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不死玄圣第四百二十四章苦难真

2019-01-13 17:28: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不死玄圣 第四百二十四章 苦难

霍毅和李小诗沿着那条遗留的路,朝着前方而去。那条道,通向无尽的第二结界!十二结界摆在他们路的前方,按照魂界的规则,唯独走过这十二结界,才可能真正找到一条出去的路。

只有一览整个魂界的风景,才可能从这魂界中脱离而去。不管这十二结界究竟拥有多么凶险,最起码十二结界也给修者以机遇。

霍毅和李小诗才横渡第一结界,便已经从结界中领悟到了第一次的可怕。尤其是霍毅以规则打败规则,他的心如**,即便不能够开启丢失多年的记忆,却让他对万事万物都有必要的谨慎。

处事谨慎小心,才可能预防未知的危险,从赤青结界而来。能够真正有这等感悟的人,已经是极少数。即便是那之前在魂界中获得魂修者传承的少年,也只不过是脱离出赤青结界的掌控。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如霍毅般可怕,竟然以规则止住规则,于无尽血腥中开出一条自己的路,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而今,霍毅和李小诗沿着那条路,一般遍历路两旁的风景,一边朝着第二结界而去。

在这条路上,与赤青结界的路明显有了太多区别。在这条路的两旁有着别样的风景,那些风景那些幻象,犹如百花,犹如千藤,有着很多牵扯不开的情绪。

那还不是那片结界,看到的风景已经不再都是那等美好。这彻底让霍毅感觉到了第二结界的可怕,却也让两人坚定了前进的决心。

即便是破开了赤青结界,如果想要通过第二结界也一样需要他们奋力抵抗。反之,如果不通过第二结界,那么很有可能他们注定将要在这婆娑世界中沉沦。

魂界将永远留下他们的真灵,这是一个无解的结局。即便是霍毅和李小诗,也一样要去面对。

第一结界与第二结界的距离不算远,但也绝对不算近。通过曲折的路,两人依然手挽着手,但是两人心中却一直在想着第二结界,究竟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毕竟,见微知著,通过路上的风景直接折s住第二结界的可怕。这里,布设有可怕的禁止,但两人依然对于那即将到来的第二结界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同时,两人心中的谨慎感也多了几层。的确,两人心中充满了谨慎,通过第一结界的战斗经验,他们心中早已经有所醒悟,结界往往对于心中的魔进行攻击,他能够无限放大他们心中的**。

**是可怕的,即便是自我也很难察觉,如果不谨慎一定会遭受那等可怕的**的摧毁。

即便第二结界依然如第一结界一样,充满了危机也充满了财富。但是两人早已经有超脱出表象的能力,真神之境,并非镜花水月,终究能够从那些流逝的短暂种找到些许永恒。

这非修炼之境,而心之境界。这等境界对于一段真神的霍毅,以及真神大圆满的李小诗来说,都不是那么陌生。

终于,迎着那条曲折之路,即便有无尽风景,依然时光荏苒。他们降临于结界之口,那是第二结界。第二结界之光,闪耀长天,他们屹立于第二结界门口。

第二结界,并非如第一结界一样,蓝光飞舞。第二结界,拥有的黄橙光芒,具有可怕的波动。

那种波动并非如我不是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赤青结界的不知不觉,那是一种可见的光芒,他是那样霸道。当霍毅和李小诗一旦进入,就遭受到了他的侵蚀。

他们本早已经想好的对付办法,

不死玄圣第四百二十四章苦难真

居然连一丝作用也没有,他们即便武装到牙齿,一旦真正登临此境,却依然如无助的羔羊。

那片黄光泛出的阵阵波纹,波纹闪耀犹如无形之刃,切入两人的身躯。

两人在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第二结界的幻境之中。

“据说你们能够以规则破坏规则,居然让赤青结界破裂,进入我黄澄结界却不同那赤青结界一般柔弱。你们做好死的觉悟吧,也好让我为赤青报仇雪恨。”两人明显能够感应到一个穿着黄色衣袍的男子,在他们的心中呐喊。

他们下意识,便知晓那是结界之灵。黄澄结界之灵,那个如杀神的男子,一脸的戾气,仿佛无法度过的压迫,无法克服的难关,让两人简直在瞬间就要窒息。

而后,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抹抹的幻影。

霍毅也是进入了层层黄澄结界的幻影之中,在他的梦境中,一切仿佛变得不那么真实,一切仿佛都是苦难。

他霍毅乃是一个修行十世的修者,在黄澄世界中,他修行十世依然要面对那无尽的苦难。

多少次,他看到自己被强盗,击杀在无人的野外。多少次他轮回了,他的身边有的是要供养的老母亲和小孩子,而妻子却早已经逝去。

他一人犹如一头牛一样翻开犁冸,一个人要扛住一生,横渡时间。

见到多少个春夏秋冬,遍尝多少苦楚,他依然坚挺。那是苦难,丧亲之痛让他悲愤上天之不公,沉重的家庭负担,让他见识到了人之艰辛。

最后还要看到自己的孩子成长得并不优秀,甚至在老年还有悍匪一样的儿子,不但没有人供养,还要自己为儿子谋取生活所需。

这一切都是人生的无常,人生的苦难。霍毅在某一世中遍尝那等凡人苦恼,一条无形的枷锁,仿而是两个人共同的来珍惜佛禁锢了他的行为。一条可怕的链条,让他失去了左右自己人生的机会。

最后他死在了冰天雪地里,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在那一世,他见到了自己的爱人,即便爱人依然模糊,但是他的心中那种沉重和疼痛,让他难受。

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最后却因为彼此的相爱遭遇到世俗,遭遇到天命,遭遇到大势,最后不得不分开。曾经光泽的脸颊上爬满细小的苍痕那一世,他枕着女子的头像入眠。

别人都以为他是情痴,是傻子。没有人正视过他的行为,没有人考虑过他的言语。甚至他最为痴情的女子,却也在他的痴情中,败给了岁月。

当他又重新开始了新的征程,他的身边终于不再是那等女子,也没有那等世俗苦楚,却依然让他感觉到压抑,感觉到风雨欲来。

这一世,他见到了彼岸花,彼岸花开七色天,一遍一遍轮回遍历痛楚。这一世,他庆幸,在这等轮回中,终于不要与苦难相伴。

从小到大,他始终在幸福和平稳中而过,甚至他自己都认为这一世,他注定不可能与苦难为伍了。可却在最后的迟暮之年,他一家死于一场地震,天灾无情,苦难如歌。

更为可恨的是,其他都已经死去而他却奇迹般活了下来。在剩下的余年中,他痴呆如斯,感悟着白发送黑发的无奈和痛楚,那是天人永隔,那是天灾难测。

最后在弥留之际,他以为自己最后注定将不再轮回,可那还是第四次轮回罢了。彼岸花的诅咒,七世,整整的七世,那种感,那种苦难,他依然还要继续。

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滚动的轮轴,在不停的轮回中,沾染了不同色彩。以至于最后,当他轮回到六世的时候,整个人一出生便是老者一般。

好像遍历了人世间一切苦楚,那彼岸花犹如魔咒,犹如岁月的印刻,让他身体抹不开那层注记。

最后的一世轮回,他终于又变成了修炼者,他在苦难中逆天而行。在这条大道上,要倍受风餐露宿,要遍尝天道不公。

他终于都一一承受,但是身边的人,便如一片片人皮面具一样,来了去去了来。有些女,有些男。他修炼无尽岁月,却痛苦地发现自己原来如永远不死的生灵。

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死去,而他自己却依然如老古董一样,受到当世人的瞻仰。

他感觉到愤怒,他甚至怀念那种失去记忆的感觉。因为而今他有对十世轮回的苦难记忆,即便他常年沉浸于修炼之中,却也能够感受到苦难的滋味。

那种苦难,经历春夏秋冬,横跨无尽岁月。一切都沾染了岁月的色彩,一切都拥有这酸甜苦辣咸,一切都让他感觉到非同一般的苦恼。

可是他的生命,却依然如常地轮回,轮回无尽生命永恒。最后,他害怕了。这样的生命,究竟有多少生灵可以承受,全是苦楚,甚至连记忆都充满了苦难。

他真的怕了,他拼命寻找能够跳出轮回的契机,可是他绝望了。因为那是轮回,一世一世,他仿佛掉落到了一个封闭的周而复始的容具中。

站在他的角度,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永远如此循环。他真的很痛苦,他的双眼紧闭,看不到任何外界的光彩。

但是唯一的东西让他感悟到了,那是李小诗颤抖的双手。那是女人经历可怕,经历苦难后的哭泣。女人本是天道的娇子,即便经历苦难,依然散发出阵阵感性理念。

正是那种波动,让霍毅仿佛抓住了跳出轮回的丝丝希望。只要能够以那片希望为契机,终将脱离出大千世界。

郑州网站制作公司
滑触线安装报价
屏幕最好的手机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