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新医改解读不斩断医药利益链难解决大处方大检查1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14

新医改方案是否能够解决老百姓埋怨已久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还需要哪些方面有所突破?昨天下午,一直关注医改动向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解决看病贵,关键在于如何使医院的医生用药规范。

解决看病贵

如何规范医生用药?

廖新波指出,新医改方案是纲要性、方向性文件,对以后的改革具有深远、现实的指导意义,各省需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制定实施细则。“落实医改方案,并非卫生部门一个部门的工作,这应当是一个地区的政府的行为。”

廖新波表示,广东落实医改方案,有不少有利因素,特别有一点,就是政府投入到位。新医改需要辅助文件的支持,能否实施它既定的任务和方针,“现在还未看到,但要有信心。”他透露,新医改方案出台后,广东将会由省领导亲自挂帅,成立医改小组,布置、落实医改工作。

廖新波表示,解决看病难,需要加强社区医院建设,培养社区医生。“但这个问题不是一时能解决的,要三五年时间。”

新医改方案有何办法解决看病贵?廖新波认为,关键在于如何使医院的医生用药规范,单病种定价、制定监督措施,它们的前提是医生自身价值体现,使之不为创利开大处方,大检查。同时要保证医生的权益,对疾病的判断权,而非因举证倒置等理由,使医生的诊疗行为受到约束。

医药分开

如何让老百姓享实惠?

新医改方案明确的“医药分开”的方针,同时将增加药事费列入改革试点,基本药物覆盖率达100%.但一直以来,“医药分开”如何分仍是悬念。

“现在很多市场派专家还在提‘药房托管’来实现医药分开,这其实是另种形式的以药养医。”廖新波说,新医改方案明确有条件的医院可推行收支两条线,但收支两条线并不是简单的药房托管,如果未切断医药利益链,药厂仍有利润空间,即使取消掉政府给医院的15%的药品加价,药厂仍会给医生回扣,医生照样有开大处方的可能。“这样的话,市民事实上便没有得到好处,因为还增加了药事费,老百姓看病支出反而是变大了。”

廖新波认为,医生的收入应与工作量、解决问题的能力挂钩,而非与医生的营业额挂钩,这样才可真正解决大处方、大检查的问题。

探索单病种收费

有望避免天价医药费

新医改方案指出,基本医疗服务实行政府指导价,探索按病种收费。对此,廖新波予以了肯定,他认为,探索标准化的治疗,建立循征临床路径,单病种计价就方便实施了,以后,价格再根据医疗技术的发展、药品、治疗手段的进步来调整。这样来说,治疗每个病种都会有一个价格上限,可避免恶性的天价医疗事件,当然,人体差异导致的特殊治疗不在此列。

城乡医保一体化

如何打破部门分割?

此外,《意见》提出,要探索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医保制度。记者了解到,去年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省劳动保障厅副厅长林王平就提案建议,成立专门的医疗保险经办机构,负责全省医疗保险。然而,省卫生厅认为,过快推进城乡一体化会导致“穷帮富”,损害农民利益。

因此,昨日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推进城乡一体化工作仍有难度。珠三角的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出现不少城中村,农民“村改居”后,可选择新农合或居民医保,二者筹资水平、待遇标准都不一样,由两批人员来负责实施,一方面浪费人力,另一方面也易导致不必要的摩擦。

医保增速

不够看病费涨得快?

新医改方案提出,明年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人均筹资水平从100元提到120元。但市民担心,医保增加的速度还不够看病费涨得快。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中科院院士曾益新指出,筹资水平肯定还会继续逐步提高,到2020年要争取绝大部分疾病的医疗费用都能由医保支付。当然,在政府逐步增加的同时,个人、单位也要同步跟进。

参与制订医改方案的广东专家曾益新透露:

门诊药房或交社会经营

本报讯(南方日报记者张蜀梅陈枫)针对新医改方案的新亮点,记者昨晚采访了牵头制订第十套医改方案的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中科院院士曾益新。他透露,新医改的具体实施方案中将提出,探索把门诊药房从医院剥离出去,交由独立于医院之外的社会力量经营管理,与社会药房展开同等竞争。

曾益新透露,以往对“医药分开”一直只是笼统地讲,他最近参加一个新医改论证会获悉,这次新医改的具体实施方案中将首次提出一个具体的操作办法,就是探索门诊药房从医院剥离出去,交由独立于医院之外的社会力量经营管理,与社会药房展开同等竞争。医生开了药,病人可以到任何药店配药。但住院药房还是要由医院经营。

声音

取消药品加成

未触及院外集团非正常利润

新医改方案提出,试点改革的公立医院将取消15%的药品加成,并通过政府合理补偿,增设药事服务费并将费用纳入医保等途径,保障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新医改方案专家组成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副院长方鹏骞认为,此举没有触及院外集团的非正常利润,未必能真正降低药价。

看病贵主要是指药价贵,而药价贵并非主要贵在这15%的显性加价上,而是贵在药品在经过若干个流通环节的隐形加价上。方鹏骞认为,取消药品加成制度,只改革了15%-20%的医院正常利润,却未触及60%-65%的院外集团的非正常利润。

方鹏骞表示,要想动摇长期以来以药品加成为基础的“以药补医”机制,降低民众的就医成本,真正解决看病贵问题,关键就是要建立起一种新的有法律保障的“养医机制”,以取代传统的“以药补医”机制。《长江日报》供稿

网友

新浪网友(山西临汾):

实质东西太少。例如,离退休人员异地定居如何以及何时才能方便地办理异地医疗结算?何时才能实现医疗保险关系全国统筹统转,做到医疗卡全国通用?

搜狐网友(山东威海):

不斩断药厂和医生之间的利益链,新医改方案很难成功,虚高药价永远也降不下来。

本版统筹:本报记者严艳

采写:本报记者严艳朱丰俊(除署名外)

母婴用品加盟网

变压器800专用冷油机价格

螺杆冷水机

冷油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