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帝国玩具第二百三十九四十章

2018-11-12 18:13: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帝国玩具 第二百三十九、四十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GTO

GTO,这个吕秘书嘴里的单词当然不是GreatTeacherOnizuka的意思,而是可关断晶闸管,GateTurn-OffThyristor的意思。

前者是伟大的教师鬼冢英吉,后者则是应用在电力工程中极其重要的一种电力电子器件。

具体的功能不必多说,大约可以将这种GTO视为可以瞬间开合的电力开关。只不过控制它的不是人的手指,而是电力信号。

通过在晶闸管的门级加载高低电压,就可以控制晶闸管的关断或者开启。

GTO的这种特性,使得它能够应用在斩波调速、变频调速、逆变电源等领域,可以说没有它,基本就不会有现代社会的“大电”。

很简单一个道理,各电站的电为了能够正常工作,将大电流传输到变电站,如果没有GTO这种实现电能变换和控制电路的设备,分分钟把电点成火炬给人看。

由此可见,GTO以及它所在的整个电力电子器件系列在人类社会上的重要性,和它们的广泛用途。

可是GTO虽然比普通晶闸管要先进,但其本身仍然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说开关速度和频率低,需要驱动开关的功率高,实现开关的电路过于复杂。

这就导致GTO明明是个消费品,可成本上却做成了奢侈品。电建设受到电力电子器件的制约,导致无法智能化和大型化,成为电力能源应用的难点。

而吕秘书所服务的领导,在此之前则收到了胡文海通过中科院系统转交的一份报告。

在报告中,他汇报了自己与摩托罗拉接触,希望建设第一座中国现代化晶圆厂的想法和进度。除此之外,则是为自己未来的这座晶圆厂准备了一种划时代的产品,也就是――IGCT。

和胡文海在重生前,在比亚迪宁波晶圆厂生产的IGBT只差了一个字母。意义倒也是相差不多。

IGCT。集成门极换流晶闸管。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两者都是电力开关电子器件,再加上GTO技术,三者可谓是一脉相承。简单的略作对比。GTO是高压驱动的低频率低速度但是超大电流的电力开关,IGCT是中压驱动的高频率高速度大电流电力开关。IGBT则是低压驱动的高频率高速度大电流电力开关。

区别看似不大,但实际应用中却是天差地别。GTO器件最小的也相当于一个箱子那么大,在没有IGBT或者IGCT的年代里。无疑这严重限制了电力电子器件的应用范围。而IGCT则缩小到了一个盒子大小,无疑极大的降低了电力电子器件的成本。

而IGBT呢?别找了。拿起你的,IGBT就躲在那里,小的已经能塞进那狭小的空间之中。

没有IGBT。就没有现代电子设备,这句话是绝对成立的。IGBT赋予了人类智能控制电力的手段。小到电量控制,中到电动汽车的电力控制模块,大到中国高铁的自动控制核心。

现代社会运作在电力上。而IGBT就是电力这匹野马的缰绳。

比亚迪率先在电动汽车级别的IGBT上取得了突破,而后几年,株洲南车则在高铁动车级别的IGBT上取得了突破。这两次突破,是中国无数次打破国外先进技术垄断封锁的其中两次。胡文海在这方面有些骄傲,因为他多少为中国在IGBT独立自主上做了一些贡献。

如今重生而来,他当然不会忘了IGBT这个大杀器。只不过IGBT的技术要求太高,他连晶圆厂都还没有建好,没学会走怎么能跑?所以他想起了IGCT,这个生不逢时的“周瑜”。

IGCT是真正的生不逢时,既生瑜何生亮。IGCT在1997年被提出来的同时,IGBT也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全面优势的IGBT面前,只有半步之差的IGCT苦苦坚持了11年,无奈IGBT凭借低压驱动和芯片成本的不断降低这一优势一统江山大势已成。

最终,IGCT被IGBT所取代,成为了一段并不显眼的历史。

如果能在八十年代就搞出IGCT这种技术,胡文海设想中好多大玩具就有了实现的基础。说个最简单的,欧美所彻底垄断的赛车比赛在未来就被分为两部分。烧油的和用电的要分开比赛,为何?电动赛车能做到百公里加速2秒,汽油动力的赛车你试试?到最后汽油赛车比赛干脆掀桌子不跟电动赛车一起玩了!

胡文海还真想赶紧把IGBT鼓弄出来,到时候开到拉力赛的赛场上,挨个给奔驰、宝马、丰田打脸,想想就――呵呵!

“胡总,胡总?”吕秘书轻轻的叫了两声,这才让脸上露出一副**笑容的胡文海回过了神来。

“咳咳。”胡文海假意咳嗽了两声,换了副正经面孔,沉声道:“不错,我手上有一种技术,能够实现对大部分GTO器件的替换升级,并且将晶闸管开关的性能提升相当大的幅度。不过我首先要了解一下,我的这种技术能否获得国家的支持?”

“胡总,想要国家在哪方面的支持呢?”吕秘书有些谨慎的问道。

胡文海摊手,笑道:“最简单的一点,如果我把技术拿出来,最后通过了专家评审,国家电的建设市场能不能向我打开?”

“不是我敝帚自珍,我想吕秘书应该也知道,我国的电力电子器件的发展是什么水平。我把技术拿出来之后,国外企业不可能无动于衷,肯定会跟进开发。在市场竞争中能不能胜出,关键在于后续配套技术的开发进度。这就要求企业拿出前期产品的利润进行再投入。可如果新科拿不到国内的市场,就无法有足够的利润去和国际上其他企业竞争。”

“与其如此最后便宜了外国厂商,我看我的这个技术还是不要拿出来的好。”

胡文海这话说的在情在理,吕秘书一时还真不好反驳。何况他是跟着领导从电力部门一直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的,对中国电力建设情况可以说烂熟于心。

不用性能上有提升。只要能大幅降低GTO器件的成本。这就足以对电力工业部形成致命的吸引力了。

可问题不是没有,电力系统和中国其他垄断部门,比如铁路、电信、石油化工、烟草等行业都有一个毛病,封闭。

系统内山头和圈子到处都是。系统外面针插不进水泼不侵。胡文海的技术真的能对GTO产生替代,那原来生产……

等等。胡文海隐约记起来,国内八十年代连GTO都还没有,电力调整用的是可控硅。也就是单纯的晶闸管,没有开关化的。

这种跨代提升的新技术导致的设备升级和技术改动。由此造成内部不稳怎么办?从本质上来说,像电力这种封闭系统,本能讨厌任何改变。简单说就是一个字。懒!没有现实动力和压力,是不会主动产生进步需求的。

打破这种封闭的唯一方法。就是来自上层的压力,这也是胡文海找上吕秘书背后领导的原因。这位电力系统出身的领导,无疑对他能否拿走这块蛋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吕秘书同样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不过却是苦笑着说道:“胡总的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种事情我是做不了主的。我今天来,你应该知道,一个是了解情况,另一个则是上传下达。你有什么话想说,什么条件要提,都可以对我讲。我呢,现在做不了主,但肯定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向首长转达。”

胡文海点了点头,他原也没打算要在吕秘书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先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实力,然后等着上级去协调系统内部的利益划分。等他们重新确定了蛋糕的分配方案,自己舒舒服服的去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块,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也好。”胡文海沉吟,然后说道:“新科从来不是吃独食的企业,新技术的核心部分可以由我来提供,原料、组装,产品的包装销售,我可以让出去。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国家能够保证新科正当合法的专利权力。除非新科公司授权,否则国内其他企业不得生产新技术产品,侵权生产的产品不得进入国家电的产品名录。”

吕秘书挑了挑眉头,这段时间他在绣城的所见所闻,确实如同胡文海所说,新科公司的地位虽然超然,但并没有表现的太过贪婪,而是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多数与其他企业的合作,都是提供关键技术,然后让合作对象去生产最终产品,自身稳居产业链的上游。

这样一来,终究是比吕秘书设想的情况要好的多。既然还有一口饭吃,上面分起蛋糕来,也就容易的多了。

吕秘书点了点头,正色道:“胡总能够有这样的意识,我想首长会非常高兴。”

第二百四十章CS

吕秘书带着胡文海的话离开了,而胡文海需要挠头的麻烦事情却仍然还是一大堆。

美国IBM股份的事情,日本马上要召开的广场谈判,从巴基斯坦引进幻影战斗机,准备接手斯贝发动机项目,还要考虑怎么给海军找钱……

这还都是“大事儿”,新科公司内部的“小事儿”更是数也数不完,永远都有海量的工作等着他去处理。

不过胡总好歹是带“总”的人了,手下不说人才济济,起码不至于抓不到干活的人头。将手头上事情分门别类的安排下去之后,胡文海的心思又活泛开了。

忙,太忙!最近这一年时间,他忙的简直没有喘过一口气的时候。作为一个重生前就因为工作忙而人生充满了遗憾的重生者,胡文海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能这样过了。

如果说重生前世赚钱是为了生存、生活,那这辈子赚钱是为了什么?生存、生活早就不是问题,胡文海想想,归结的还是那句话――自我实现。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才是赚钱的真谛。

总不能这辈子重生后没钱的时候玩的happy,有钱了反而没得玩吧?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趁着各项工作推动的井然有序,胡文海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至于说玩什么。这不是。他早就想好了。

“对,激光接收器连接发烟器。哎呀,咱们这就是做个试验,你激光发射器直接用胶带绑上不就行了。等真正出产品的时候再校正好了。”

“好了没有?好了没有?”

“OK!”

“检查一下发射功率,不要有危险!”

“各单位报告准备情况?好。白主任,开始测试!”

白石,胡文海老妈萧野芹在64所时候的同事。在他的帮忙下,胡文海才拿出了第一桶金的红点瞄准镜。而后他始终是新科公司研发力量的骨干。参与了激光制导和无人机的研发,在发明制造方面的经验可以说相当丰富。

这不是,每每胡文海有什么新鲜的点子。最先想到的肯定是他。

在胡文海的吆喝下,实验场地周围的人群迅速清空。虽然这次的实验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但目前新科公司进行现场实验的标准化流程就是如此。实验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突发情况,总归是麻烦一万次也比不小心中招一次的强。

白石是第一次实验的执行者,只见他手上拿着一把八一杠自动步枪。枪头上用胶带绑着一个手电筒式的激光发射器,有一根电线则连接到枪机附近。

“实验准备好!”白石看到枪口的激光发射器提示灯转为绿色,连忙大喊起来。

“开火!”

啪、啪啪――

白石连连扣动扳机,手上的八一杠发出响亮的枪声,三颗散发着硝烟的弹壳被抛了出来。

不过在场的工作人员谁也没有太过担心,因为枪里装的是演习用的空包弹,光听声音喷硝烟,其实没有什么杀伤力。

而在试验场地对面,白石端枪瞄准的方向上分别竖着三张胸靶,三个靶子分别位于一百、一百五十和两百米远。

就在白石扣动扳机射出空包弹之后,对面的胸靶上却纷纷飘起了彩烟。

显然,空包弹的威力不可能达到一两百米远的距离。如果换一个九十年代中国人,几乎不用思考,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激光对抗演习系统,或者在民间它有一个“俗名”,CS野战装备。

通过激光模拟战斗,这在中国未来是一种风靡大江南北全国各地的游戏。

这种游戏很简单,通常由一套接收装置和一套发射装置组成。在有激光头技术的前提下,对于胡文海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基本就是工程组装问题。

有501厂这种前军工厂的底子在,分分钟就能改出一套类似系统来。

激光发射器和接收机不需要像导弹和激光照射引导那样复杂和大功率,一两百米的距离上,两支水锂电电池提供的电量,能够满足超过24小时的使用需求。

从成本上来说,新科公司这时已经和绣城石英制品厂达成合作,帮助其引进了钇铝石榴石晶体的制造工艺,激光发射器的其他配套设备也都能在绣城找到合作供应商。唯一麻烦的就是激光接收器和判断以及控制程序,好在这东西在美国进口也不需要几个钱。

等晶圆厂建起来,更是可以迅速的做到白菜价去。

随着发烟罐接收到激光接收器传来的信号发烟,试验场上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又有一种新产品被发明出来,不管它的未来是否会受到市场的欢迎,总归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

胡文海目光转了转,笑眯眯的向着王烨和秦凯两人招了招手。要说自己周围这些人里,还真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力最高了。

“接下来做个实战试验,你们两个人看看在运动中互相射击,能不能有效激发激光接收器的工作信号吧?”

“胡总弄的这个东西好!”王烨和秦凯又不同,他是在下面连队呆过的,虽然是空司的人,可也经历过几次演习。

哦,不。这年月国内演习,或许可以被称为演戏了。目的不是通过对抗培养实战经验和发现问题。而是主要作为熟悉装备、协同和技战术演练的一个平台。

从军事思想上来说。这时候的演习就算纯粹的计划为中心。演习之前制作“剧本”,然后演习中一举一动都按照剧本进行。

除了军事思想和传统的原因以外,技术因素也制约了演习的实战性和对抗性。毕竟要搞实战演习,总不能真的把枪子照着演习“敌方”射出去吧?

传统演习根据实际情况预估那套。根本无法适应军事科技进步带来的战场复杂化演变。

结果就是被人诟病不以的演习变演戏。穿上这套演习装备,王烨就感觉到了它的好处。最简单一点。你枪法不好,打不中就是打不中了嘛!

也就是有了这样的演习装备,精锐部队的优势才能真正发挥出来。否则一个普通步兵连队遭遇一个侦察连。结果双方按照兵力一个预估,双方兵力相等。全都损失惨重――这怎么说,也不能符合战场实际情况。

有了这套系统,演习中精锐战士的价值。就得以体现了。

王烨和秦凯二话不说,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上了成套的激光对抗装备。头盔旁边顶着个发烟罐,身体前后左右要害部位都有激光接收器,八一杠步枪经过改造。打一发空包弹就会触发一次激光发射。然而胡文海未来也只玩过民用级别的CS对抗,不知道自己山寨的这个东西能不能满足军事演习的需求。

既然是实战演练,也就不能在一马平川的试验场地进行了。胡文海带队,众人浩浩荡荡的转头向原来501厂被废弃掉的空旷厂房开去。

新科工厂经过了改造、扩建和新建,原本七个车间被废置了四个,还有三个进行了一定的改造和扩建又重新投入使用,更新增了几栋颇为“奢侈”的钢结构厂房。这废弃的车间有三座被拆除之后重新规划了,还剩下一个车间暂时拆除了一部分,然后就连忙被胡文海叫停了。

他那点小心思好猜的很,无非是给原来501厂还留下的一层皮而已。有了这栋车间厂房,501厂就还存在着,新科公司随时能摇身一变,披上一层“国有企业”的皮。虽然都知道501厂和新科公司是怎么回事,但很多时候有没有这层皮,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披挂齐全,王烨和秦凯分别从两个方向进入场地,过不多时就听到爆豆一般的枪声响起。两人不愧是精锐士兵,打了十几分钟,只听枪响,却根本不见发烟器出烟。

“咦?莫不是设备有问题?”胡文海纳闷,招手让人又拿出一套装备来:“给我也穿上,我亲自试验一下,看看是不是实战中效果不好?”

说到底,是胡文海看着王烨和秦凯两人在废旧的厂区里玩的“不亦乐乎”,他也不禁有些手痒了。

让人给自己也装备了一套对抗设备,胡文海兴高采烈的就冲进了车间废墟。然后没有半分钟,就狼狈的从车间里爬了出来。

“不玩了,不玩了!”胡文海头顶红色的发烟罐嗤嗤的喷着烟,恨恨道:“我是你们老板啊,拜托照顾一下我的心情好不好?”

他的身后,王烨和秦凯面面相觑,无辜的耸了耸肩。

不管怎么说,至少说明激光对抗在实战中还是可以运行的,可喜可贺――吧?

没等胡文海埋怨两句,就看到不远处开过来一连串的军车。

哗啦啦的士兵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个壮的好像一座山的胖子,从打头汽车副驾驶位置上跳了下来。

来人摘下墨镜,看着脑袋上还冒着红烟的胡文海不由哈哈大笑:“胡总这又是在玩什么呢?好久不见,我山诺可是很想你啊!”(未完待续。)

投资理财安全吗
塑料靠背椅子
船用电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