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符道巅峰第八百二十八章映月古镇聊

2019-01-13 17:04: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符道巅峰 第八百二十八章 映月古镇

迷失森林,坐落于神罚大陆之北,辽阔数十万里之广,其内深处多有灵药,更不乏玄级灵药生长。

这片森林在整个神罚大陆也算是颇有名气,尤其是到了夜间,整片森林中的树木,都会缓慢移动,将误入之人困于其中。

更为可怕的是在迷失森林内,居住着大量的飞天血鹫。

此类妖兽位列八阶巅峰,虽实力与空玄境相当,但胜在数量极多,就算是轮回镜强者到了这里,也得规规矩矩,徒步前行。

若是不慎腾空遇到飞天血鹫,除非拥有着特殊手段,否则必将尸骨无存。

这片森林也不知道究竟存在了多少年,或许是受到飞天血鹫的影响,久而久之下,整片数十万里宽广的森林地面,都是呈现血红。

甚至连那林间遍布的小溪之下岩石,都是通红如血。

想要从商丘抵达这片森林,即便是途中多有空间通道相连,依旧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沿途,石飞羽等人倒也沒有停留,行色匆匆,终是在三个月后,來到了这片神乎其神的森林边缘。

站在林外山巅,眺望着那郁郁葱葱,偶尔闪过的红光森林,石飞羽心神凝重。<愤怒情绪就是地狱/p>

此次前來,就是为了找到隐藏在迷失森林中的镜月山庄,只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前去打探消息。

远眺的目光缓缓收回,凝视着山脚下的一座古镇,微微出神。

“映月古镇。”

山下小镇的名字倒是很好记,其中所居住的人口与商丘自然也无法相比。

悄然弥漫的磅礴神魂收回,偏头望着那与自己同样站在山巅的青年郭逸尘,石飞羽眉头微皱:“你这次前來究竟是要找什么灵药。”

二人从商丘吴家相识之后,郭逸尘便只透露要來迷失森林寻找灵药,但是要找什么样的灵药,却不肯多说。

这也让石飞羽心头充满着疑惑,居然还要亲自前來危险重重的迷失森林。

要知道他可是一位九品炼药师,而且年纪如此之轻,相信如果他肯开口,在商丘有的是人为他卖命。

石飞羽对丹药的依赖较少,这并不代表别人也不需要,商丘很多势力之人的修为,都是用丹药堆积而成。

一位九品炼药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强大的底蕴。

能够炼制九品丹药之人,许多势力巴结都來之不及,又怎敢与其讨价还价。

“暂时保密。”

面对他的询问,郭逸尘依旧不肯透露,微微一笑,袖袍挥动中,以向山下掠去:“灰子,咱们走。”

望着那紧随其后腾空而起的灵猴,石飞羽无奈一叹。

这三个月來虽然忙于赶路,但郭逸尘与灵猴灰子的关系,却是日益见好。

尤其是在他身上,带着不少珍稀丹药,更讨灵猴欢心。

石飞羽甚至发现,灵猴灰子居然连封魔炼魂炉,都是送给了他。

这座炉子当初被石飞羽借來许久,对凝炼神魂拥有奇效,如今虽然对自己并无多大用处,却沒想到最后落入郭逸尘之手。

“真的是來寻找灵药么。”

心底轻叹,石飞羽不由得再次皱眉,那郭逸尘总是保持着一份神秘,让他捉摸不透。

更让他无法安心的,是此人目的不纯,或者说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映月古镇内,街道相对冷清,风卷落叶,飘飘洒洒,透着一股荒凉。

走在那古镇之中,偶遇路人也仅是匆匆一瞥,便不再理会,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陶乐坊。”

驻足,抬眼看着街道最为显眼之处的一间商铺,石飞羽轻轻颔首,旋即走了进去。

这里就是商丘吴家在映月古镇的一处产业,而他前來,也是为了获得一些有关于镜月山庄的情报。

进入商铺的一刻,迎面而來的并不是商铺掌柜小脸,反倒是一只被烧滚烫的青铜茶壶。

“兔崽子,你还敢回來,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青铜茶壶迎面而至,在那商铺内也有着怒骂声传來,让石飞羽脸色微微一沉。

源力汹涌,猛的将那滚烫茶壶凝固与空间之中。

只见其缓缓抬手,抓着那冒着阵阵热气的青铜茶壶,抬眼一看,发现站在柜台外,满脸错愕的是一位花白胡须老者。

此老者年岁不大,但身形已然佝偻,而在其腰间,则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玉佩,晶莹剔透。

“呦呦呦,这是怎么说的,对不住对不住。”

此刻,老者发现也是打错了人,急忙抢步上前,从石飞羽手中将那滚烫茶壶接了过去,神色慌乱的赔礼道歉。

但石飞羽却闻到在那茶壶之中,有着一股淡淡的药香飘出,凝神醒目。

“你是这里的吴家负责人。”

在花白胡须老者躬身道歉时,石飞羽也冷声开口。

听到询问,那位老者呼吸一滞,常年经商的他,自然懂得察言观色,从对方语气判断,显然是來头不小。

“老朽黄台,不知您是……”

花白胡须老者急忙将那茶壶放在柜台上,面带凝重的打听起來。

“我是谁你无需知道,看看这个就会明白。”

从怀里取出了临行前吴爽交给自己的青鱼令,交给老者。

自称黄台的老者接过令牌一看,当即骇的面无人色,双膝一软便要下跪。

但是商铺内的空间,就好像突然被一股强大能量禁锢,任凭他如何努力,双膝依旧无法弯曲。

“还是站着说吧。”

在那老者黄台满心惊骇之余,石飞羽终是开口,语气漠然。

“是是是,老朽不知青鱼令使驾临,多有得罪,恕罪恕罪。”

发现令整个空间凝固的能量突兀消失,黄台顿时满头冷汗,颤颤巍巍的道。

环目四顾,发现这间商铺内也沒有什么隐秘之处,石飞羽便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老者黄台见此,立即走入柜台,取出了两只海碗为他们斟茶。

“药茶,你这里有人病了。”

在老者替他们斟茶之时,一直站着未曾开口的郭逸尘,却是笑问道。

听闻之后,老者黄台点了点头,倒出的茶水,则呈现淡红色,害怕他们喝不惯这种药茶,便道:“青鱼令使恕罪,老朽这小地方招待不周,还望您能见谅。”

看着茶碗中的淡红之水,石飞羽眉头微皱。

似是知道他在疑惑什么,黄台急忙解释起來:“迷失森林的水一直都是如此。”

恍然点头,石飞羽也沒有多问,浅尝一口,发现入口苦涩,又带着一种特殊的香味,似酒似茶。

“这东西有毒你也敢喝。”

不料郭逸尘脸上却露出一抹戏谑之色,笑着说道。

笑声尚未落下,那名叫黄台的老者就以轻轻颤抖起來:“毒……毒……”

“以毒攻毒罢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石飞羽并未被他言语所吓,将茶碗随手一放,轻声说道。

见此,郭逸尘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后再度询问:“这里可是有病人。”

直到现在,那名叫黄台的老者才缓过神來來,随即点了点头:“老朽小孙多年前染下顽疾,这药茶也是为他所备。”

“这种以毒攻毒的方法虽可以缓减,终究不是根除之法。”

见其承认,郭逸尘似是找到了用武之地,笑问道:“你说的那个人现在何处,把他叫出來让我看看,或许我可以帮他。”

一名九品炼药师,居然要出手帮一个毫无关系之人,这般做法顿时让石飞羽心中惊讶不已。

路上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也沒见他何时如此好心,为何现在偏偏來了救人的兴趣。

倒也不是石飞羽冷漠,只是郭逸尘來到这里后,处处透着古怪,惹人生疑。

“老朽那小孙子他……他两天沒有回來,应该是又跟着狩猎队伍进入了迷失森林。”

面对询问,老者黄台脸上也是带有一丝苦涩,显然对其孙子难以管教。

“爷爷,爷爷,看我带什么回來了。”

正当他心头暗叹,为之苦恼时,门外传來一阵充满欢喜的笑声。

笑声未落,一道十四五岁的瘦弱身影,便从店外闪了进來。

來着长得脑袋极大,只不过那身子却是极其瘦弱,甚至瘦到只剩下皮包骨头。

而在其身上,则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长袍,手中抓着一株七品灵药站在那里,眼神警惕。

在这种地方,寻常少年若是看到有陌生人前來,必然会有所胆怯。不过这个少年,却是暗藏警惕,甚至连看向自己爷爷的目光也是如此。

“咦,哪儿來的猴子。”

在他们二人打量时,那瘦弱少年也是发现了坐在石飞羽身边的灵猴灰子,双眼一亮,便从身上取出一把木剑,欲上前动手。

“不得无礼。”

沒等木剑劈砍,老者黄台就以胆战心惊的怒喝起來。

从石飞羽來到这里,他便发现了这只猴子,只不过青鱼令使出现,

符道巅峰第八百二十八章映月古镇聊

让他不敢多问。

如今自己孙子回來,竟是想要猎杀石飞羽带來的这只猴子,怎能让他不惊。

若是这只猴子伤到一根毛发,以青鱼令使的实力,恐怕顷刻间都能让他们祖孙二人灰飞烟灭。

“爷爷莫管,杀了它,我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狩猎者,看他们还怎么笑话我。”

瘦弱少年却是不听,木剑光芒一闪,有着淡淡源气涌现,直奔灵猴灰子脑袋狂劈而下。

这般一幕,顿时将那老者黄石下的肝胆俱裂,一口怒气堵在胸口,竟是差点昏厥过去。

在他心神惧颤,不知如何是好时,木剑就以劈落在灵猴灰子头上。

随着狂批而下,那把木剑顿时咔嚓一声断为两截,而老者黄石,也是因此吓的瘫坐在地。

接着,一股森然寒意缓缓弥漫,让整间商铺内的温度骤降而下。

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寒气,祖孙二人脸色当即变得难看无比……

...

k歌软件有哪些
饲料袋厂家价格
水政监察制服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