和周天非常无语的对视了一眼,“你觉得这个理由老师会相信吗?”

“我管那个臭小子相不相信,我再问一句,你今天让不让开?!”周一刀身上的火系灵气开始凝聚,怒容满面,一柄火红色的兽骨菜刀直接出现在了周一刀手里。

“我……”周明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周天直接拉开了他,“算了算了,就两只叫化鸡而已……”

“不可能,今天就算死,我也不会让别人拿走老师做的鸡的!”周明郑重道。

“那就休怪老子大义灭亲了!”周一刀的身体直接化作了一片火光,随着一刀又一刀的残影,刀光和火光在四楼的大厅之中交织出了绚丽的火花。

周明来不及闪躲电捕野猪机
,只能自己用身体去硬抗,不过好在周明本身也是一个地元境修士,周一刀的攻击也并没有狠下杀手……

“咔”

某道刀气不经意间透过了周明的防御,削掉了某个泥球的壳,霎那间,整个四楼都被一股荷叶的清香和烤鸡的味道弥漫蓓俪芙养森
,两种味道交错在一起,直接勾起了在场三个人的馋虫。

蓬勃的灵气从叫化鸡上散发出来,让三个人都不由口齿生津……

“咳咳,刚刚是不是捡垃圾的来过?”周天咳嗽了一声。

“嗯,我好像也看见了,然后还收走了什么……”周明吞咽着口水点头道。

“老夫也看见了。”周一刀摸着自己下巴的胡子点头道,手中的菜刀直接消失在了右手之中。

几分钟后。

“别抢,我的鸡翅!”

“我滴个天,怎么会这么好吃?”

“老师说这还是不完整版的,也不知道完整版的会好吃成什么样!”

“简直无敌!”

……

而逃课出去的叶沉跟张子弘却非常的潇洒的在外面溜了一下午,从小不缺钱的张子弘跟着洛水城的地头蛇叶沉,先是找了一家医馆为自己的腿治疗了一下,然后两个人非常开心的在城里溜达了起来,之后两个人都逛到了赌场里去。

作为叶家的少爷,叶沉在城北赌场的名头还是不小的,所以敢打他主意的,基本上都扔河里去了,加上城北叶家也基本上都是眼线,所有当这两个人走进赌场的时候,基本上叶家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直到放学时间到了之后,两个人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不过也不知道叶玄在天台上和那个蒙面人说了什么,并没有找叶沉的麻烦,当作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而张子弘这边,他母亲也不是特别了解自己儿子的情况,所以也就暂时躲过了一劫,也就没有人去帮他们两个解决这所谓逃课的事情。

只是比较好奇,为什么张子弘的腿没有瘸。

“表弟,今天我没去上课……那个班主任有没有说什么?”当天晚上有些不放心的张子弘来到了李子成的房间询问道。

“好像没有,今天大魔头只是问有没有知道你们去哪了,之后我们就照常上课了。”李子成如实回答道。

但是他还是有些话没说,那就是当大魔头知道你们逃课的时候,大魔头的脸阴沉的可怕……

“那,我们班有没有逃过课啊?”张子弘随后又问道。

“没有,你们还是第一个敢逃课的人。”李子成说道,一年二班现在基本上是大魔头的天下了,我特么被打成木乃伊了还被人抬着去上课,逃课?知道大魔头是什么人的同学基本上连想都不敢想。

在李子成得到了某些回答的张子弘突然忐忑了起来,想了想自己白天被打的惨样,张子弘不知道在想什么,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