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原血神座第二卷为人族崛起而读书第一百三十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9

原血神座 第二卷 为人族崛起而读书 第一百三十章 夜话(上))

夜幕降临,天空亮起繁星点点。

劳累了一天的学员们再次进入了沉睡。

顾轻萝却睡不着。

她在营帐里翻来覆去,脑海中却满是苏沉为她引走碧目云游兽时的决绝。

女儿心最是柔嫩,一想到苏沉为自己舍身赴死,顾轻萝的心情便惆怅起来。

她再睡不下去,和衣起身,走出营帐。

来到回光石的一角,抱着双膝,将下巴顶在膝盖上,呆呆地看着远方,脑海中闪过一幕又一幕与苏沉的情景,想的整个人都痴了。

“睡不着?”一个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是苏沉!

顾轻萝吓了一跳,险些从石上跌下。

一只手已伸过来,揽住顾轻萝。

顾轻萝愕然抬首,苏沉的脸与自己近在咫尺,皎洁月色下,却显得那般清晰。

扶起顾轻萝,苏沉微笑说:“小心些。”

然后他来到顾轻萝旁边坐下:“正好我也睡不着,不如就一起说说话?”

顾轻萝小脸儿涨得通红,扭过头去不看他,嘴里却道:“白天的事,谢谢你了。”

“没什么,反正也都是假的。就算没有我,那只妖兽也不会杀死你们。”苏沉回答。

“可你当时并不知道。”

“没错,那么然后呢?你会因此觉得欠我一条命吗?”苏沉问。

顾轻萝愕然。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她的确想表示感谢,并在这之后继续把两人的关系拉开,但苏沉却显然更愿意借此把机会扯近,为此他好像已经不在乎手段了?

是啊,他一直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自己怎么忘了这点呢。

顾轻萝暗骂自己。

见顾轻萝没有反应,苏沉笑了起来:

“我似乎有些咄咄逼人了。如果我的说话让你难过,我可以道歉。”

“不用了。”顾轻萝忙摇头。

苏沉继续道:“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死亡有时候并不是值得畏惧的事,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象今天这样的危险,在此之前,我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

顾轻萝惊讶地看向苏沉。

她想起了白天苏沉对她说过的话。

犹豫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的出口:“白天你说,那个女孩,是来杀你的,还是什么妖皇血脉,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苏沉开心的笑了。

是的,很开心。

顾轻萝的问话,标志着她终于再一次的开始关心起苏沉,代表着压制已久的感情,再一次死灰复燃。

既然这样,苏沉自然也乐得这燃起的星点之情继续放大。

他开始讲述起诸家的来历。

尽管同在潜龙院这么些年,顾轻萝却从不知道苏沉的这些事。

她不知道苏沉拜了石开荒为师,不知道苏沉这些年都在潜心研究些什么,不知道苏沉追求着什么,她不敢关心,不敢过问,怕这关心与过问影响到自己,让自己失控,更怕因此引来的种种不测后果。

正因此,当苏沉将那曾经的经历娓娓道来时,带给顾轻萝的震撼就格外的多。

她没有想到,苏沉竟然就是那个给整个人族带来巨大震撼的梦世界“云蝠”;她没有想到,苏沉为了发布一个开荒天源术,要面对怎样的压力;她同样没有想到,面对那一切,苏沉竟然会反过来利用各方,反对付了六大家族与诸家……她没有想到在自己和苏沉分开的这些年里,自己错过了太多精彩。

那一刻她怔怔的看着苏沉,听他娓娓道来那曾经的故事,听得整个人都痴了,醉了。

心神仿佛又回到临北城,回到那个目不能视物,却自由逍遥于山林之间,肆意于家族之中,挥洒于江湖之上的苏沉身边,感觉中自己仿佛再一次与苏沉站在了一起,与他一起共同面对各方势力,各种艰险,各般阻挠。

那曾一起并肩抗敌的日子,正是她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

而现在,听苏沉讲自己的经历,她仿佛又与他站在了一起。

于是……

心为之醉,神为之摇。

“就这样,我洗去了她的记忆,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因为开荒天源术卖得不错的缘故,我得到了大笔的源石,不用再出门去狩猎赚钱,所以后来的几年我就一直没出过潜龙院,无形中也少了许多事,一直到现在。”苏沉做了个平淡的总结。

然后他笑道:“不过我大概天生的劳碌命,注定不可能一直清闲,这不,又再度出山了……幸好我走出来了,才能又和你坐在一起说话。”

他看着顾轻萝,认真的说。

顾轻萝不敢与他对视,低着头道:“你这又何必,你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苏沉认真道:“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是为了夸耀自己?不,我是想告诉你,我所追求的道路,早就已经是注定与天下为敌的路。我的导师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打破血脉之制,那么全天下的血脉贵族都会成为我的敌人。全天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连全天下的血脉贵族都敢招惹了,还怕一个顾家吗?我已经招惹了那么多敌人,还缺一个顾家吗?或许我会死,可如果能死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我死而无憾。同样的,如果有一天我死在追求自己心爱女孩的路上,我也会无怨无悔!”

顾轻萝低着头,轻声说:“不一样的,那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就因为你姓顾吗?就因为你是光辉神朝的后裔?”

顾轻萝心中一惊:“你知道了?”

苏沉深情的看着顾轻萝:“是的,我知道了。陇西顾家,其实就是光辉神朝顾家的后人之一。其实我早就该知道的,在你教我烟蛇步,在你在我的额头上点下那一滴鲜血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

顾轻萝愕然:“你说什么?为什么在我教你烟蛇步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不应该是在潜龙院知道了光辉神朝的历史秘辛后猜到了我来自光辉顾家的事吗?”

苏沉也愣了一下:“什么秘辛?我是因为你的血脉啊。那天你给了我一滴血,我看到你血脉的源头,那不是腾蛇,而是一条龙。”

“一条龙?”顾轻萝愣住。

看到顾轻萝的样子,苏沉也傻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同时意识到什么,一起脱口出声:

“原来你不知道!”

——————————

ps:关于当初那条龙的伏笔,今天终于出来了。

呼,松口气。

当初写那一章的时候,还被人骂:主角又是龙的血脉。

唉,其实那根本不是主角的血脉,而是顾轻萝的。

嗯,具体先不说,大家看下文吧。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
漯河市中医院
吉林治银屑病哪个医院好
泉州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济宁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