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全能数学家第一零一章多级联动封锁

2018-12-07 20:32: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能数学家 第一零一章 多级联动封锁

罗廷光带着车队赶到九华路,吩咐车队靠边,潜伏下来,随时等待上方指令。

为了收集信息,他叫上副手,远离车队百米开外,到一个小区门口,抽出跟烟点燃,两人蹲下身,假装在等待,竖起耳朵听进出人员讨论。

很显然,这里的情绪居民都发现今晚很不对。周末,又小区集中地带,人员进出频繁。

一对年轻情侣刚好经过,说地正是罗廷光赶兴趣的话题。

两人均是一身黑色羽绒服,类似情侣装,相互牵着手,从远处走近。

女子道:“刚才打你怎么不接?我不是说了马上到马上到,你是不是觉得天冷不愿意出来接我。”

“哪有。都怪移动信号差,只管收钱不管服务。”男子道。

“哼,是吗?”“真的,不骗你,我怎么敢……”

声音渐渐远离,罗廷光分析谈话中的信息量,好似无所得。

“正常现象,信号问题本来就说不好,也许是传输卡顿,电信机组重启等。”他微微失望,没得到有用的信息。

一辆白色奥迪开到小区道闸口,岗亭内保安探头查看是否熟人,要不要放行,刚好见到副驾车门,好大一块漆被蹭掉了。

“吴老板,你这车怎么回事,三十几万的新车啊,我看着都肉痛。”

车窗降到最低,吴姓老板道:“别说了,运气太差,刚才红绿灯失效,和人剐蹭了。反正走保险,小问题。倒是这片区的交警效率让我刮目相看,大冷天的还是周末,好几个路口都有人执勤,不容易啊。”

“行,人没事就好。”

道闸升起,车子进入,前头车灯照在一人身上。

那人穿着灰色工装,肩膀抗着一把人字梯,是位工程人员。

“电工,电工,门口的广告灯箱连着闪屏,你们有没有好好检查。还有,刚才岗亭内的日光灯也跟着闪,吓死人了,我都以为要爆炸。”

“别叫了,不光就你这里,我都快被打爆了,屁事没有,一点小问题就崔。”

四十多岁的电工气急败坏,骂道:“不过是电压不稳,有本事去找电力局的麻烦。我饭都没吃完,几十个连着来,让我拿筷子的时间都没有,让不让人活了。“

几次交谈,信息综合,罗廷光和副手听在耳中,有点触动,思量再三,又想不出问题在哪。

一根烟抽完,蹲地腿都麻了,他站起来活动下身体,副手立即勤快的又递上一根香烟,道:“有点小问题,队长你听出来了没有?”

“什么?”罗廷光道。

“电磁,信号传输等弱电领域,都有问题,而且不只是一两处。”副手学历很高,终于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你的意思是……”结果马上就能得到,正在这时,罗廷光的震动,接听。

“队长,东区交警支队刘队长,东区刑警支队陈队长,消防中队张队长找上车队了,你过来吧。”

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出大事了无尘车间
,全线联动封锁。

武警皮卡车车厢清出一辆作为临时指挥处,各大政府部门支队队长加上副手,十几人围在一张地图上。

“有什么消息?具体任务是什么?”罗廷光道。他与在座几人,都有点头之交,以前也联合出动过几回,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严重。

“我们还以为来是听罗队长指挥了。”刑警队长双手叉在胸口,闭幕养神。

论资历级别,明显是罗廷光最高演出彩烟
,连他都没收到消息,其他人当然更不可能。

车厢内安静不语,人人都在想着行动的原因。

间谍?反恐?

“应该是抓人。”罗廷光相信副手的判断,他也认为那个可能性最大。

“罗队长知道些什么?”

“是科技方面的问题。”说到这,他皱眉道,“警部门呢?”

话刚说完铝方通厂家
,有人拨开皮卡的遮挡,跳上车,道:“抱歉,我们从市区出发,堵成狗,来的最晚。”

一男一女进入车内,都是三十来岁,领头男子眼睛带着厚厚眼镜,侧面看去,镜片那一圈圈印子,表明这眼镜度数极高。

男子大大咧咧地找个位子坐下,打开随身手提包,笔记本启动,道:“根据上级决定,这回行动以我方为主,罗队长为辅。各位有问题吗?”

人人低眉不语。

警部门,由刑警部门管辖。车厢内有刑警支队队长,级别是比其高一级,然而人家是刑警大队人员,不受支队管辖,更何况还有上级指令。

他的女助手,脱下登山包放在车上,拉链打开,里面是一套无限设备。

“时间太赶,我们的专业车辆堵在半路上,叫了两黑摩才赶上的,这个设备就临时用用吧。”

男子觉得车厢里的气氛太过了,说了个冷笑话,道:“请交警支队朋友放过那两位开黑摩的兄弟,都不容易。”

“没人在意这个,说说任务。”罗廷光道。

车厢内原本的都是军人出身,都带点军队气息,然而这一男一女的到来,很不协调,更别说让他们指挥了。

眼睛男子明白,也不再废话,道:“卫星记录,东区失联,各方惊怒。英美等西方国家,也在调查此事……”

“等等,如果科技侧的事务,自然由你们警部门科技部门负责,为什么要调动我们交警部门。”交警支队刘队长感觉自己最冤枉,大冷天兄弟们都被叫出来,还必须站马路,队员怨声哀道。

“你们可能不明白,这种非常规事务,已涉及到国家安全。到底是武器原因还是黑客手段,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做下这事的到底是华人还是外国人,身份又不能判断。目的何在?技术高下等等?很复杂。”

见到剩下人低头思考话中意义,眼睛男又道:“我们先把这种现象说成信息打击。现在战争就是信息战争,当两国局部冲突,一方使用信息打击,那么对手就是聋子瞎子。”

“什么都不用干,就能让对手崩溃。导弹无法锁定,后勤无法联络,飞机失控,坦克报废,除了低级的火药机械枪,武器成了拖累,懂了吗?”

在座人都听明白了,事情比想象的更加严重,不是信号失去与否的问题,而是军事领域应用。

“我是国家信息安全部人员,编号G9329……警是我另一份工作。叫上你们,是因为你们距离最近,后续支援部队还在调动中。现在,通告上方命令。”

“唰。”十个人站地笔直,敬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