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青海海南州集中财力办卫生下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14

□本报记者刘平安李晓东通讯员姚晓群□

  在四个突破口上发力

  既要还历史欠账,还要促进发展;既要保障供方,还要补助需方。青海省海南州在权衡各种问题和州、县财力后,选择4个突破口,通过政策干预和资金输血2个杠杆,撬动陷入困境的医疗卫生事业。

  体制、机制创新,巩固完善新农合

  在州委、州政府出台的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的21个文件中,《海南州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州级统筹管理试点实施细则》提出,为提高新农合筹资标准,州、县财政在原有参合农牧民人均筹资104.3元的基础上,人均提高补助10元(州财政3元、县财政7元)。仅此一项,地方财政每年就要多拿出300万元。该细则同时提出,县、乡两级住院费用补偿比例提高3个百分点。

  海南州委书记旦科说,在低水平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立后,进一步提高保障水平,减轻患者负担,已经成了农牧民特别关注的问题。“原来的县级统筹,新农合基金盘子最大的也就是300万元到500万元的规模,保障能力弱、抗风险能力低,解决不了参合农牧民得大病的问题。我们决心实行州级统筹,使资金规模达到上千万元的规模。基金盘子大了,抗风险能力就大不一样了。”

  在调研中,旦科还感受到了新农合报销的问题和障碍。他说,一个是各种门槛多,一个是报销程序复杂。“牧民把报销单送给正好要进城的人,报销了当路费,或者喝口茶。”为此,在州、县财政掏腰包提高参合农牧民筹资标准的基础上,海南州还实行了垫付直报制度。参合农民看病只需要缴纳自付部分,报销的部分由医疗机构先垫付,然后医疗机构再与合管办结算。为保证垫付直报、异地报销顺利实施,海南州正在推进异地报付IC“一卡通”工程。

  补供方,公立医疗机构纳入全额预算管理

  “我们县级以上医疗机构人员只能拿到一半工资,更不用提疾控、地病、应急等部门了。特别是村一级,村医干一辈子没拿过政府的一分钱补助,运转、水、电、交通、通讯等经费全靠自己背负。”在调研中,医疗机构因投入不足而萎缩的现实促使州政府下决心以政府财力保障供方。

  《海南州医疗卫生机构经费保障办法》明确了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经费保障范围、保障项目、保障标准和管理形式,提出将全州所有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纳入全额预算管理。文件特别提出,将村卫生室公用经费、药品周转金和乡村医生报酬纳入县财政预算,予以保障。“公用经费每年每个村卫生室补助2000元,药品周转金一次性借转3000元。村医报酬由财政为其缴纳养老保险金后,按牧区每人每月600元、农业区每人每月500元发放。”

  共和县西台村的年轻乡医罗常金赶上了新政策。2009年年初,2000元公用经费补助金、3000元药品周转金发到她手里。年中,2000元报酬又出现在她的乡村医生补助发放证上。“我是在州卫校读的中专,毕业后经过考核接手了妈妈的村卫生室。妈妈从1992年干到2004年,说是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实际上也就相当于开私人小诊所。”罗常金说。

  陷入萎缩困境的共和县铁盖乡卫生院也枯木逢春。院长何永明介绍:“上半年配了价值60多万元的设备,生化检查设备、B超、救护车等都有了,职工工资也能全额发放了。但是,躺在政府补助上也不行。我们积极开展巡回医疗,带上设备、药品、人员,深入牧区走家串户,提供服务。”

  补需方,推行药品零加成让利患者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靠卖药维持运转,药品收入占乡镇卫生院收入的七成以上。在村卫生室,这一比例更高。在调研中,患者对医疗机构药品价格不满,希望买到便宜药的呼声非常强烈。海南州决定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逐步实行所有非营利性医疗卫生单位药品零差率,全面实现州、县、乡、村四级医疗机构药品同质同价的目标。

  同德县、兴海县是2个试点县。同德县卫生局副局长孙志强介绍说,仅乡村两级医疗机构,药品零差率测算下来需要政府补偿110万元,这笔钱已经到位。实行零差率,药品大幅降价。在江西沟村下社的村卫生室,乡医布加告诉记者,过去那些绝迹好几年的廉价药品重新回到了他的药柜上。

  重机制,建立基金着眼长远发展

  在海南州出台的21个文件中,《海南州卫生事业发展基金管理办法》是一个重大突破。这个文件确定了设立卫生事业发展专项基金:从2008年起,州筹资500万元,各县筹集100万元,以后逐年递增10%,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医疗设备购置和人才培养等。

  同时设立医疗急救风险基金:州里每年筹集20万元,县里每年筹集10万元,用于救治车祸伤员、无主病人等,让医院救死扶伤没有后顾之忧。

  今年,海南州共落实各项基金达1300万元,已经支出887.6万元。各县一批龙头医院的改扩建工程得以开工。

  能否坚持下去不由领导说了算

  为确保政策落实,海南州把今年定为“调研成果转化年”。州里还调整了一批干部,把有行政经验的乡镇、县级干部调整到卫生局当领导。

  共和县卫生局局长董海生就是一年前从镇长任上调过来的。“为什么调我?就是抓落实。各县都在州委、州政府签订了责任状,定了时间表,州里还组织督导组下去调查进度。哪个县不落实或者工作打折扣,州里开会直接点一把手的名。”

  “以这种力度推进,我们卫生院将发生里程碑式的变化,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服务能力,都将大大提升。到时,我们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一位乡镇卫生院院长对发生在身边的变化寄予厚望,也有一些担忧:“就怕是一阵风。”

  采访旦科时,记者也把这个问题摆上了桌面。“能不能坚持下去,不是领导说了算,决定权在群众手上。我一直在想,开展新农合之前,因看病问题投诉、上访的很少;而开展了以后,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投诉、上访的现象却增加了,这是为什么?最近,我想明白了,这是好事情,说明偏远地区的农民提出自己利益诉求的愿望增强了,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同时群众反映问题,也推动我们做好工作。目前推出的改革措施,医疗机构和老百姓都受益,如果停下来,群众不会答应的。负责地方政务,我们要有这样的政绩观。”


夹套专用冷水机

反应釜冷水机

钢筋焊接生产线冷水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