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剑道通神第三十三章血灵下么

2019-01-14 13:18: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剑道通神 第三十三章 血灵(下)

仿佛有种莫名的呼唤,让陈宗接近,踏入平静的血池之中。

陈宗却没有冲动,走到血池边抗住愈发强烈的呼唤,仔细的观察。

这里应该是这山洞的最深处了,而自己也找到了二十块血灵精石,等于两千点功勋,算起来是收获不凡。

只是,陈宗感觉这血池之内,定然有宝物存在,但又有种莫名的感觉,仿佛自己进入那血池之内,后果难料。

念头急转,陈宗往后退步,刹那,一道血芒从血池内飞射而出,毫无征兆,迅疾无比,像是一道长鞭,狠狠的撕裂空气击打而来,更环绕成一圈,卷向陈宗。

这一击蕴含了直击和缠绕两种力量变化,完美的结合为一体,断绝了陈宗一切退路。

临危不乱,腰间还真锐剑出鞘,轻轻一挑一刺,击中血色长鞭上的一点,仿佛击中蛇的七寸一般,血色长鞭顿时一抖,仿佛失去所有的力量变得软绵绵。

趁此机会,陈宗加速后退,但只见那长鞭似乎被灌入了新的力量,猛然一弹,犹如利剑破空刺杀而至。

又快又狠,仿佛血色流星破空,更带着一股诡异至极的气息波动,让陈宗感受到莫大威胁,面色凝重。

背后还真锋剑出鞘,径自斩落,直劈那血色长鞭尖端,但只见血色长鞭无比灵活一闪,避开陈宗一剑劈斩,绕过剑身后,速度激增,刺向陈宗的心脏,要一击穿心。

没来由的,陈宗感到一阵心悸。

双剑一圈一划,

剑道通神第三十三章血灵下么

两道优美的剑光交叉而过,封住血色长鞭的一切变化。

蓦然,一道道身影从血池内破水而出,带着一阵浓郁的血光,仿佛四支离弦之箭般的飞射向陈宗。

惊鸿一瞥,陈宗觉得这四道身影似乎有点眼熟,但四道身影已经逼近,惊人的杀机席卷而至,让陈宗通体发寒。

双剑一圈,挡住四道血芒的攻击,血色长鞭如同伺机而动的毒蛇般,从刁钻死角窜过,从陈宗的后背刺向心脏部位。

五面夹击,让陈宗压力剧增。

但只见陈宗身形一闪,被一阵迷幻的光芒席卷,从原地消失。

“怎么是你们?”避开一切攻击后,陈宗也看清楚那四道弥漫着血光的身影,面色骤然大变。

那四人,赫然是不久前和自己一同踏入这山洞的四人,都是太元天宗的核心弟子。

明明不久前才和自己一同踏入这山洞,只在第一处岔道时分开,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一身血光,面孔冰冷眼神淡漠,仿佛不认得陈宗。

感觉,就像是四个傀儡。

这四人完全被控制了,可不管陈宗内心是怎么想的,再次发动攻击。

这四人虽然是各山的核心弟子,但实力最强的,不过是达到第一极层次,完全不是陈宗的对手,然而,浑身被血光包裹的他们此时却变得更加强大,起码都有三成的增幅。

饶是如此,他们依然不是陈宗的对手。

双剑之下,四人纷纷被击退,同为太元天宗的核心弟子,又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陈宗自然不会一下子就下杀手。

只是,被击飞的四人却毫发无伤,弥漫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的血光为他们挡下了一切攻击。

再次飞扑杀至,血色长鞭也伺机而动。

“苍击!”

一剑划出,融入三种剑之真意的小真意,灰白色的剑光带着一丝丝的赤红将长空撕裂,也将血色长鞭击断。

另外一剑划过一道半弧,再次将四道身影击退,更是将他们身上的血光击散。

趁势而动,陈宗再次出剑攻击,将虚无剑劲打入四人体内,击溃他们一身力量,一时间无法再次出手。

但异变陡生,又有两道身影从血池内破水而出,速度更快,血光更浓郁一倍不止,仿佛两道血色流星破空杀至。

轰轰!

瞬间碰撞,可怕的力量冲击震荡,两道血光倒退,陈宗也往后飞退,双剑震颤不已,双臂微微酥麻。

强!

很强!

起码是第二极的实力。

血光十分浓郁,但碰撞的刹那,陈宗也看到了两人的面容,一个是中年人,一个是老者,都是陌生的面孔。

两人一落地,猛然一蹬,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陈宗。

苍击!

既然不是认识的人,陈宗也不会客气,双剑破空杀出,剑光将长空撕裂,同时斩杀在两人身上。

这苍击一招,陈宗也同样做了一些调整,根据剑本身的特征加强削弱了小真意的强度,但其威力不仅没有被削弱,反而更强了几分。

两人身上的血光被破开,锋锐的双剑顿时在两人的身上留下两道剑痕,深可见骨。

只是,这两人却没有半分感觉似的,再次扑杀而至,悍不畏死。

陈宗眉头微微一皱,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杀手了。

苍玉之锋!

一剑破空,再次将两人身上的血光斩破,势如破竹,无物可挡,剑锋斩过两人的身躯,一剑两断,却没有鲜血弥漫,仿佛体内的鲜血早已经消失。

苍玉之锋,无坚不斩。

那两人再厉害,被斩断身躯也不可能重组,陈宗双手持剑自然垂落,一身锋锐气息弥漫周身,仿佛无数剑气来回切割,目光带着一丝丝的锐利,闪烁着森冷光芒,凝视那血池。

“出来。”语气冷肃,似金铁交鸣。

陈宗可以肯定,在那血池内一定存在着某些东西,某些特殊的东西,或许是人或许不是人。

陈宗话音落下,那血池却毫无动静。

双剑一抖,数十道剑气破空,纷纷往上空冲去,划过优美的轨迹,纷纷来到数十米高空之中,松敢凌霜因骨硬而后如流星般的击落。

噗噗声连续不断响起,却没有多少水花溅起,每一道剑气落入血池当中,只是发出轻微的声响,荡开细微的波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宗眉头皱起,双眸收缩。

忽然,一团团的气泡在血池上冒出,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随着一个个气泡冒起破裂,血池开始释放出猩红光芒。

陈宗面色愈发凝重,从那不断冒出气泡的血池当中,感受到一股阴邪的气息正慢慢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弥漫,仿佛某种邪有些工作可能只会成为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愿望恶正在复苏。

旋即,所有的红光往中心收缩,一团巨大的血色气泡悄然浮现,没有破裂,而是往上空飞起,悬浮在血池的上方,依稀能看到里面有一道身影。

随着那巨大血色气泡浮现,阴邪的气息愈发浓烈,让陈宗感到不安。

目光收缩如针,凝视在血色气泡中的身影上。

蓦然,血色气泡迅速往内部收缩,被那身影吸收,原本看起来有些干瘦的身影似乎在变得饱满,好像被吹气的球一样,阴邪气息也随之增强,阴风呼啸而过,令这洞腹内的温度凭空下降不少。

当血色气泡完全被吸收之后,一道身影清晰的出现在陈宗面前,悬浮在血池的正上方。

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血红色的灯笼裤,一张同样血红色的披风像是粘在肩膀上,自然垂落,他的头发如同杂草,面容枯瘦,眼眶凹陷让他的双眸看起来愈发的深邃幽暗,好像恶鬼的眼眸,脸颊凹陷颧骨突出,没有衣服遮掩的上半身同样枯瘦,两边的肋骨清晰可见。

枯瘦的双臂还带着血红色的护腕,上面布满奇特的纹路,和背后的披风以及下身灯笼裤上一样的纹路,很诡秘,像是某种符号。

撇开他的双眸和血红色的装扮不说,就好像闹饥荒的难民一样,但陈宗绝对不会这么认为,因为此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无比阴邪,生平仅见。

而且这种气息,似乎还要胜过伪超凡境。

超凡境!

这是一个超凡境强者!

陈宗心头不禁一沉。

自己现在的实力,的确算是不错,但伪超凡境这个层次当中,算得上名列前茅,但和真正的超凡境强者相比,依然有着明显的差距,那是本质的区别,是萤火比之皓月的区别,是小猫咪和大猛虎之间的区别。

“卑微的虫子,你竟然敢将本魔使吵醒。”阴仄仄的声音无比沙哑,好像两块金属片摩擦一样,让陈宗觉得耳膜很难受。

旋即,只见那身影落下,站在血池之上,凹陷的眼眶凝视而来,令陈宗浑身不由自主一紧,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一阵寒意不受控制的从内心深处涌现,瞬间弥漫全身,让陈宗有种通体发寒发麻的感觉,仿佛一身气血和力量也变得迟滞,几乎要凝固。

可怕!

无比可怕!

比起陈宗遇到过的任何人极境带来的感觉,都要可怕许多,哪怕是当时的夏远山也没有给自无意插柳柳成荫"己带来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就像是一种压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制,和实力没有直接关系。

“你是谁?”强忍住内心不断涌现的寒意和惊悸,陈宗更握紧双剑,凝声反问。

“我……弱小的虫子,你是在询问本魔使的身份吗?”阴仄仄的声音再次响起:“本魔使可是天古魔殿血沫旗下魔使之一,你的一身气血十分旺盛,竟然是纯阳气血,吸掉你的气血,本魔使就能够恢复更多的实力。”

声音落下的刹那,这魔使一挥手,身后的血色披风仿佛被大风吹过,陡然飘扬之际,一抹血光如飞鸟般的飞射向陈宗。

奇快无比,无声无息,更散发出惊人的阴邪气息波动。

(本章完)

麻辣鱼火锅底料报价
服装吊牌制作价格
五轴加工中心编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