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幽大帝188鬼笔画师

2018-11-08 17:20: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幽大帝 188 鬼笔画师

“海长老…我和他似乎没有什么纠葛吧。”幽兰牧观察者青年脸上的变化,暗中猜测海长老找他的目的,这青年称呼他为李大师,莫非下午炼丹的事情传到了云华山高层的耳朵里,对方是想要招揽他?

“李大师别误会,海长老只是想摆桌宴席宴请李大师,以感谢您对他小侄的照顾,并且海长老特意叮嘱我不得打扰您的静修,在下见您房间开启了防御结界,里面灯火通明,所以只能守在门外,而非有意监视您,失礼之处还望李大师海涵。”青年举止有礼,表面上的态度十分恭敬。

幽兰牧自然不会信对方的说辞,感谢他照顾邓小杰那个愣头青?如果真要感谢早就在进入云华山地界时就邀请款待了,怎么会托这么久,而且他也并没有怎么照顾邓小杰,显然这个海长老找他是另有他事。

想到身在云华山境内别人的地盘上,对方诚心相邀幽兰牧也不好一口回绝,开口说道“既然是云华山海长老邀请,我自然会前去应约,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想必海长老已经休息,你先回去,等过几天我必亲自登门拜访。”幽兰牧推脱道。

“李大师多虑了,海长老吩咐过,无论您何时出来,他都会在醉乡阁等您。”青年躬身说道,似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幽兰牧越发好奇这个海长老找他的目的了,竟然这么着急见他,幽兰牧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你带路了。”

“李大师客气了,这边请!”青年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幽兰牧随着青年走出客栈,刚出客栈的大门周围立时围上来一群人,若不是那青年早已派人守住了店门,将这些人都挡在了外面,恐怕幽兰牧就要被这些人给重新挤回客栈内了。

“各位道友这么晚了不去休息都聚在这里做什么?”青年冷眉扫了众人一眼,虽然他境界不高,但身上的那身白衣却给他平添了不少威势,一目之下有不少人都侧目闪躲。

“干什么?当然是来求见李大师,你们云华山也不要太过分了,现在这时候各个家族都缺少炼丹师,你们云华山想要人也不能这么强抢。”有人并不惧怕云华山的势力,连表面的文章都懒得做,直接撕破了脸皮。

幽兰牧脑中一动,此人说各个家族都缺少炼丹师,这话倒是没有什么错,但他们表现的似乎太过急迫,那个海长老的表现也有些不正常。

“我云华山想做什么想要招揽什么人,似乎还不需要向各位禀报吧,而且海长老已经在醉乡阁摆宴席等李大师整整四个时辰,是有人想在海长老之前插队,让海长老等到明天天亮吗?”青年冷声反问,围在周围的人立时鸦雀无声。

“既然各位没有什么事,还请早点回去休息,云华山交易大会在三天后举行,欢迎各位到时前来参加。至于李大师是否愿意留在我云华山,全凭李大师自己的意愿,我云华山即不会强行留人,也不会干涉其他宗派的事情。”

青年在说后面的话时格外调高了两个音,这既是安慰各个家族宗派的代表,也是给幽兰牧吃定心丸,此次宴席云华山并没有强行留人的打算。

见众人没有异议,青年站到幽兰牧身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两名白衣弟子开道后,幽兰牧向众人拱手致歉,随后跟着青年一起离开。

很快,那名青年就带着幽兰牧来到了云华城中最为高大的一座白楼,此楼有五层高,玉瓦黑砖,白底黑字的招牌上斜着醉乡阁三个大字。青年领着幽兰牧闯过客厅,沿着两侧楼梯直接上了醉乡阁的四楼。

青年轻叩两下房门,喊道“海长老,李大师到。”

随着青年话闭,幽兰牧听到屋内有人站了起来,房门被打开,走出来的果然是在白天见到的海富。

“李老弟你来了,你可是让我等的好苦啊。来,快进来坐,这么晚了还请你来,真是过意不去。小狄,去告诉醉乡阁老板,就说我的客人来了,让他们把最好的酒菜端上来。”海富挥退那名青年,拉着幽兰牧做到桌前,口中的李道友也变成了李老弟,显得十分热情。

片刻后,酒水就被摆了上来,满桌的山珍海味全都在向外散发着淡淡灵气,这一桌酒席都是用灵草和灵兽烹饪而成,就连端上来的一瓶白瓷酒壶内都在散发着浓浓的灵气。

海富给幽兰牧倒了一杯灵酒说道“醉乡阁虽然有几个二级灵厨撑场面,但实际上它的酒才是镇店之宝,这酒名叫醉花香,是用十几种灵药的花朵酿制而成,配上云华山特有的灵泉,香气沁人心脾,而且对修为大有裨益,李老弟你来尝尝。”

幽兰牧举杯谢过,在嘴巴轻抿了一下,这杯花酒果然清香入口,更有浓浓灵气在喉咙间徘徊,让他的整个身子都跟着一起暖了起来。幽兰牧知道像这样的灵酒价格绝对不便宜,只有那些身家富庶的人才喝得起。

幽兰牧转着手中隐露光亮的碧玉杯,问道“海长老深夜请我至此恐怕不光是喝酒这么简单吧,若海长老有事,还请直言。”

海富笑了两声,道“既然李老弟直言不讳,那我也就直说了,其实这次请李老弟来是想请你帮个忙,我需要三万枚大黄丹和五万枚小黄丹。你放心,事成之后……”

海富还没有说完就被幽兰牧抬手拦了下来,幽兰牧摇头道“海道友,不是我不愿帮你,实在是我有要事在身,在云华山的事情办完后我就要立即离开,实在无力帮你的忙。”

听到幽兰牧急着要走,海富的脸上闪过忧愁之色,但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不知道李老弟是否方便透露下你要做的事,我云华山虽然不是什么传承千年的大派,但在这方圆几百里我云华山还是有些根基的。”

幽兰牧思索着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去找胖子,远不如借助云华宗的势力寻找,便向海富含糊的说道“不满海道友,我是在找一个人。”

“找人?”海富还以为会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原来只是找人这么简单,便说“原来李老弟来云华山是找人啊,何不如李老弟先安心在这里住下来,由我帮你找人如何?只要你想要找的人在云华山地界,我敢保证不出三天我就能把他带到你面前。不知你要找的是什么人?”

“我要找的是一个又白又胖的盗墓贼,他拿了我的东西跑了,我就是来追他的。”幽兰牧微笑着说道,但那笑容里满是咬牙切齿的表情。

在地下挖坟的胖子忽然打了个喷嚏,暗骂道“是谁在背后骂我呢。”

海富虽然不知幽兰牧和那盗墓贼之间的纠葛,但若能找到那盗墓贼帮幽兰牧找回东西,获得一位二级炼丹师的友谊,他倒是愿意做这样的买卖,何况他还希望幽兰牧能一直住在云华山帮他炼丹。

海富当即表示道“李老弟,你放心,只要他在云华山出现过,我就一定能把他找出来。”说着海富拍了拍手,喊道“来人。”

一名白衣弟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躬身问道“不知长老有何吩咐?”

“去广场上把鬼笔画师董伯仁给我请来。”海富命令道。

那名白衣弟子当即领命而退。

幽兰牧听到“鬼笔画师”立即明白海富是想画人像,用以寻找胖子的踪迹。

等了片刻,那名白衣弟子果然领着一名画师走了进来。来人眉清目秀,面带笑容,温文尔雅,仪态自若大方,手中还拿着一杆一米多长的大毛笔,画师身份一览无遗,而让幽兰牧略感惊诧的是,这人就是他在房间阳台上注视过的那个画师。

董伯仁进入房间,也不等那名白衣弟子禀报,就直接的坐了过来,将那大毛笔横放在桌边,很是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灵酒一饮而尽,口中说道“醉花香一百八十块灵石一杯,果然是香气怡人,只可惜有酒无女,孤酒难眠啊。”

幽兰牧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画师,修行之道讲究灭性禁欲,斩断凡尘俗念,此人明明已是筑基期,却还如此贪恋美色,真不知道此人是如何突破筑基那道难关的。

“好了,董伯仁,这酒你也喝了,让你来这里是想让你画一幅画像,价钱还是五百块灵石一幅。”海富不耐烦的说道。

幽兰牧一惊,五百块灵石一幅画!这人用的浓墨难道是用灵石磨出来的不成,怎么会这么贵。

董伯仁不舍的在杯口处深嗅了一下,斜着眼看了下身旁的幽兰牧,道“是给你海富画遗像啊,还是给他画?先说好,这次画像我得收一千块一品灵石。”

“一千块一品灵石?我一个月的俸禄才多少,你怎么不去抢!”海富暴怒道。

董伯仁对海富的怒火视而不见,右手轻按在画笔上,道“刚才我正在为一位美丽的小姐画像,而你的手下却把她们吓走了,让你多出五百块灵石是给你留个教训。在我为小姐们画像的时候,你最好不要来破坏小姐们的雅兴,那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

海富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若不是幽兰牧坐在一旁,他早就掀桌子了。

倒是幽兰牧越看越觉得这个叫董伯仁的画师很有意思,开口道“那些小姐们请你画像,你也收他们五百灵石?”

董伯仁鄙夷的看了眼幽兰牧,一脸清高的说道“爱情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为小姐们画像是我毕生的荣耀。”

幽兰牧神色一呆,这人哪里是迷恋美色,分明就是个花痴。

[本书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