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鬼屋血案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9

1、搬进凶宅。

那一年我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一座边远城市的公安局实习。单位没有房子住,磨破鞋子,终于花了很少的一笔钱租到了一间大房子。出乎我的意料,房子是一幢花园式的别墅,居然富丽堂皇--墙壁是抛光的大理石,地板上铺着毛毯,大厅中央的大吊灯气派非凡。还有一座花园,里边有一处装饰着假山和喷泉的大水池。虽说只租给我一间房子,但由于只有我一个人住,让我感觉自已俨然成了这座别墅的主人。

搬入时,四周的邻人都用吃惊的眼光打量我,让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偌大的房子,在我搬来之前,空旷旷的很长时间无人居住,花园里到处蛛丝结网,杂草丛生,这情景让人颇觉蹊跷。不久,一个事实被证明了:这房子是座凶宅,二年前,这座别墅的女主人和她的丈夫死于一场车祸。过后不久,他们唯一的儿子又神秘失踪了,于是,这座房子便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曾经有个房客租住过这座房子,但入住后不久,就被吓跑了。她常常在半夜听到莫名其妙的敲门声,出门一看,却什么也看不见。有一回,她发现放在冰箱里的生猪肝竟不翼而飞,吃惊不小;在一次雨夜里,一声炸雷把她从梦中惊醒,当她往窗户外望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小孩子的身影悠悠地吊在窗外,眼睛在月夜下闪着一缕令人不寒而怵的冷光。房客魂飞魄散,第二天一早就卷席而逃了。

这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问津这座房子,而房子的传说也越传越玄乎。据住在附近的邻居说,房子没人住的时候,有时半夜里壁灯会突然亮起;有时在凌晨两三点时,主人房内就会传出一首邓丽君的歌《何日君再来》,这是男主人生前最爱听的歌曲。

住了几天后,房东老太太就上门问我,是否要搬走?因为她不想瞒我,这幢房子闹鬼闹得凶,怕惹出意外来。我不以为然,告诉老太太,我从来就不信这个邪,如果世间有鬼,那就最好不过了,每个人死后,还可以做鬼活着,这样每一个人不都可以长生不老吗?如果说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存在,也许能说服我。但如果说有鬼的话,首先是人的心中有鬼,然后世间才有鬼。

房东老太太一脸子严肃地说:“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有一天你要是被吓跑了,到时候我可不退你的房钱。”

2、“吸血鬼”出现!

老太太没有唬住我,就这样住了下去。事实证明老太太的担心是颇有依据的,连二接三的怪事接踵而来了。比如说,我常常会在半夜里被天花板发出的的响声吵醒,楼上正是过去主人的卧房;在一天早晨醒来时,我发现楼梯下的卫生间门打开着,灯火通亮,水龙头的水哗哗地流着;我如坠五里云海之中,这座别墅就我一个人住,什么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来过了。

有一天夜里,我终于听到了主人房内传出人们传闻中那首乐曲《何日君再来》。而主人房门锁紧闭,尘埃久积,什么人能来去无踪进出这间房子呢?

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已的领带不见了,睡觉前我明明记得它就放在桌子上,一大早起来,它就生了腿似的跑了。费了很大的劲,我终于在后花园里找到了它,却发现它被弄得湿漉漉的。什么人把它弄到这里?

这一切造成我强烈的悬念……不久后,别墅搬来了一位女房客。我感到奇怪,这房东老太太似乎有点出格了,既然要赶我走,为什么又要租给别人住。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太太的二女儿,暂时搬来这里居住一段日子。

这个女孩子有一袭长发和一双会跳舞的眼睛,第一次看见她时,正巧一阵风吹来,长发遮着她的脸,我心里“格登”一下,突然想起《午夜凶铃》那个从井里爬起来的幽灵。她掠起长发对着我笑了笑,原来是个很耐看的女孩,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不知道怎么想到了那个幽灵。原来,连日来发生的一连串神秘事件已经在我的心里搁下了不小的阴影。

我问她:“你为什么要搬回这里住,难道你没有听过外面的传闻么?”她跟我说,她当过护士,摸过死人的身子比摸过的活人还要多,要是怕鬼,天天与尸体打交道,早在几年前就让鬼上身了。”

于是我笑了,故意说,这几天来我吓得魂不附体,你搬过来住更好,这样就不用再怕那些传闻啦。你这么漂亮,鬼一定会先看中你的。

没想到我的乌鸦嘴这么灵验。

第三天早上起床时候,我没有看见她起床,因为她平时都很早出门,出门前总有一个很响的摔门动作。那个摔门的巨响两天来已经成了我早上起床的闹钟。今天一点动静没有。

中午回来时,她的房门一样紧闭着,到了傍晚,我终于按耐不住了,想办法弄开了窗户看看,没想到窗户竟然虚掩着。一瞧,倒抽了一口冷气,房东女儿竟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死去多时了。

验死因,她是胫动脉破裂大出血而亡,使她胫动脉破裂的不是什么利器,像是由锐利的犬牙咬断。房门反锁着,人进去不得。窗户虽然虚掩着,但由于有防护铁栅栏,一个人断然爬不进去,而门窗又没有被撬的痕迹。

传闻中的吸血鬼出现了?

3、一只神秘的手!

一场大恐慌弥漫开来。

案件起了轰动效果,小镇到处人心惶惶,夜幕降临的时候,街头就冷冷清清得不见一个人影。家家户户,常常是通宵开着灯火入睡,以驱散对黑暗的恐惧。

因为血案就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我被局里委以重任,负责调查这件案子。我知道自己所肩负的使命,这件血案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必然影响到附近居民的生活秩序,也不能消除对社会的不良影响。

接手这件案子时,似乎很棘手,一点线索也没有,现场找不到一点蛛丝蚁迹。而社会上的传闻愈来愈厉害,今天街头议论的是东家某某某人被吸血鬼咬破了脚趾头,明天巷尾绘声绘色的是西家的女儿半夜醒过来后,看见一个男人披着雨衣坐在墙角,用森森的眼光一言不发望着她。那个女孩吓得衣服来不及穿,就裸跑出街大呼救命……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传言越来越玄乎,以致我的耳朵也不能对所触及的事情作出正确的判断来。

案件的不着头绪,传闻却愈来愈加骇人,使这起案子更呈扑朔迷离。

跟我负责这件案子的有我的同事陈惠,是省人民警察学校的高材生,血案发生后,她也搬到了这坐房子来住。

陈惠住在我的隔壁。她住下的第二天,那天晚上大概二点钟左右吧,我突然听见陈惠的尖叫,女孩子通常看见一只蛛蜘蟑螂都吓得浑身起疙瘩。一想到她提心吊胆住在这里就让我心里头直乐,这不是给我英雄用武之地么?

敲了半天的门,她粟粟抖抖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看见了一只奇怪的手。”她语气里压抑不住一股惊厥过度的急促,让我感觉到空气中也掺进了某些神秘的成分。

我拚命地安慰她,这也许是她的幻觉。

“不是幻觉,刚刚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有个东西压着我,我叫也叫不出声,只好拚命地蹬脚,蹬着蹬着,就醒了过来。于是我再也睡不着,就想起身,找你来陪陪我,你猜我看见了什么?一只毛毛的手,正在扒开摇叶窗的顶格。于是我叫了起来,接着看见一个幼小的影子一晃就不见了。”

一个幼小的身影!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会不会是房主失踪多日的男孩。奇怪,既然是他,那他现在是人还是鬼呢?只有鬼才能飞檐走壁、杳去无踪。可是,他为什么要藏匿起来呢,他又能躲到哪去呢?

真是一个谜团!

4、追踪寻迹。

我仔细检查了被试图扒开的摇叶窗的顶格,果然有些用力的痕迹。又把所有的屋子都搜索了一遍,还检查了下水道,最后,敲敲墙壁和地板,看看有没有地窖或者密室,还是一无所获。

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楼梯上铺上一层细沙,这样,什么东西来过的话,一定能在细沙上留下它的脚迹。一直守候了几个晚上,陈惠描绘中的一只毛毛的手还是没有出现过,于是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惊吓过度了。

可是,接着就发生了一件令人尴尬的事:陈惠挂在阳台上的内衣不翼而飞了,女人的衣裳不见了对我来说真是侮辱,因为楼梯上的沙层并没有留下任何脚迹,这说明没人来过。更使我难堪的是,她的内衣裤在我的房内找到了。

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我感觉全身爬满了毛毛虫,臊得满脸通红。

我对这只神秘的手充满痛恨。我开始怀疑它不是从外面越窗而入,就是早已躲在楼房内的某些角落。这一次,我把细沙围绕着楼房四周铺开了。这样,我就可以对他的来龙去脉有所判断,可以知道他是来自楼房的内部,还是从其它地方来的。

过了几天的一个月黑夜,连续熬了几个晚上,我已经疲惫不堪了,一阵细粹的声响终于在寂静的夜里敲响了。不是脚步声,可我感觉这声音越来越大,像在踏着我的心脏走路。一阵肢体紧缩的兴奋和恐惧正在包围着我。

因为门户关得太紧了,当我使出劲儿打开门时,却什么也不见了。

但终于有了收获,细沙上留下些许痕迹,既像人手的模样,却又不像,如果是人手,为什么只见他的手迹,而不见“它”的脚迹呢,难道“它”要用手来走路么?从细沙的陷入程度来推断,这是一个体重极轻的家伙。现场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线索,那就是这个神秘的家伙逃走的时候,脚上沾上了不少细沙,结果在急走的时候,那些沙粒一边走一边落,为我们指示了他逃走的路径。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沿着这微小的沙粒,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发现,沙粒到花园的水池旁就消失了,难道“它”匿身在水池里么?我又想了想,恍然大悟,为什么“它”会沾上那么多沙粒呢?一定是“它”从水池里走出,手脚湿润的缘故!

内蒙古治疗牛皮癣的费用大约要多少曲靖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张家口哪些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